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言

 

一、華殷

  華殷把刀刃上的血跡擦拭乾淨,原本已經覆上一層鮮血的白森刀刃再度亮晃晃閃爍著。平常削水果還覺得有點鈍,沒想到刺入腹部時竟然意外地順利。華殷平常連隻螞蟻都不忍心殺害,現在卻必須想辦法處理眼前的屍體。

  華殷從來沒有殺人的經驗,所以不知道把刀拔出來反而會造成死者大量出血。雖然不像電視上如噴泉湧出般誇張,不過死者的白襯衫也是一下子就幾乎染成紅色。

  他把浴室全部的毛巾都拿過來,盡量把血吸乾。最後還動用了幾件棉質上衣,才把包括地板上的血都擦乾淨。這些沾滿血的毛巾、上衣,華殷都先丟進洗衣機裡,打算之後有時間再想辦法燒掉。

  再來就是屍體該藏在哪裡?和殺人比起來,處理屍體反而讓他感到有點反胃。

  首先殺人現場就是個大問題。因為並不是預謀殺害眼前這個人,連凶器都是隨手操起的水果刀。刀子從腹部拔出來的時候,鮮血賤了一地。麻煩的是,現場是舖著塌塌米的和室房間,血液滲入塌塌米後,幾乎無法清理。再過二十分鐘醫生就要到了,這麼短的時間華殷實在很懷疑自己能不能同時把屍體和現場都處理好。

  「要是兩個人可以同時行動就好了。」華殷心中忍不住這麼想。

  這間和式房間平常用來招待客人,醫生每次來也都帶他到這間房裡。但是華殷和妹妹華柔兩人很少在和室裡,主要是因為坐在塌塌米上太久會不舒服。房間裡加高45公分的地板約八張塌塌米大小,正中央設計了一塊比較小,可以升降的塌塌米當成桌面。桌面降下的時候和地板同高,升上來的時候,下方有一個空間可以讓坐在塌塌米上的人放腳。

  桌面下方這個空間就成了目前最適合讓華殷藏屍體的地方。

  華殷將桌面升上來,把倒在塌塌米上的屍體拖進下方的空間,再把桌面降回去。但是屍體實在太大,桌面無法降到定位,結果電動升降裝置就這麼壞掉了。桌面卡在一半,無法移動。幸虧只差一點就可以降到定位,至少從桌面和地板間的縫隙並不會看見下方的屍體。

  至於染血的塌塌米,因為是兩面相同的設計,華殷決定翻轉過來。他把沾染了血跡的兩塊塌塌米翻面,暫時讓血跡朝下。完成這些事,距離和醫生約定的時間只剩下不到五分鐘了。

  醫生一向很準時,華殷快速瀏覽了幾回房間,仔細思考現場還有沒有讓人可能聯想到殺人事件的線索。

  今天和醫生相約見面,主要是談手術的事。以前會直接到醫院去找醫生,不過因為出門變得越來越困難,所以這幾年都是請醫生到家裡來就診。

  剛剛被殺害的男人,是華柔上網認識的網友。兩人透過網路認識有一段時間了,感覺得出來男人很積極在追求華柔,一直希望約華柔見面。華柔因為身體的緣故,不方便外出,但其實她也很想見這名網友一面。畢竟華柔也已經二十歲了,想談場戀愛的心情可以想見。

  央不住妹妹的請求,華殷終於答應讓妹妹見那名網友一面。唯一的條件是:他必須到家裡來見華柔。會這麼要求主要是希望可以保護妹妹,華殷不希望妹妹受到任何傷害。

  那男人見到華柔的反應比華殷預測的更激烈,華殷幾乎可以感覺到妹妹的心碎裂成一塊一塊。他非常後悔讓妹妹見到那男人,即使要見,也應該等到動完手術。

  本來約了醫生一起來,是希望那男人可以冷靜聽醫生的說明。等他充分了解華柔的情況後,可以支持華柔。畢竟一直以來,華柔本身對於手術並不是那麼積極。是因為那個男人出現後,才讓華柔開始思考動手術的可能性。只是沒能等到醫生,就已經把那男人殺了!

  因此才讓華殷陷入目前的窘境。

  剩下三分鐘了,依照往常的經驗,醫生差不多要出現了。華殷利用最後的時間回想一下剛才擬好的說詞,並且再巡視一次房間。他用手壓壓看能不能把桌子壓到定位,不過還是枉然。

  「沒辦法了。」華殷這麼想著,「只好試試看能不能不讓醫生進來。」

  這時門鈴響起,應該是醫生到了。

  華殷再看一眼房內。凶刀放在靠門邊的櫃子上,因為那把刀平常就是用來削水果招待客人,所以一直都放在那裡。醫生也吃過好幾次那把刀削的水果,拿走反而不自然。桌子確定是動不了了,等一下說個謊圓過去應該問題不大。

  剩下唯一的問題就是華殷身上的血跡。剛才處理屍體的時候,衣服多少沾了點血。想先換掉衣服再幫醫生開門,時間也不太夠。看來今天只能夠讓華柔自己面對醫生了。

  「華柔,妳自己一個人可以嗎?」

  華柔點點頭,此時門鈴再度響起。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