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血的傀儡


陳嘉振 著

 

【九】


  「哈,真好吃。」莊孝維組長津津有味地把麵條一口氣地吸進嘴裡,然後拿起啤酒灌了一口。

  莊孝維組長和古益仁坐在小吃店裡吃午餐,小吃店裡的電視機正播著布袋戲節目。莊孝維組長點了三碗滷肉飯、兩份蚵仔煎和一碗陽春麵,而古益仁則是點了一碗滷肉飯、一碗豬血湯和一盤小菜。


  至於桌上的兩罐台灣啤酒則是莊孝維組長自己到便利商店買的。每次在外用餐,他總是跟古益仁說「這啤酒我請,小菜讓你請」,不過莊孝維組長卻好像老是忘記古益仁不愛喝酒這件事。

  「對了,組長,許緣蒂那邊的情形怎樣?問出結果了嗎?」

  「那女人比我想像得還要難搞,死都不肯告訴我她完成密室殺人的手法……而且她的律師還一直在旁邊打岔,拿密室這一點來大作文章,說什麼他的委託人不可能進出犯罪現場,所以她鐵定是無罪的……」莊孝維組長邊說邊用筷子自小菜的碟子裡夾了兩條豆乾塞進嘴裡,「……馬的,聽得我都覺得煩了,那個律師還真是囉唆,囉唆到我差點想叫名女警進偵訊室,跟我來場『男女混合雙打』。」

  「你真的那麼做了?」

  「廢話,當然不可能啦!我怎麼可能揍律師,我再怎麼笨也不可能會笨到去惹懂法律的人……

  莊孝維組長拿起啤酒喝了一口,才發現罐子裡的啤酒已被他喝得差不多了,於是他的眼光瞄向桌上的另一罐啤酒。

  「對了,阿古,你怎麼不喝啤酒……這啤酒我請的,千萬不要客氣啊!」

  「謝了,組長,可是你忘了我不愛喝酒嗎?」

  「啥?你不愛喝酒?哎呀,我又忘了……唉,算了!啤酒要趁冰喝才好喝。」莊孝維組長故作無奈地拿起那罐尚未開罐的啤酒,拉開拉環喝了一口,「……欸,是你自己不喝的喔!」

  「沒關係……那許緣蒂那邊你打算怎麼辦?」

  「怎麼辦?現在對我們還是很有利啊,死者指甲裡的人體組織DNA鑑定報告已經送到檢察官那邊去了,就算他們緊抓密室這點不放也沒用啦!更何況那女人先前又謊稱自己有不在場證明,沒想到竟然當場被抓包……如果她不是兇手,那她幹嘛偽造不在場證明?」

   是啊!這點的確很奇怪––古益仁暗忖。

   「……再加上有人聽見命案現場有女聲傳出來,那更可以確定兇手就是許緣蒂啦!因為嫌疑犯當中只有她是女的––呵!」莊孝維組長在語末打了個嗝。

  「可是詹達仁的證詞並未指出那聲音就是許緣蒂的聲音啊,既然他是『易如反掌』掌中戲劇團的一份子,沒道理會認不出團長夫人的聲音啊!」

  「唉呦,這又有什麼關係,那個證人的證詞好辦啦,只要塞點錢給他,要他到時在法庭上作偽證就可以啦!」莊孝維組長興沖沖地說著。

  古益仁對此並沒有多說什麼,現在的他開始在心底思索關於這件案子的種種疑點。

  雖然小吃店內的環境十分嘈雜,電視機發出的音量也很大聲,不過進入專注思考狀態的古益仁卻總能隔開外界的干擾,靜靜地思考案情。

  密室詭計尚未完全破解……此外,兇手到底是誰?

  五分鐘過後,古益仁的思考依舊沒有任何的進展––密室的門扉依舊緊閉,而那名兇手的輪廓也依舊模糊不清。

  可惡!古益仁在心底咒罵著。

  他索性把案情完全丟到一旁,把目光轉移到電視機上。

  電視螢幕上正播放「霹靂英雄榜之江湖血路」,劇情進行到一頁書、傲神州、醉劍東岳三人在雲渡山聯手血戰佛魔合體的天魔。

  一頁書手持拂塵,而傲神州和醉劍東岳同時伸手探向背在身後的寶劍,各自將之拔出劍鞘––三人蓄勢待發地圍著天魔,一場大戰即將展開。

  三人幾乎可以說是同時出招,攻向天魔,只見天魔氣定神閒地接招。一時之間,混戰當中閃爍著刀光劍影,飛舞著巨石沙塵。

  節奏快速的武打場面讓古益仁看得入神––等一下!剛才似乎有什麼線索在我眼前閃過……

  ––可惡!到底是什麼……

  古益仁用力地敲了敲腦袋。

  哈哈哈哈哈……儘管使出看家本領吧!否則今天就是你們的末日。

  天魔高傲不馴的話語在古益仁的耳際繚繞著。

  ––每個角色的聲音各有區別,黃文擇還真是厲害,八音才子還真不是蓋的。

  (作者註:黃文擇為台灣布袋戲領導品牌「霹靂布袋戲」的靈魂人物,幾乎所有的劇中人物皆由他一人詮釋發聲)

  百思不解的古益仁用手撫著腦袋露出苦笑。

  突然,古益仁激動地自座位上彈起來。

  ––等等!一口五音、電話答錄機、被抓包的不在場證明、還有剛才電視機上頭的那場大戰……

  「我知道了!我知道兇手是誰了!」

  古益仁欣喜若狂地大喊,而在一旁的莊孝維組長則是一頭霧水地望著他的下屬激動的舉止。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