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足

文善 著

7 

  第二天一早﹐日峰便被電話吵醒。

  「喂﹖」他看看鐘﹐竟然在星期六早上九點鐘打來﹗

  「小峰﹐是我。有沒有吵醒你﹖」是安珀。

  「啊﹐早安﹗沒有﹐我已經起床了。」

  「我現在在你樓下的大堂﹐你今天有沒有空陪我去一個地方﹖」

  「當然有。你等我十五分鐘﹐我換過衣服下來。」

  掛線後﹐日峰捏了自己的臉一下。

  不是夢。還是. . . . . . 夢境成真﹖

  昨晚安珀出現在自己的夢中﹐和自己談天說笑。日峰從十七歲時喜歡上安珀開始﹐就經常作這樣的夢﹐兩個人﹐就這樣待在大家身邊﹐沒有浪漫的環境﹐卻有一種舒服溫暖的感覺。本來自從日峰離家上大學後﹐夢見安珀的次數也減少了﹐沒想到昨晚竟能像夢境般﹐和安珀一起預備晚餐﹐一起看從前的相片﹐一起天南地北的談個不停。而且還能把那甜蜜的感覺再次帶到睡夢中。

  想到這裡﹐日峰痛苦的皺一皺眉。現實是﹐安珀已經和別人訂了婚﹐自己就連追求安珀的條件和勇氣都沒有。他討厭這種無法改變事實的無力感﹐就好像無法破解迪倫屍體消失之謎一樣。

  換過衣服﹐日峰來到公寓的大堂。安珀一身便服在等著。小峰仿彿看見大學時期的安珀﹐在屋外等小嵐的情形。她載日峰到達市中心北面的一個新社區﹐那裡很多地方仍是一片泥濘。

  安珀把車停在一間示範屋前面﹐那裡掛著一個牌子﹐上面寫著﹕「銷售中心」。日峰跟著她走進去﹐一名金髮的意大利女郎迎上來。

  「安珀﹐你真的想清楚了嗎﹖這住宅計畫很搶手﹐如果你退訂﹐我敢說三天後你訂了的房子就會被別人買了。」金髮女郎拉著安珀的手﹐關切的道。

  「我想清楚了﹐房子還是不買了﹐對不起。」

  「沒問題﹐這是你的支票。我們遲些會在西面有個新住宅計畫﹐有興趣再來看看。」

  安珀接過支票。日峰留意到安珀手上沒有戴著那閃閃生輝的鑽石指環。他心裡立刻亂作一團﹐究竟她是忘記了戴﹐還是. . . . . .

  這時電話響起﹐金髮女郎匆匆跑去接。「對不起﹐失陪一下。」

  安珀帶日峰看這社區的圖。如那銷售員所說﹐這住宅計畫的確很受歡迎﹐差不多百分之九十五的房子已賣出。

  「這本來是我和阿莊買的房子。二千多呎﹐三臥房﹐明年中入住。就是在這個位置。」安珀指著地圖上其中一格說。

  「噢﹐是怎樣的式樣﹖」

  「哈﹗說來正好和這示範屋一個式樣。來﹐看看吧。」

  日峰拿了那款房子的平面圖﹐和安珀走到二樓。安珀指著樓梯左邊的房間邊說﹕「這個是主人房﹐我最喜歡是衣櫥的位置﹐空間的運用十分好。」

  「咦﹖這個圖不對耶。安珀你看﹐平面圖說上樓梯後主人房是在右手邊的﹐但是現在主人房是在左手邊。」

  安珀翻到圖的後面。「小峰你拿著的是B款的平面圖﹐這間示範屋是A款的。A款和B款的設計是一樣﹐但左右的倒轉的﹐窗子的設計也不同. . . . . . 小峰﹖怎麼了﹖」

  「樓梯. . . . . . ﹖左右倒轉. . . . . . ?」日峰定睛的看著樓梯。一會兒他跑到主人房﹐一會他又跑到樓下飯廳。安珀跟著他跟得頭昏腦脹。突然日峰轉過身﹐抱住安珀。

  「我知道了﹗安珀﹗我知道兇手是怎樣使迪倫的屍體消失了﹗」日峰緊緊的擁著安珀。她被日峰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同時間她不停地祈禱﹐希望她的心跳聲不會被日峰聽見。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