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黨殺(怪)人事件

陳浩基 著

3

   「解決了!」哥薩劈頭第一句便宣告事情已完結。

   「是怎麼一回事?」巴達大王問。

   「參、參謀大、大人找到假、假、假面戰士一號了?」海參怪人焦急地問。

 

   「兇手不是假面戰士!我說過了,他沒辦法闖進這裡!」哥薩對海參愚蠢的發問感到十分不屑。「殺死我們面前這傢伙的,是怪人幹部之一!」

   「我不是兇手啊!」螳螂怪人慌張地說。

   「我沒說是你。」

   「不、不、不是我……」海參也連忙否認。

   「連話也說不清楚的傢伙,當然不可能是你了。」

   「咦?」巴達大王、螳螂怪人和海參怪人驚訝地望向餘下來的怪人幹部。

   「參謀大人!」洋蔥怪人大驚,顫聲說:「我不可能殺死薯大哥啊!我們情同手足,一直以來他又很照顧我,我沒有……」

   「不是你。」哥薩簡單地說出三個字。

   巴達大王回個頭來,說:「什麼?既然不是螳螂、海參和洋蔥,難道是海膽?但海膽前天已殉職……」

   「大王,你怎麼想得這麼遠?」哥薩說:「兇手便是馬鈴薯怪人。」

   眾人發出詫異的呼聲,懷疑自己聽錯了。

   「薯大哥……自殺?」洋蔥怪人問道。

   「不,不是這麼簡單的。」哥薩頓了一頓,說:「剛才大王說他昨晚在欣賞那套鑽石,對不對?」

   「對喔。」巴達大王說:「那七顆可以讓我們度過難關的鑽石……」

   「鑽石是馬鈴薯怪人搶回來的吧?」哥薩問。

   「是啊,前天他在混亂之中,把展覽廳中的玻璃箱子打碎,一手抓起所有鑽石……」洋蔥說。

   「大王,這些鑽石有什麼來頭?」哥薩問道。

   「它們是參展各國的鑽石切割師,各自切割一顆一克拉的鑽石,組合成一套名為『鑽石組曲』的套裝美鑽……」

   哥薩嘆了一口氣,說:「參展國家有美國、英國、德國、法國、義大利、瑞士、加拿大和澳洲。那請問總共有多少個國家呢?」

   巴達大王細心一數,發覺差異時不禁呆住。

   「八……八個……」巴達大王說:「你是說……」

   「馬鈴薯怪人私吞了一顆鑽石。」哥薩冷冷地說。

   「薯大哥他……」洋蔥欲言又止。

   「經濟不景氣,惡魔黨又要節省開支,馬鈴薯他一定很不爽吧。有機會拿到價值不菲的財寶,當然不肯放手了。」哥薩搖了搖頭,說道。

   「即使他私吞了一顆鑽石,跟他自殺又有什麼關係?」螳螂怪人問。

   「什麼自殺?」

   「你剛才說兇手是馬鈴薯啊?」螳螂怪人奇道。

   「兇手是馬鈴薯,死者不是馬鈴薯啊,這算什麼鬼自殺了?」哥薩說。

   哥薩參謀以外的人,無不大為驚訝。

   「這不是薯大哥?」洋蔥怪人問。

   「你們跟我來吧。」哥薩招了招手,帶領眾人離開馬鈴薯怪人的房間。

   「大家還記得這裡吧?」眾人來到怪人培植槽的房間,這裡一向只有哥薩參謀和巴達大王出入,而近一年來巴達大王也對研製新的怪人失去興趣,全權交由哥薩處理。

   「當然了,我們的身體都從這裡培植出來啊。」洋蔥怪人說。

   「你們的身體要花三個月才能完成,最後結合頭顱的部分只要一星期,所以我們最快每三個月才會有新的怪人誕生。因為我們有兩個培植槽,所以怪人總是一對一對的出來,像洋蔥和馬鈴薯、黃蜂和螳螂、海參和海膽等等--」哥薩一邊說,一邊按動儀表板上的按鈕。

   「我們都知道,參謀大人你不用說啦。」螳螂怪人插嘴說。

   「那麼,我們來看看死者的雙胞胎兄弟吧。」哥薩按動按鈕,眾人面前的金屬牆壁打開,亮出兩個鑲玻璃的巨大水槽。左邊的水槽裡有一副差不多完全成長的無頭人工身體,而右邊的水槽卻空空如也。

   「這……你是說……」巴達大王驚奇地說:「死者是……右邊水槽中的身體?」

   「剛才我到食堂走了一趟,」哥薩說:「大廚說今天凌晨有人打開冰箱,偷走了一箱馬鈴薯。我也到過武器庫檢查,發覺有一把火焰槍不見了。這樣很清楚了吧?馬鈴薯怪人偷走鑽石,讓培植中的身體穿上自己的衣服,在頸項簡單地切一刀造個傷口,再把偷來的馬鈴薯烤熟剁個稀巴爛,製造被殺的假象。我看,他現在已經逃得老遠了。」

   「薯大哥為什麼要這樣做啊……」洋蔥怪人困惑地自言自語。

   「他可能看到海膽慘死,害怕有天步上後塵吧。」哥薩參謀露出悲哀的表情,說:「他太傻了,作為怪人,逃到人類的社會又有何用?如果他回來,我也不會追究他的過失。」

   「對,我們就像一家人。」巴達大王點點頭。

   三位怪人幹部感到上司溫情的一面,紛紛舉手表示效忠。

   「說來說去,都是假面戰士的錯!如果他們消失了,我們的侵略計畫也不會遇上這麼多阻礙!」巴達大王激昂地說。

   「對!我們要更努力地和他們戰鬥!他們死了,薯大哥就會回來啦!」洋蔥怪人說。

   「下次我們要打倒混蛋戰士!」

   「打倒他們!」

   「哥薩,我有個作戰構想,叫作『馬利安納‧珠穆朗瑪‧月球』大作戰……」

※ ※ ※

   擾攘過後,惡魔黨基地回歸平靜。為了不影響軍心,馬鈴薯怪人逃跑一事被列為機密,巴達大王假稱派遣馬鈴薯離開基地進行秘密任務。

   凌晨一時,哥薩參謀離開房間,走到空無一人的通訊室。他再三確認沒有人後,打開通訊器,戴上一邊耳機,調至一個秘密頻道。

   「嗨,是我。」哥薩對著麥克風說。

   「你還好吧?」耳機傳來一把哥薩熟識的聲音。

   「還好。昨天真是危險。」

   「我老早說過有一天會被人撞破吧!」

   「我真的想不到那『薯頭薯腦』的傢伙這麼精明,知道我跟你們通訊。我一直以為抓包的會是螳螂。」

   「那麼,解決了嗎?」

   「當然解決了。幹掉那傢伙不難,難處是事後的布置。」

   「你怎麼做?」

   「我想與其處理屍體,不如乾脆讓他被人發現,製造假象誤導巴達和其他怪人。我把薯頭剁碎,讓人看不出原來的樣子,再到廚房偷走一箱馬鈴薯,之後便指那些馬鈴薯泥是那傢伙所布的局。不過看來這陣子我得偷偷在房間煮馬鈴薯當早餐了。」

   「哈。那身體呢?」

   「我說那傢伙把培植槽的人工身體拿來掉包。」

   「但你如何藏起一副人工身體?你可以吃掉馬鈴薯,可吃不掉人工身體啊?」

   「根本沒有身體,水槽本來就是空的。」

   「空的?」

   「惡魔黨財困,巴達下令所有部門節省開支,我連怪人培植槽也封掉一個,那是三個多月前的事了。我記得曾跟巴達提過,但這傢伙健忘得很,我早知道他忘得一乾二淨。」

   「既然惡魔黨缺錢,巴達這麼無能,不如乾脆讓我們毀掉惡魔黨……」

   「就是無能才好!他是我扶植過最無能的首領啊!我說什麼他都言聽計從,實在找不到比他更好用的壞蛋首領了。你知道,成立惡魔黨不是我的主意,是『老闆』的意思,如果這世上沒有壞蛋,人民就沒有可以憧憬的英雄,老闆也失去針對的對象……社會一亂,好人壞人都沒飯吃啦。」

   「你忘了說,而且壞人消失了,老闆也不會發薪水給我們哩。」

   「嘿,說起來,幸好老闆只找到七顆用來代替的贗品鑽石,我才可以誣陷那傢伙私吞了一顆,這真是天大的好運。剛才巴達把那些假貨交給我,叫我明天拿去賣給黑市商人。」

   「所以你明天回來拿新的資金給巴達?」

   「對,我們辭退了一百人,老闆也覺得對就業市場有不良影響,畢竟一百個人失業就會影響一百個家庭。這點小錢,還不到救市基金的百萬分之一,老闆輕輕鬆鬆便發下來。本來這邊的鋼鐵加工廠可以自負盈虧,唉,不景氣真要命啊……」

   「真是辛苦你了。」

   「不打緊,人生就是如此嘛。告訴你一個笑話吧,今天巴達又提出了白癡作戰方案,說要把我丟進馬利安納海溝,把你送上珠穆朗瑪峰,還要把老三綁在火箭上射上月球……」

 

~完~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