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血的傀儡


陳嘉振 著


【五】

 

  一名體型龐大的男子坐在辦公桌前埋首做著自己的工作,汗水自他的額頭緩緩滑下。此時屋外風雨交加,吹得玻璃在窗框上搖動不止,突然門外一陣聲響,像是有人在走廊上經過。 

  這陣聲響讓那名體型龐大的男子不安地自滿桌的文件裡抬起頭望向門板。數秒之後,他起身走向門口,確認門板上的栓鎖確確實實地扣上了,才回到辦公桌;在入座之前,他又去檢查窗戶的鎖扣是不是有扣緊。等到確認完畢之後,才坐回到辦公桌前,繼續先前未完的工作。

  也許是確認好房間的門窗皆已上鎖,所以那名體型龐大的男子的注意力完全被工作給吸引住了,完全沒有留意到房間內有東西正在祟動––那是一具布袋戲偶,一身亮眼的紅衣,與頭頂上的水藍色髮飾形成強烈對比。淨白臉孔上的那對細長丹鳳眼,在此時竟靈動地流轉了起來,等到目光捕捉到收藏骨董的櫥櫃裡那把綻放著寒光的短刀,揉上口紅的雙唇不似往常那樣抿成一條直線,開始微微上揚。 

  她放下手上的羽扇,用骨幹分明的雙足撐起柔軟的身軀,朝櫥櫃一步步地走去。

  啪!––櫥櫃玻璃窗開啟的聲響終究驚醒了專注於工作的男子,他把視線自桌上轉移到櫥櫃前,發現竟然有具人偶站在櫥櫃前,手中還握著一把閃爍著森冷寒光的短刀!

  目睹到這一幕的他嚇得從座位上跌落下來,重重摔到地上發出巨大的聲響。

  「幹!這是怎麼回事?」男子大叫,同時心想:這該不會就是傳說中的恰奇––喔,不!是「鬼娃新娘」才對!

   只見那具布袋戲偶的雙眸朝男子迸射出哀怨的目光,嘴裡反覆低吟著「我~~~~~~」這三個字,然後如同懸絲傀儡那般,動作僵硬地一步步朝他逼近。

  雙腳不聽使喚的男子只得拖行著他龐大的身軀遠離「鬼娃新娘」的逼近……

  「救命啊!鬼娃新娘要來殺我啦!」

   身陷在座位裡的莊孝維組長放聲大喊,這一喊也把身旁的古益仁給嚇了一跳。

  「怎麼啦?發生了什麼事,什麼鬼娃新娘?」古益仁一頭霧水地望著莊孝維組長。

  「啊?」滿頭大汗的莊孝維組長驚魂未定地喘息著––馬的!原來是作夢。

  「沒……沒事!」莊孝維組長心虛地回應,「對了!這裡是哪裡啊?我們不是該回局裡嗎?」

  「組長,我們還沒去調查嫌犯李智弘呢,怎麼可以現在就回去呢?」古益仁雖然看出組長的窘態,但卻故意忽視不去追問。「這裡就是『孤掌南鳴』掌中戲劇團的所在地。」

  「這樣啊,那我們上去看看吧!」莊孝維組長用他顫抖不止的手解開安全帶。

  如果是平常,莊孝維組長一定會隨便編個理由要他的部屬開車回局裡,但是有鑒於剛才的失態,莊孝維組長的言行顯得收斂許多。

  跟在部屬後頭進到建築物內的莊孝維組長,心思還被適才那詭異恐怖的夢境給牽引住,他開始在想:命案現場的密室該不會是這樣形成的吧?兇手該不會就是那具布袋戲偶吧?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