畢業生大逃殺

曾刊載於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第八屆徵文獎入圍作品集

文善 著

(二)


  我不是私家偵探,在女生眼中,我是個「電車男」吧。從中學開始,我每天也會花很多時間上網,開始時是不眠不休地玩線上遊戲,後來因為做功課找資料而連到網上百科,我便像上癮般每天瀏覽網上百科的東西,花在網上的時間更是以倍數增長,也因此練到一手網上搜尋技巧。我在網上找資料,比我要在睡房中找東西還容易。 

  本來我也不是為了什麼特定的目的去練這身技術,我只是單純地覺得知道別人不知道的事是很有趣。可是同學知道後,竟然都紛紛願意付錢請我替他們找東西,從學校功課的參考資料,到從前考試的題目,現在最多的「工作」,是替他們找心儀女孩的資料。 

  我不認為我在這方面有什麼特別專長,我只是收錢替他們花時間在他們不願花時間的地方罷了。像我這個同學,他已有三個交往中的女孩。三百元,三百港元的代價,現在他可以選擇每晚看著這些照片幻想,或是利用她寫在網誌上的東西,製造認識的機會,投其所好,還令女孩以為他們很有緣。

  對我來說,只要一天他還有這些慾望,我就可以繼續賺點零用。 

  離開那女孩的網頁,我去到另一個網誌,並熟練地連到網誌的相簿。

  最後上傳的照片是一個少女站在一幅海報旁的照片,海報上斗大的印著「第六屆大學商管對抗賽」。少女豎著拇指,展現著如花的笑靨。雖然她穿著整齊的套裝,可是外套下是一件粉紅色的大領口衣服,從那開得很低的領口隱約可見到點點的乳溝。 

  我感到我不自覺的吞了吞口水。

  回到網誌的首頁,最新的一篇文章是「網誌未來三天會暫停更新」。我看到這標題時,心中禁不住一陣興奮。在我腦海中,已經開始想著未來三天可能發生的事…… 

  五星級飯店的房間……

 

  「在看什麼啊?」背後突然傳來老媽子的聲音,我嚇得差點從椅子上彈起來。

  「媽!妳怎麼不敲門的呀!」

  「我有啊,是你自己不知想什麼想到那麼入神聽不到。」老媽子邊說邊把筆直的襯衣掛起。「這件衣服我替你熨好了。還有這個旅行袋裡有你未來三天替換的衣服。」我看了旅行袋一眼。「哇,我不能帶這個啦,那麼土氣的款式!」那是很多年前參加旅行團的贈品,大剌剌的印著旅行社的名稱,我才不能帶這種包包上街。「我不是有個米高佐敦的運動袋嗎?在哪裡啊?」

  「行了行了,我替你找找。」說著老媽子離開了我房間。

  結果找了好久,原來是在我的床底下。擾擾嚷嚷,害我差不多凌晨一點才睡。我吩咐老媽子一定要準時叫醒我。

  躺在床上,我再想起她套裝外套下那若隱若現的乳溝……

 

 

星期一 早上九點 倒數53小時 

 

  在房間放下行李後,我立刻把西裝和襯衣掛起,免得在旅行袋中放得太久弄皺。雖然飯店房間也有熨斗,但是我可不要做這些工夫。

  還有一個小時才到集合時間,趁現在可以睡個四十分鐘的power nap,再洗把臉換衣服也不遲。難得有機會住進五星級大飯店,而且也不見得未來兩晚可以在這大床上好好睡一覺。 

  可是,還沒有爬上床的機會,便傳來敲門聲。

  「嗨!阿森!」是王捷聰。這傢伙雖然和我是同系的同學,可是他好像整天只想著泡妞,缺課比我還多。

  「什麼事呀?我正想睡個覺呢。」

  「我看你是別做夢了,剛才周念妍說要在正式開始前開個會,叫我們十五分鐘後換好衣服到大堂。」

  「唉,又是周念妍。」我沒好氣的坐到床上。

  「算了,你也知道她的為人啦。不過……」王捷聰從口袋拿了部相機出來。「這次比賽『她』也會在吧?嘻嘻,我已經準備了部高萬像素的相機……

  「No no no……有高萬像素相機也未必有用的。最重要是懂得從那些角度拍……」我把運動衫的領口抓開一點,用眼神瞄了瞄胸口,王捷聰也一同笑了起來。

 

  我們都是K大工商管理系畢業班的學生。每年教授都會從畢業班選四名同學,參加這個由H銀行贊助的對抗賽。本來我是不會參與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可是眼見其他被選上的同學都是系上的精英,而且如果進入決賽,履歷也會突出一點。我的計畫是,讓那些精英去努力比賽,而我則輕輕鬆鬆和他們一起入決賽。當然,過程中我要忍受這些「精英」的拚搏工作模式。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