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血的傀儡


陳嘉振 著

 

【六】

 

  「李智弘先生,我想請問你,今天晚上八點到九點的這段期間,你人在哪裡?」古益仁對眼前這位身著汗衫的男子提出疑問。

  這位身著汗衫的男子就是「孤掌南鳴」掌中劇團的團長,他的個頭矮小,長相沒什麼特別,戴眼鏡的相貌很稀鬆平常,跟一般人沒什麼兩樣。

  李智弘坐在工作臺前,左手拿著一個比乒乓球稍大、呈球型的樟木,右手則是拿著一把雕刻刀,桌面上和地上則是到處散落著細微的木屑。

  李智弘的整體形象不知怎麼地讓古益仁想起了電視上某個毒舌苛刻的球評,也就是先入為主的觀念讓古益仁對這個嫌疑犯沒多大好感,也連帶加深了對此人的懷疑。

  「哼,韓易如死了,你們警方就懷疑到我頭上來是嗎?」李智弘臉上寫滿了輕蔑的情緒,「嘖,警方的想法永遠都是這麼單純。」

  「幹!你是勒靠北三小!」莊孝維組長的睡意瞬時被怒意給掩蓋過去,他怒氣沖沖地衝上前,對著李智弘大吼。

  面對體型龐大的莊孝維組長,瘦小的李智弘嚇得自座位上站起來,往後退了幾步。

  「好了!好了!組長你冷靜一點。」古益仁連忙挺身阻擋作勢要撲上前去將嫌犯痛打一頓的莊孝維組長,等到莊孝維組長的怒火稍稍退去,古益仁才轉向對李智弘說道:「請李先生你見諒,這是我們警方的職責,還望你配合。」

  即便不大願意在貶低自己的人面前低聲下氣,但為了完成工作,這也是不得已的事。

  「……不在場證明是嗎?我從晚餐過後就一直待在我的工作室裡雕刻戲偶……」李智弘一臉驚駭地回應,語氣已不似方才那樣充滿敵意,「……哪!這裡有三顆雕刻好的偶頭,應該可以算是我的不在場證明吧?我雕刻一個偶頭最少要花一個小時的時間,自晚餐結束後的七點到現在十點半,我刻好了三顆偶頭,現在正在刻第四顆。換句話說,我根本無法抽身去殺害韓易如。」

  「誰知道?說不定那三顆刻好的偶頭是你早就準備好的。」莊孝維組長直接了當地提出質疑。

  「你說什麼?你以為你是警察就可以隨便誣賴人嗎?馬的,我被你的不實指控給惹毛了。」李智弘似乎忍受不了對方的含沙射影,他挺起瘦骨嶙峋的胸膛,揮舞著手上的雕刻刀怒吼道。

  「夠了!夠了!你們雙方冷靜一點好嗎?」古益仁頓時覺得體內存在著一種無力感,他覺得自己很倒楣,為什麼會有這樣一位無能且老愛扯他後腿的上司?

  等到劍拔弩張的態勢稍稍和緩之後,古益仁才繼續問道:「那今天你待在工作室雕刻戲偶,有人能替你作證嗎?」

  「沒有!做這雕刻的工作我一個人就行了。」李智弘的語氣很隨性,好像是受到方才莊孝維組長指控的影響,懶得去堅持他自己的不在場證明了。

  「這樣嗎?那我了解了,謝謝你的協助,如果有需要我會再聯絡你。」古益仁心想再問下去也沒多大結果,乾脆見好就收,於是趕緊拉著他的上司離開這裡。

  「幹!阿古,你剛剛幹嘛攔著我,那傢伙長得一副機巴樣,一定是他幹的啦!……馬的,只要讓我帶他進偵訊室五分鐘,包准叫他乖乖認罪。」莊孝維組長緊握住他碩大的拳頭,恨恨地說道。

  「雖然他的不在場證明很不穩固,但是我們也沒有切確的證據證明是他幹的啊?」

  「這有什麼關係,先把那個傢伙捉來關,到時候再找證據就好了啊!」

  「組長,我們不能這麼做啊!」此時,古益仁根本沒有想說服莊孝維組長的念頭(其實他也知道莊孝維組長不可能被說服),但是他上司的說詞卻讓他不吐不快,因為他上司的辦案態度就是以往警方最為人所詬病的一點––先抓人,再找證據。

  「為什麼不行?你這樣辦案太沒有效率了啦!」

  「就算他沒有不在場證明好了,我們也得先破解密室殺人的手法,才能採取下一步行動啊!」

  「我操!這麼一來,不就白跑一趟啦?」莊孝維略帶怒意地瞪了他的下屬一眼。

  「抱歉……」古益仁莫可奈何地向他的上司致歉。

  莊孝維組長本想再多罵個幾句,但是滿屋子的布袋戲偶讓他想起了剛才做的那個惡夢,於是他連忙噤聲,挨近古益仁的身邊。

  古益仁同時也注意到房子內的眾多金光布袋戲偶,大小就跟死者韓易如手中套著的那具布袋戲偶相近,約莫七十公分左右,比起俗稱「掌中戲」的傳統布袋戲明顯大了許多。

  等等!我記得韓易如的辦公室僅有一具金光布袋戲偶,其他的戲偶似乎只有巴掌大小……韓易如捨棄其他的布袋戲偶,選擇辦公室裡唯一的金光布袋戲偶作為死前留言,這是不是意味著兇手與大型金光布袋戲偶之間有某種共通點?

  應該是這樣沒錯!可是……大型金光戲偶有什麼特點,可以讓韓易如在死前會想到用它來連結凶手的身分呢?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