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足

文善 著

9

  探訪室內﹐雅曼達和日峰相對而坐。

  「聽姐姐說﹐你不肯見她和安珀。連律師也沒有請﹖」

  「我哪有面目見小嵐﹖我真的殺了迪倫﹐我罪有應得。」

  「請個好律師﹐把迪倫強暴你的事說出來﹐我想陪審團應會同情你的。」

  「你怎麼知道. . . . . . 」

  「我只是猜測的。安珀說你有一年放假回家後就突然和男朋友分手﹐連康納訂婚禮也沒有出現。我就推測當年一定有事發生。加上迪倫的為人﹐他可以不顧倫理的勾引未來嫂嫂﹐身為有婦之夫卻騙我姐姐上賓館﹐不難想像他會對你這沒有血緣關係的妹妹動心。」

  「那年﹐我才二十一歲。」雅曼達的聲線和她的臉孔一樣﹐不帶任何感情。「從小我看見爸爸媽媽十分恩愛﹐所以我對婚姻非常憧憬。那時我們三個都交了男朋友﹐過著好像青春劇中那無憂無慮的日子。

  但是﹐迪倫. . . . . . 他把一切都毀了。我回家準備參加大哥的訂婚典禮﹐在前一晚﹐他潛入我房間. . . . . . 事後他還威脅說﹐如果想把爸爸氣死就說出來。我為了家族的名聲﹐當作甚麼事都沒有發生的回到大學繼續上課。但是﹐當男朋友吻我時﹐我突然好像感覺到迪倫的氣息﹐想起了迪倫的手怎樣在我身上游走. . . . . . 我發現我很抗拒男生。但我不敢把被強暴的事告訴我男朋友﹐只好和他分手。那時我就知道﹐我永遠不能擁有好像爸爸媽媽般的婚姻。

  最令我痛苦的是﹐那次事件之後不久﹐迪倫竟然和凱德琳結婚﹗我跑去找大哥想問過明白﹐他竟然說﹕『如果凱德琳愛迪倫的話﹐我的犧牲算甚麼﹖比起你﹐你為了爸爸﹐為了這個家. . . . . . 哥哥對不起你。』原來他早就知道﹗他卻甚麼也沒有說﹐甚麼也沒有做﹗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但我可一直當他是手足﹗」

  「你的計劃﹐本來就是想陷害康納吧。」

  「沒錯。自從回到傑遜集團後﹐每天對著迪倫令我活在痛苦之中。本來我想小嵐和我一起打這場仗﹐但迪倫竟然去騷擾小嵐。那天會議上他公開和小嵐做愛的相片時﹐我看到的相中人不是小嵐﹐而是六年前的我﹗本來已埋在心中的痛苦回憶就像缺堤的河流般湧現﹗那時我發現自己等不及把他趕出傑遜家﹐我決定把他從這世上除去。

  在公司擴充期間﹐我常常到十九樓監察裝修進度﹐偶然給我發現可以利用方向的盲點。那一刻﹐我不止決定要把我的想法付諸實行﹐更要知道所有事的大哥來當替死鬼。本來我只是想小嵐當發現者的角色﹐我知道大哥要收聽客戶的新產品發佈會﹐以他的習慣﹐一定會一個人在會議室﹐到時他就沒有不在場證明。想不到他原來約了凱德琳﹐所以做成除了小嵐外每個人都有不在場證據的局面。」

  「我不了解你家裡的事。」日峰從袋中掏出一疊紙。「但我知道﹐你還有兩個手足 -- 安珀最近不停和相熟的律師研究你的案子﹔姐姐現在是傑遜集團的代理財務總監﹐你被捕後傑遜集團被銀行要求還款﹐姐姐都忙於和銀行周旋。她已幾天沒睡﹐但當她知道我要來便叫我交這個給你。」

  雅曼達接過來看。那些泛黃的紙張上歪歪斜斜的寫著很多字﹕

  「很悶呀﹗﹗﹗﹗﹗」

  「我完全不明白他在說甚麼。」

  「今天晚飯吃甚麼﹖壽司﹖」

  「沒錢﹗」

  「我請客吧。」. . . . . .

  「小嵐這笨蛋﹐我們上課時用來聊天的紙﹐她竟然還保存著. . . . . . 」雅曼達把紙條還給日峰﹐便站起了身。

  「律師. . . . . . 就麻煩請安珀帶她的朋友來吧。我想和他談談。」臨走時雅曼達拋下這一句. . . . . .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