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言

 

二、華柔


鏡中蝶 

(《鏡中蝶》劇照。原攝影/小惠;演員/謝芷妮)


  華柔從小就和大部分的女孩子不同,不怎麼喜歡蝴蝶,因為蝴蝶會讓她聯想到「怪物」這個詞。她不知道為什麼毛毛蟲可以變態成完全不一樣的蝴蝶,大家不會覺得噁心。

  華柔因為身體的關係,大部分時間都待在家裡。尤其是懂得使用網路後,完全不顧哥哥華殷的勸說,醒著的大部分時間她都坐在電腦前。對她而言,那十多吋的電腦螢幕為她開啟了不一樣的世界。只是對必須一直陪著她的哥哥感到很不好意思。

  三個月前,華柔透過交友網站認識了一名暱稱「布仔」的男子。這名男子經常和華柔在網路聊天室聊到深夜,最近更是提出希望見面的要求。

  「哥,我可以去見他嗎?」

  「不行,妳沒看新聞嗎,網路上很多騙子。」

  「反正有你陪著我,沒關係的。」

  「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才反對啊……」華殷心裡這麼說,但是始終沒有說出口。

  華柔從小就很依賴哥哥華殷,這也是華柔一直沒有想過要動手術的原因。但是華殷知道這樣繼續下去不是辦法,華柔是不可能用這樣的身體過一輩子的。

  「柔,妳有沒有想過要動手術?」

  「動手術?為什麼?」

  「妳已經二十歲了,這樣的身體是無法繼續生活下去的。」

  「我已經二十歲,也就是說我已經這樣生活二十年了。未來的二十年我也可以這樣繼續生活,還是說哥哥已經不想繼續照顧我了。」

  華柔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有點哽咽。華殷因為看不見她的表情,只能推測也許眼淚已經在她的眼中打滾了。

  「動完手術我才更能夠照顧妳啊!」這是華殷的真心話,「我問過醫生了,手術成功率是一半一半,我會讓妳活下來的。」

  「我不要!如果不是一定成功的話我就不動手術。你一定是不要我了,才會逼我動手術。」這句話華柔幾乎是哭著說完的。

  「妳想和網友見面吧?妳如果答應動手術我就讓妳和網友見面。」

  那男人就是因為這樣才會來到家中和華柔見面,也才會被殺害。華殷原本的意思是希望把那男人和醫生都約到家裡,請醫生向男人解釋華柔的身體狀況,並且說明手術的風險。同時也藉此試探那男人對華柔的真正想法。

  只是男人撐不到那個時候。

 

  華柔打開門。肚子微凸、梳著西裝頭的醫生就站在門外。

  「醫生,你又外診啊?」華柔看見醫生身上背著診療箱,推測他應該是又到哪名患者家中替患者換藥。

  「對啊。」

  「我看台灣現在大概只有你這個醫生還自己出門幫病人換藥吧。」

  「現在已經比較少了。對了,今天怎麼是妳幫我開門啊?」醫生說。

  「因為是我想動手術,所以今天我是主角啊。」

  「很好、很好。」醫生說著走進屋內,直接往和式房間走去。

  「和室的電動升降桌前兩天壞了,下降的時候卡住,不能動了。」華柔說,「我們要不要在外面談就好。」

  醫生本來已經把診療箱放在和室門邊的櫃子上。聽到華柔的話,醫生看了一眼半升不降的桌子。

  「也可以啊。對了,華殷不是說還有另一個人要來?還沒到嗎?」

  「那個人不會來了。」

  醫生聽了似乎有些驚訝,不過他很快就恢復平常的笑容。「那是他不懂得欣賞妳。這種沒眼光的人還是離妳遠一點好。」

  醫生被帶領著來到客廳。華殷和華柔住的地方不大,所以客廳、餐廳和廚房是採用開放式的格局。為了讓客廳空間看起來比較大,在很多牆面都設計了表面有雕花的鏡子。這樣的設計一方面也是為了兩人生活上的便利性。

  「我好像比較少到你們客廳,裝潢得挺不錯。」醫生說。

  「我們很少在客廳招待客人,這裡的功能比較接近餐廳。」華柔說,「而且我們上一次招待的客人還是醫生你啊。」

  「那我算是很榮幸的囉,哈!哈!」醫生大笑,「對了我把手術的資料帶來了。咦,我的診療箱呢?」

  「你好像放在和室裡了。」

  「對啊,我真糊塗。」

  醫生回到和室拿診療箱。從華柔坐的位置可以透過鏡子看到醫生的動作,他看到醫生似乎慌慌張張地取下放在和室門邊櫃子上的診療箱。

  「醫生,怎麼了?」華柔問。

  「診療箱裡的藥水流出來了,面紙在哪裡?我把櫃子擦一擦。」

  華柔拿了面紙盒給醫生。

  「需要幫忙嗎?」

  「沒關係,只是裝雙氧水的罐子倒了,滲出箱子外。」醫生說,「先幫我把箱子拿去客廳,我馬上過來。」

  華柔拿著醫生的診療箱,遲遲不肯離去。她在心中祈禱醫生千萬不要發現任何異常。

  「我去浴室洗個手就過來。」醫生說。

  看起來沒什麼問題,華柔認為醫生應該沒發現房間裡的屍體。

  回到客廳中,醫生把手術相關的資料拿出來。診療箱就擺在旁邊的地面上,藥水造成的汙漬溼透了診療箱的一角。

  「對了,關於手術……」醫生突然抬起頭,「華殷,你也同意進行吧?」他對著華柔背後鏡中華殷的影像這麼問。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