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言

 

(三)醫生

 
  醫生今天下午和華殷、華柔約了要到他們家中談手術的事情。原本早上約了要到一名腳截肢患者家裡幫病人換藥,如果先回家再到華殷他們家可能來不及。醫生算了算時間,決定換完藥直接過去。

  大約是一個禮拜前吧,醫生接到華殷的電話。內容大概是說:華柔終於決定要動手術,希望醫生可以和他們約個時間詳談手術細節。到時會有另外一個人在場,華殷說華柔就是因為這個人才決定要動手術的。

  離開截肢患者家,前往華殷那裡的時候,醫生特別繞過去買幾個胡椒餅給華柔吃。其實醫生在幾年前就向兩人的家長提議進行手術,但是華柔一直不肯。華柔非常依賴哥哥華殷,不過從身體發育的情況來看,再不進行手術,可能會影響到正常的身體機能。

  平常都是華殷開門,不過今天幫醫生開門的是華柔。今天主要談的是手術比較細節的部分,之前其實已經解釋過幾次了,今天再做最後一次確認。

  「關於你們的手術……」醫生一面說明,一面回想剛剛注意到的一些細節。

  華柔說和室的升降桌壞了。醫生記得上次離開的時候,親眼看桌子降回定位。華殷、華柔除了招待客人之外,平常不會使用和室。也就是說在醫生最近兩次造訪之間,有其他人來過。但是剛才華柔又說最後一次招待的人也是醫生,很明顯是說謊。

  「老實說我也是第一次動這樣的手術,畢竟在台灣這種情況的人並不多。」

  另外一件事也讓醫生很介意,就是水果刀碰到雙氧水時的反應。雖然只有微量,但是醫生注意到水果刀碰到從診療箱裡流出來的雙氧水時,有些微起泡的反應,這表示水果刀不久前曾經接觸過新鮮的血液。

  還有,醫生到浴室洗手時,發現浴室的毛巾全都不見了。如果把這些事情和華殷、華柔兩人詭異的行為聯想在一起的話。醫生很難不推斷那名原本也要一起來的人,剛才可能已經在這房子裡被殺害。凶器是水果刀、屍體就藏在和室的桌子下,而毛巾可能被拿來擦拭現場的血跡了。

  不過讓醫生真正確定自己的推測,是從客廳鏡中看見華殷染血的上衣。

  「你們兩個人是背對背的連體,在手術的施行上會對華殷比較不利……

  醫生記得華柔在很小的時候對他說過,她和哥哥因為是背對背連在一起的連體人,看起來很像蝴蝶張開翅膀。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華柔才會不喜歡蝴蝶。

  分割兩人的手術對華殷比較不利。雖然手術成功的機率不算低,但萬一失敗的話,華殷很可能無法存活。所以華柔一直不願意進行手術。

  他們會在家裡裝設這麼多鏡子,有部分原因是兩人希望透過鏡中影像看到彼此。沒想到卻成了醫生識破兇案的關鍵道具。

  「醫生,不好意思,我們騙了你。」華殷發現醫生可以透過鏡子看到自己後,終於開口對醫生說,「如果我們換衣服不是這麼麻煩的話,也許我們會先換好衣服再替你開門。」

  「死者是華柔那名網友嗎?」

  華柔點點頭。

  「所以凶手是華柔?」

  華柔和華殷因為是背對背的連體人,所以無法同時面對一個人。既然是來見華柔的網友,應該是由華柔面對他。所以醫生推測應該是華柔一時衝動下的手。

  「嗯,人是我殺的,哥哥只是幫我處理屍體和現場。」

  「這下該怎麼辦?怎麼會鬧出人命呢?」醫生相當苦惱。

  「醫生。」華殷說,「我們還是先把手術的細節談完。命案的事,我們不會麻煩到你的。」

  「這樣啊……」醫生知道華殷的打算。他大概是想擔下殺人罪,手術成功他就代替華柔去服刑。萬一失敗,案件也和華柔無關。

  醫生心想就照華殷的意思去做吧!在他繼續說明手術細節前,又看了一眼鏡子。兩人此時的影像,確實就像是一隻展翅的蝴蝶。

(全篇完)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