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推理界一年一度的盛事,第七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暨第八屆推理年會已於昨日(3/28)圓滿落幕,本次由陳浩基先生<藍鬍子的密室>拔得頭籌,對於這樣子的結果,不知道眾讀者的感想是什麼呢?面對這樣子的結果,您又是否滿意?

台灣推理夢工廠特別舉辦《神的微笑》心得募集活動,雖然沒有獎金可以提供各位響應的讀者,但舉凡參加的讀者可參加抽獎,獎品為由陳浩基先生所繪製的《神的微笑》入圍作品圖卡+台灣推理夢工廠<鄉民偵探團>圖卡各一張,有圖有真相,限量贈品二十份,只送不賣。

CIMG0005夢工廠圖卡

參加辦法:請至本篇文章底下留言留下心得位址email

活動日期:即日起至4/15日晚上11:59分截止

注意事項:已參加過寵物先生所舉辦首獎預測活動且發表過心得之讀者亦可直接留言參加本活動,獲獎名單將於4/17日公佈,獲獎者會於一週內收到地址確認通知,並於地址確認後一週內平信寄出。

附註一:本次活動獎品由陳浩基先生與秀霖先生贊助提供。

附註二:本次活動由台灣推理夢工廠舉行,與明日工作室無直接關係,若有任何問題請直接於本部落格詢問。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不夢遊的愛麗絲
  • 該不該拿放大鏡來找碴??

    不好意思,我沒有部落格發表心得.
    但是我看得很仔細.
    容我就在這簡略的寫出我的心得與想對作者提出的疑問.
    三篇都各有特色,但以窺伺藍色的藍布局,讓我覺得最對胃口.我喜歡動腦與作者一起推理,相信喜好動腦推理的讀者應該都會覺得三篇作品裡,這篇的挑戰性最強吧?
    所以我只針對這篇說明.
    讀完全文後,我的不滿足與疑問之處在於:
    1.2008/8/10殺死林綺青的時間是農曆7/9-10,月相上弦,八月盛夏天氣好的晚上,海邊有上弦月的月光不會太暗,不至於漆黑一片,作者言過其實;且林綺青可是有前科的恐佈東區色魔,地點又在他居處附近熟悉的海灘,面對有殺意的藍宥唯會沒有絲毫求生意志?不做任何反抗?我不信.
    2.林綺青曾有凌虐受害者的經驗,自己也是女性,不論以前怎麼誘騙那些受害者上鉤的,應該作法會類似像跟周美藍那樣找機會攀談,建立友情讓對方不設防的狀況下,下藥或迷昏後再犯案,這是從女性犯罪心理角度來解析的.但以作者在文中的鋪呈林綺青原打算以強行擄人莽夫的作法下手抓小藍,證明林綺青確實具有強烈攻擊性的人格特質,如此更顯得疑問1.中他沒在性命交關時刻與藍宥唯搏命的不合理之處.
    3.假設8/10晚上南灣附近天空雲層厚,所以月光微弱,可以支持作者2008/8/10零晨月光微弱的論點,但警察對於一個住在灣區附近的常人,在天氣不好的盛夏夜晚,穿泳衣跑去游泳還溺死,一點也不懷疑嗎?香港的警察這麼好騙嗎?林綺青(死者)住在附近耶!夏天還長哩!幹麻在天氣壞的半夜跑去游泳?常人心理來看,一定是天氣好又有月光的時候,才敢在無人海邊游泳的吧?
    4.第115頁倒數第四行,第八到第十個字(是形容詞,請大家自己看)最令我感到不可能---正常人或變態狂都不可能有這種感情或感覺---那可是在面對一個即將危害自身安全的入侵者的時刻啊---請問作者啊~~這三個字是你的幻想吧??
    以上幾處是我的疑惑,請不要說我找碴喔~~
  • hkchan
  • 回應一下

    不夢遊的愛麗絲您好!在下正是作者,您的疑惑很有意思,我盡量解答吧。

    先聲明一下,有雷,未讀勿入……(好像說得太遲了)

    8月9日夜至10日凌晨是天色清朗的,否則藍宥唯還有一個很荒謬的行為,天色差還去拍夜空?當天毫無疑問是沒有雲層的。您對月盈的計算很正確,可是您忘了計算白道的軌跡,簡單來說便是月出月沒的時間。那天的月沒是在9日晚上十一時五十分,換句話說,藍宥唯行凶時(三時多)已沒有月光,所以環境是比較黑的。在黑暗中林綺青顧慮較多,所以不敢反抗的說法應該較合理吧。

    您的第三點是基於第一點的假設,我上面已解釋了,所以不答啦。您說一般人會在天氣清朗和有月色的晚上游泳,是合理的,所以警方亦推斷死者是午夜(尚有月光)時遇溺。

    您說的女性犯案手法也很合理,可是我沒說過林綺青的犯案手法如何,疑點利益自然歸於作者了(笑)。您說的方法會留下過多的證據,跟被害人碰面可以,但一旦交上朋友,對方遇害時自己亦很容易給扯上關係。所以林綺青都是採取窺視-襲擊的犯案模式。至於她為何有這種心理,有什麼環境因素導致她的行為,可不是作者的工作,這部分留給精神分析專家研究。林綺青沒有反抗的確值得商榷,可能她一直以來都是用電擊棒擊倒被害者,當她唯一的王牌被奪,便慌了。別忘記她看到小藍有男性友人陪同便不敢出手,可見她其實對自己的體力沒有太大的信心。

    至於115頁那三個字啊……好,我再一次承認我的文筆差吧(笑)。感到窘迫、羞恥又膽怯的形容詞該用什麼好?

    順帶一提,這故事發生的地方是哪兒,連我也不知道。台灣人覺得是香港,香港人以為是台灣,搞不好原來是澳門。(即便如此,當天全球的月沒時間也是在當地時間零時前後一小時)那些地名全是杜撰的,所以請不用花時間去翻查天氣資料或潮汐資料,因為我早已查過了。 :)

    歡迎提出疑問(雖然我不知道這兒適不適合),這篇小作品當然不完美,我相信還有很多可以探討的漏洞。讀者的質疑正是讓作者鍛鍊腦力,寫出更好作品的磨練啊。
  • hkchan
  • 仔細一看,有一處說得不太好。月沒後,月球反射的殘光還在地平線上,藍宥唯行凶時不是沒有「月光」,而是沒有直射的月亮。我怕有人會指我這部分說錯了,我的天文學知識還是半吊子啦。
  • Sampkao
  • 在此向栞以及大家說一聲辛苦了~
    T_T
  • 不夢遊的愛麗絲
  • 感謝作者的回應

    這麼晚才看到作者的回應,真不夠用功!失禮~~

    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經驗吧!
    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在盛夏天氣好的要命的海灘上露宿過夜過到天明的經驗?如果有的話,確實如九號回應所言,月沒時分,假若角度正好是在海平面上,那月亮反射的殘光絕對夠讓你目眩神迷,而且十分光亮---這也是我對作者在描寫關鍵殺人犯行場景時,將四周環境設定為黑暗到得用夜視鏡才看得到四週景物,林綺青這狂暴色魔(據100頁描寫,他應該已殺過人)卻柔弱如小貓毫無招架能力,感到十分步滿足的主因吧?

    況且警方在探查死亡時間時,不會懷疑死者死亡時間也極可能是在作者所謂月沒毫無光線的時刻,進一步去懷疑住在海灘附近的林綺青為何甘冒摸黑夜泳的不合理性,而有他殺的可能性嗎?即便死亡時間的認定有前後幾小時的時間差也不足為奇,若去查查林綺青的住處,就會有很多驚人的發現吧??---所以我認為此篇的警方是豬頭!真是那個地區的悲哀~~

    如果警方多花點心力,一定可以查出那個經常在週末出現拍攝夜景的奇特男人(主角)想辦法找到他,既然他拿出案發當晚拍的星空照片,是在案發現場附近,必然會詢問他是否發現任何不尋常之處等等---敏銳度強一點的警察,或許還能從主角同事(麗子)口中查知當晚身為宿營活動發起人的他,編造家中有事的理由不參加,卻連續數週出現在命案現場的不尋常之處---這都是後話了---當作我對警察特別無知無能的作品(也許是現實)特別厭惡的牢騷吧?

    其實我在看這篇作品的時候,對於幾處"藍灣""南灣"看得"霧沙沙"幾度以為是校訂錯誤.剛開始幾乎認定作者設定的地點是台灣墾丁南灣了哩!

    不過作者在93頁上說"今天在鼎泰豐吃豬排飯昨天在電影節看過海角七號---"這些描述,對台灣讀者而言,是否有故事主角在地化的強烈的暗示,就請大家公評了~~

    最後我還是要說,這篇作品,確實帶給我不少樂趣!陳先生謝謝您啦!
  • hkchan
  • >不夢遊的愛麗絲

    哈哈,謝謝您的意見。的確,我也聽到一些意見,對於兇手沒被逮住感到不忿,也覺得警方太無能了。只是因為故事的方向設定如此,如果蘇格蘭場的警察太精明,福爾摩斯也沒戲唱(好像舉錯例子了 XD)。

    至於「藍灣」一詞是我的大意,我打得太多「藍」字不小心把一兩處的「南灣」打錯了,真失敗。說起來,藍鬍子那邊的錯誤更多,我竟然把一半的「尤迪絲」打成「尤迪斯」,幸好編輯校對時發現,真烏龍。

    至於「鼎泰豐吃豬排飯」呢,嘿嘿,您中計了。您看清楚一點,那是「泰豐樓」。我是特意杜撰接近卻又不同的名字,就是為了讓讀者有一種熟悉卻又陌生的感覺。海角七號是因為在全球不少地方也有上映,所以才放膽使用,雖然認真說句,八月前在電影節上映海角七號的地點就只有台北。不過既然本來的地點已是虛構,我想杜撰一個電影節出來也不算太過份……吧?那個羅斯唱片也是影射台灣的唱片店。

    再一次謝謝您的意見,有讀者看得如此深入,認真推敲細節,身為作者感到蠻高興的。 :)

    (其實說起來,您提出的「警方應有的疑問」很適合發展成續篇,有一個菜鳥員警處理老檔案時,發現這一點點不合理的地方,在上級和同僚的冷嘲熱諷下發掘真相,最後和主角對上……啊,不,我沒打算替這篇寫續作,真的沒打算~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