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黨殺(怪)人事件

陳浩基 著

1

    「大王!大王!不得了啦!大王!」

    一連串的呼喊,把坐在寶座上搖著酒杯、閉目發著白日夢的巴達大王喚醒。一臉墨綠色的皮膚,頭上長著兩根香蕉形的彎角,配上一個金色的爆炸頭髮型,任誰也想不到近年不斷破壞社會安寧、揚言要征服地球的惡魔黨元首巴達大王是這副滑稽模樣。這天上午,他在戰略室的王座上構思下一個侵略計畫,但當他想到那幾名處處跟自己作對、戴著古怪面具、老是裝模作樣擺出白癡動作耍帥的「假面戰士」,思緒便逐漸遠去,幻想有天把假面戰士一號丟進馬利安納海溝、把二號送上珠穆朗瑪峰、把三號綁在火箭上射往月球,心裡十分得意。巴達大王正在考慮如何說服老是罵自己想法不行的哥薩參謀,協助他進行這個「馬利安納‧珠穆朗瑪‧月球」大作戰,之後又怎樣奴役低等的人類,冷不防下屬衝進戰略室大呼小叫,把他從春秋大夢抓回可悲的現實。

    「媽的,洋蔥怪人!你看不見我……不、你看不見『朕』正在深思侵略世界的『鴻圖大略』嗎?!」巴達大王嗆聲罵道。雖然已復活三年多,他對人類的語言還是不甚了解,不知道為什麼身為大王要自稱「朕」。

    「大、大王!」穿著古怪的褐色盔甲、和正常人類外表差不多、頭顱卻是一顆大洋蔥的洋蔥怪人結結巴巴地說:「薯、薯大哥他死了!大王!」

    「什麼!馬鈴薯他……」巴達大王嚇得從寶座上跳起來,廉價紅酒濺滿一地。馬鈴薯怪人和洋蔥怪人是惡魔黨的重要幹部兼戰鬥怪人,這陣子不景氣,惡魔黨收入大減,怪人們又老是被假面戰士打得落花流水,以殘暴的方式殺害,餘下的都是黨內重要戰力。

    「就在薯大哥的宿舍!大王!請跟我來!」洋蔥怪人雙目含淚,氣急敗壞地說。洋蔥怪人能發出催淚瓦斯攻擊敵人,可是連自己那雙死魚般的眼晴也受影響,整天淚眼汪汪,他現在流淚是因為哀傷、還是被自己的毒氣燻倒,連巴達大王也說不上來。

    惡魔黨總部位於近郊一幢三層高的鋼鐵加工工廠地底,以經營鋼鐵加工作業作為掩飾,暗中進行征服人類的陰謀。大樓有十層地下室,面積不廣但設備齊全,有武器庫、研究室、情報室、通訊室、拷問室、囚室、作戰會議廳、醫療室、食堂、休息室、健身室、電影院、小酒吧、保齡球館及圖書館等等。最低一層是首領巴達大王和幹部們的專用樓層,戰略室、怪人培植槽、巴達大王的寢室和幹部們的宿舍也在這兒。

    「天啊!真殘忍!」巴達大王跟洋蔥怪人走到馬鈴薯怪人的房間,看到殘酷無比的情景。馬鈴薯怪人身首異處,土黃色緊身衣包裹著的身體俯伏在地,頭顱的部分空空如也,身體旁邊卻有一大堆金黃色的、香噴噴的馬鈴薯泥。馬鈴薯怪人和洋蔥怪人一樣,身體是用超科技培植的生體肌肉,頭部則是巴達大王和哥薩參謀以其他生物為原料合成。巴達大王本來想製作凶猛的老虎怪人、毒蛇怪人等等,但哥薩參謀丟下一句「我們哪來閒錢買老虎和毒蛇」,結果只好以洋蔥和馬鈴薯這類食堂中唾手可得的材料來製作「惡魔軍團」。

    「大王!這一定是謀殺!一定是螳螂那混蛋幹的!」洋蔥怪人嗚咽著。螳螂怪人是惡魔黨的元老怪人之一,和黃蜂怪人同時誕生。

    「不會吧,螳螂他連開扇門也要人幫忙,怎會幹出這種事呢……」巴達大王說。

    螳螂怪人沒有雙手,只有一對像鐮刀的前肢,鋒利無比,削鐵如泥,可是這令他的日常生活十分不便,連開門也要小心翼翼,一不小心便把門把切成兩半,換來哥薩參謀的責罵。他的兄弟黃蜂怪人比他更不幸,巴達大王說要製造「會飛的怪人」,把巨大的翅膀加到人工身體上,不過他沒認真計算過身高兩米、體重百多公斤的怪人要怎樣才能靠翅膀飛起來,結果那雙礙手礙腳的大翅膀,害黃蜂怪人在跟假面戰士戰鬥時吃了大虧,初次出戰便慘死於假面戰士一號的「假面電磁劍」劍下。

    巴達大王召來所有怪人幹部到兇案現場集合。這陣子惡魔黨節節敗退,怪人們死得七七八八,只餘下洋蔥怪人、馬鈴薯怪人、海參怪人、海膽怪人和螳螂怪人,但前天「奪取寶石作戰」中海膽怪人英勇殉職,所以說集合「所有」幹部,也只不過是叫來海參和螳螂。惡魔黨受低迷的經濟影響,作為掩飾的鋼鐵生意利潤直線下跌,假面戰士又一再打擊他們的犯罪活動,資金短絀,巴達大王整天被兼任財務官的哥薩參謀唸得耳朵長繭。三個多月前,巴達大王發出通告,指示惡魔黨上下節省開支,全部資源減半--為了省減電費,四台升降機關掉兩台,食堂的料理種類刪去一半,出戰時的武器配給只及平時的二分之一,研究人員和醫療人員等後援員工也被辭掉一百人。為了阻止離職的人員洩漏基地的秘密,他們離開前得要接受洗腦,有怪人幹部提議殺死這群普通的人類一了百了,被哥薩參謀反駁道:「該死的,你們知不知道我花了多少工夫,才找到這些有才能又願意加入我們的人類?我們只有兩個培植槽,每三個月才能製造出兩個像你們的戰鬥怪人,可是你們每次出動不是受重傷便是噶屁了,誰人替你們善後?如果把離職員工殺掉,餘下的傢伙還願意替我們賣命嗎?如果薪水不夠高,他們老早便向假面戰士出賣我們啦!你們這群笨蛋!別老把『殺掉』、『殺掉』掛在嘴邊,怎麼不見你們幹掉假面戰士?」

    螳螂怪人和海參怪人來到現場,看到慘遭毒手的屍體也一臉驚惶。螳螂怪人一身綠色的皮衣,兩隻長在額角的眼珠左顧右盼,神情緊張;海參怪人穿著黑色的橡膠盔甲,臉部正中央的大嘴巴一開一合,似乎想說些什麼卻又說不出來。

    「臭螳螂!你為什麼要殺死薯大哥?!」洋蔥怪人走到螳螂怪人面前,憤怒地說。他不敢走得太近,畢竟螳螂怪人那雙鐮刀可以輕易地把他變成碎洋蔥。

    「我?你無憑無據別侮蔑我!」

    「哼!你不用抵賴!這樓層只有咱們幹部可以自由出入,能把薯大哥的頭砍下來,再剁成薯泥的,只有你辦得到!」

    螳螂怪人大吃一驚,複眼瞥見巴達大王一臉狐疑,心想這回百口莫辯。螳螂怪人一向跟馬鈴薯洋蔥兄弟不對盤,自己在惡魔黨裡當了三年幹部,卻總看到晚一屆的兩名後輩每次逃過大難,又能偶然完成一些無聊任務,深得巴達大王歡心,感到很不是味兒。前天的「奪取寶石作戰」中,他們一行五名怪人襲擊市中心的著名寶石展覽,打算強搶大量寶石來應付惡魔黨的經濟危機,可惜最後只搶得數顆鑽石,海膽怪人還被假面戰士二號的「假面鐳射槍」擊中,返魂乏術,簡直是偷雞不著蝕把米。這個寶石展覽由政府主辦,美國、英國、德國、法國、義大利、瑞士、加拿大和澳洲的珠寶商出借名貴寶石,給市民參觀欣賞,政府又搞了個噱頭,請每個參展國家挑選一位鑽石切割師,各自切割一顆一克拉的鑽石,把它們合起來命名為「鑽石組曲」,作為這次展覽的主題。相比起其他展出的寶石,這些一克拉鑽石的價值很低,然而馬鈴薯怪人和洋蔥怪人偏偏只搶到這套「鑽石組曲」,那些三十克拉的巨鑽、一千年歷史的紅寶石等等,一概沒得手,哥薩參謀知道結果後氣得直跺腳。話雖如此,這次作戰中馬鈴薯和洋蔥兩兄弟至少沒有空手而回,失去兄弟的海參和老臣子螳螂自然更覺面上無光了。

    「大、大王,」螳螂怪人結結巴巴地說:「我真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我昨晚在酒吧見過馬鈴薯和洋蔥後,便一個人回房間去了。我真的沒有殺死馬鈴薯啊……對了,如果要說有嫌疑,海參也很可疑!」

    「什、什麼!」海參大聲嚷道:「螳、螳螂你、你想把罪推到我頭上來嗎?」

「昨天在酒吧,馬鈴薯說死去的海膽壞話,我聽得清清楚楚!」螳螂怪人說話像機關槍,一口氣的說道:「我記得馬鈴薯說『海膽樣子嚇人,一頭尖刺,卻只懂得用頭來撞人,那種垃圾早死早超生,乾脆變成壽司好了』。那時海參也在場,還氣沖沖地離開,說不定他是去武器庫拿大刀和火焰槍,待馬鈴薯回房間後殺死他呢!」

    「我、我、我沒、沒有!」海參一緊張起來,口吃的毛病又發作了。

    巴達大王一時間也沒有頭緒,只知道馬鈴薯怪人先被人斬首,再把他的頭顱烤熟,剁碎成薯泥。或者,兇手先煮熟了馬鈴薯怪人的頭,再把它砍下……巴達大王的腦袋一向不大靈光,這時更覺一籌莫展。

    「洋蔥,給我叫哥薩參謀過來!」巴達大王下令。

    哥薩參謀是惡魔黨的重要人物,僅位於巴達大王之下,是組織的軍師。事實上,惡魔黨是由他一手建立的,據說他曾在撒旦軍團、地獄結社、惡龍組擔任要職,當這些邪惡組織一一被假面戰士消滅後,哥薩便努力找尋新的主子,扶助他成為新一代的黑暗霸王。巴達大王本來是個外星罪犯,被流放地球冰封了三萬年,全靠哥薩把他找出來,提供從前任組織得來的金錢和技術,建立惡魔黨。巴達大王很奇怪為什麼一個人類會全力協助自己,哥薩只答道:「人類都是愚蠢的傢伙,我們征服地球是為了要讓世界步回正軌的正確做法。」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