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足

文善 著

8 

  日峰﹑阿莊﹑雅曼達﹑康納和凱德琳來到安珀上班的大廈﹐接待處的小姐禮貌地把二十一樓的平面圖交給日峰﹕「安珀交代了會在這辦公室等你們﹐出了電梯後用左邊的入口進入再轉左﹐然後一直走到盡頭﹐在樓梯旁的辦公室就是了。這是大廈的電腦卡﹐用來進出大廈各樓層的。」

  各人乘電梯時﹐阿莊把個袋子遞給日峰﹕「這是你拜託我的東西。究竟甚麼事﹖你和安珀叫我們來做甚麼﹖」

  「謝謝你。用這些我便能揪出殺死迪倫的兇手。」

  電梯內可以聽到眾人沉重的吸了口氣。阿莊仍保持冷靜﹕「我不是說過嗎﹖根據種種證據﹐可以殺迪倫的只有你姐姐劉日嵐。」

  「那只是兇手的詭計。我已經解開了謎底了。因為案發現場已被燒毀﹐我唯有拜託安珀在今天星期日借她公司的辦公室把兇手的把戲做給你們看。」

  這時電梯來到二十一樓﹐日峰跟據平面圖來到辦公室﹐安珀已在那裡等著。

  「今天和小峰叫各位來﹐是想展示兇手那天令迪倫屍體消失的把戲﹐並請了阿莊來作個證。」安珀望著日峰說﹐顯然在避開阿莊的視線。

  「等等﹐你這樣叫我們來﹐難道. . . . . . 」康納不禁說。

  「沒錯﹐兇手就在我們當中。我和安珀的意思是﹐如果兇手現在自首還來得及。」日峰冷冷地說。

  辦公室內鴉雀無聲﹐每個人都怕一出聲會被認為是兇手。

  「既然沒有人承認﹐我們就來一次案件重演吧。」日峰嘆了口氣。「那天我和安珀大約八時三十分去到雅曼達位於二十一樓的辦公室﹐就像現在一樣。」

  「現在假設我是小嵐﹐在我和小峰到達後便回到十九樓的辦公室。阿莊你和我走吧。」說著便和阿莊離開。

  五分鐘後﹐辦公室的電話響起﹐日峰按了免提鍵﹐另一端傳來安珀的聲音。

  「我和阿莊已經來到了十九樓。這個辦公室的位置和你們所在的辦公室一樣。阿莊﹐你把手錶留在這裡吧。」

  「好﹐那時姐姐發現了迪倫的屍體﹐並撥了電話向雅曼達求救。安珀﹐你們可以回來了。」掛了線後﹐日峰繼續說﹕「我們到電梯大堂接姐姐後﹐便回到了雅曼達的辦公室。」

  幾分鐘後﹐安珀和阿莊便回來了。

  「那時姐姐把經過告訴了我們後﹐我們便走樓梯到十九樓。」日峰邊說邊帶著其他人到安珀辦公室旁邊的樓梯﹐他們從樓梯走到十九樓。到達十九樓後﹐日峰帶著眾人在旁邊的辦公室停下。

  「現在就像那時一般﹐我們來到辦公室. . . . . .」

  「為甚麼﹖我的手錶呢﹖」阿莊走入辦公室﹐發現先前放在辦公室的手錶不見了。

  「這就是兇手的把戲﹗跟我來﹗」安珀不知何時走到走廊盡頭。

  各人跟著安珀走到剛好和剛才那辦公室成對角的房間。那裡的佈置跟剛才的辦公室一模一樣。阿莊的手錶完好的在桌上。

  「究竟是. . . . . . ﹖」

  「那天姐姐明明看到迪倫的屍體﹐可是當我們去到時屍體卻不見了﹐只有迪倫留下的字條﹐我們便認定那是迪倫的有心戲弄。而第二天他的屍體卻出現在火場中。」日峰開始解釋﹐安珀很自然的走到他身邊。「於是我們就認為﹐兇手趁姐姐回到雅曼達辦公室﹐和我們到兇案現場之前﹐也就是八點三十五到八點四十五分那十分鐘的空檔把屍體藏起來﹐待我們離開後再把屍體搬回去﹐兇手為了毀滅證據﹐在十九樓多個地點放火。

  基於這推斷﹐凱德琳和康納都有不在場證明﹔而我﹐安珀和雅曼達又一直在一起﹐所以好像只有姐姐才能是兇手。阿莊﹐對吧﹖」

  「沒錯。」

  「其實我們都中了兇手的圈套。你們都看到﹐這些金融區的辦公室很多時都有一樣的佈置﹐加上傑遜集團才剛租下第一多倫多中心的十九樓﹐姐姐為了避開迪倫﹐所以匆匆把辦公室搬到十九樓﹐但其他人還沒幾個搬進去﹐所以那時的辦公室差不多都是一樣的。」

  阿莊恍然大悟﹕「啊﹗難道. . . . . . 你們後來去的﹐根本不是劉日嵐的辦公室﹖而迪倫的屍體就一直在她的辦公室﹖」

  「沒錯。」

  「但是那明明是日嵐的辦公室﹐為甚麼變成另一間房﹖」雅曼達一臉疑惑。

  「因為兇手就是你﹐雅曼達。」安珀邊說邊忍著在大眼睛內流轉的淚水。

  接下來的是一陣沉默﹐各人都難以置信地看著雅曼達。

  「別說笑了﹐我怎會是殺迪倫的兇手﹖」

  「如果迪倫的屍體一直都在姐姐的辦公室﹐則只有你才會是兇手。

  剛才的實驗﹐安珀到了十九樓的打電話來﹐說了一句﹕『這個辦公室的位置和你們所在的辦公室一樣。』這是個很重要的心理暗示。那邊廂雅曼達你安排姐姐把辦公室搬到十九樓﹐故意告訴她是『同一個房間』-- 出了電梯從左邊的門進入後轉左﹐然後一直走到盡頭的辦公室﹐是吧﹖」

  「那又怎樣﹖我只是幫她避開迪倫罷﹗」

  「但是二十一樓和十九樓有個明顯的分別﹗也是你的詭計﹗」

  瞬間雅曼達瞪著雙眼﹐血色從面上褪去。

  「在這些金融區的大廈﹐很多時都會用多於一組的電梯。而第一多倫多中心的設計﹐一至十九樓和二十一樓至三十樓就是使用不同的電梯﹐而兩組電梯卻是向著不同方向的﹗」小峰邊說邊在紙上劃著第一多倫多中心的平面圖。「二十一樓的電梯是在南面的﹐而十九樓的電梯是在北面的。而樓梯就在大廈的東西兩邊。兩組電梯以二十樓為交匯處﹐那天姐姐要在二十一樓乘電梯到十九樓﹐便要在二十樓轉乘另一組電梯。如這樣在十九樓走出電梯後從左邊的門進入後轉左﹐然後一直走到盡頭﹐就在她的辦公室﹐也就是這個向東的房間﹐發現了迪倫的屍體。

clip_image002clip_image004clip_image006

  姐姐就這樣不知不覺墮進了你的圈套。她毫不猶豫的打電話向你求救。因為她才剛上班沒多久﹐還不知道保安室的電話吧。然後為了確保你的計劃不被破壞﹐你向姐姐說了一句話. . . . . . 」

  「『用電梯﹗兇手可能躲在後樓梯﹗』我還記得。當時我還以為你顧念小嵐的安全﹐其實你真正的目的是不讓小嵐走樓梯回二十一樓﹗」安珀說。

  「之後我們便用小會議室旁的樓梯走到十九樓﹐因為在二十一樓由電梯到小會議室的路線和在十九樓由電梯到她辦公室的路線是相同的﹐也就是出了電梯從左邊的門進入後轉左﹐然後一直走到盡頭﹐所以姐姐以為她的辦公室在小會議室兩層之下﹐所以那時我們到達十九樓﹐她便以為樓梯旁的房間就是她的辦公室。但其實那是你精心佈置的『替身房間』﹗所以你不能讓她走樓梯回廿一樓﹐因為那樣姐姐就會立刻發現兩個房間不是在同一個位置。」

  「說的也是。」康納插嘴。「這些商廈﹐每一層的設計﹐包括電梯大堂﹐都是一樣的﹐在裡面很容易失去方向感﹐所以我都是靠地標來認路。例如我的秘書桌上的花瓶﹐看見花瓶就知那是我秘書的坐位了。」

  「雅曼達你假借替姐姐搬辦公室為名﹐命人把她的東西都放進紙箱內搬到十九樓。那天她第一天復工你又令她忙得透不過氣﹐所以那天她根本沒時間把東西放好﹐你只要把一樣的紙箱放到那『替身房間』﹐便做成了那是姐姐的辦公室的效果。而不得不讚你的是﹐你竟然也把姐姐的皮包也趁機放到那裡。所以當我們以為給迪倫戲弄時﹐姐姐便能一手拿起皮包離開。而貼在門上的字條﹐就是讓我們以為被戲弄而不追查下去﹐如果不這樣做﹐我們也許會到處走去找迪倫吧﹗

  但是無論把迪倫的屍體留在姐姐的辦公室﹐還是把它搬到『替身房間』﹐只要警方運用科學鑑證就能知道哪裡才是現場﹐那時就會被看穿詭計而被推想到自己是兇手了﹐所以你聰明的利用火警把一切的證據燒毀。你在清晨時悄悄回到第一多倫多中心﹐你一早知到那時保安員會因為換更而不會看見你進入吧。你回到十九樓﹐在不同的房間裝好放火的裝置﹐而在不同的地方放火﹐也是為了日後不能從單一起火點想到你的詭計。我有沒有甚麼地方遺漏了呢﹖」

  「哈哈﹐想不到那認真的小嵐會有這麼一個富有想像力的弟弟。正如你所說﹐所有證據都在火警中給燒毀了﹐你有甚麼證據支持你所說的﹖」

  「當然有﹗」日峰說著從阿莊給他的袋中拿出兩個透明膠袋﹐顯然是警方裝證物的袋子。一個裝著一個燒得扭曲的架﹐另一個裝著一塊石頭。「認得這塊石頭嗎﹖這是在『替身房間』發現的﹐原本在你辦公室的紙鎮﹗那天你叫我們到十九樓時﹐安珀隨手拿來當武器的﹐但一輪迪倫不見了的騷亂後卻忘了拿回去。而另一樣﹐是在發現迪倫屍體的房間找到的﹐你猜是甚麼﹖」

  「這個好像是相框吧。」凱德琳側著頭望著那證物說。

  「這個相框﹐是那天小嵐特地帶回公司的。」安珀哭著說。「裡面是我們三人的相片﹗對她而言﹐我們三人一起的大學時代是最珍貴的。所以她第一天便把我們的相片帶回公司. . . . . . 而你﹐竟然陷害她﹗想不到吧﹖眼中只有殺人計劃的你﹐並沒有想過小嵐的抽屜會一這樣一個相框吧﹖」

  這時﹐日峰看見雅曼達的眼角閃了一下。

  「我無話可說。迪倫是我殺的。」雅曼達說著便把雙手遞給阿莊﹐讓阿莊替她扣上手扣。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