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足

文善 著

4

一般有錢人的書房多大刺刺的在地下﹐好像急不及待要告訴人主人的文藝修養。康納・傑遜的書房卻位於二樓一角﹐房內的傢具以平實為主﹐書櫃上都是他的大學課本﹐和財經金融書籍。西裝筆挺的康納示意安珀和日峰到沙發坐。

 

日峰瞄了一下康納。他大約四十歲﹐但身形健碩﹐架著時髦的無框眼鏡。

「想不到這樣的事會發生在迪倫身上。關於他生前的事﹐其實我作為大哥也不是太清楚。」

「恕我直言﹐你好像不太傷心﹖」日峰不客氣的問﹐雙眼直盯著康納﹐看看他有沒有不尋常的反應。

康納嘆氣。「對。其實我們幾兄妹都沒有血緣關係﹐而且從小我們都被送往不同學校寄宿﹐所以感情從來都不是太深厚。」

「那昨天晚上六點到七點之間﹐你在哪裡﹖」

「哈哈﹗你是來查我的﹖本來你們不是警察﹐我大可不回答﹐但看在雅曼達份上﹐也不妨告訴你們。那時我在市中心和客戶開會到五點多後便回到公司參加了一個電話會議直到差不多七點﹐之後便到了公司樓下的餐廳吃晚飯。」

「有沒有人能證明﹖」

「很遺憾﹐那個雖說是電話會議﹐但其實是一個客戶的新產品發佈會﹐因為地點在溫哥華﹐所以我以電話形式收聽﹐那邊的人根本沒有和我談過話。而且為了可以集中精神﹐我特地在十七樓的小會議室收聽﹐所以那段時間公司應該沒有人見過我。」

「那你之後和誰吃飯﹖」

康納乾咳一下。「和凱德琳﹐迪倫的太太。」

房間頓時靜了下來﹐一時間安珀和日峰都不知怎答話。

康納輕輕托了眼鏡。「反正你們遲早也會查到﹐凱德琳曾經是我的未婚妻。雖然後來她嫁給了迪倫﹐但我們仍是很好的朋友。她最近和迪倫有點不愉快﹐所以約我吃飯想和我談談。話雖如此﹐但為了避免外面的流言斐語﹐我們沒有告訴其他人我們昨晚約好見面的事。我們談到差不多十一點才離開。」

「噢﹐康納這樣說﹖」凱德琳啜了一口楓樹茶。「沒錯﹐昨晚我是和他一起。我本來約了他六點﹐但他遲到了﹐差不多七點才到。之後我們大約十一點才一起回家。」

「那你就在餐廳等了他一個小時﹖」

凱德琳望著窗外。「他等我﹐恐怕不只一小時. . . . . . 」

* * * * * * * * * *

飯店房間內﹐穿上了淺紫色連身裙的凱德琳努力地調整自己的呼吸﹐但仍不能去掉緊張的情緒 -- 這天是她和康納訂婚的日子。對她來說﹐能嫁到傑遜家就好像灰姑娘故事般﹐雖然比起從前的男朋友﹐和康納的相處總是平平淡淡﹐但康納對自己的愛護﹐使凱德琳找不到拒絕的理由。

會場內﹐連見慣大場面的凱德琳也有點招架不住﹕所有人的焦點都落在她身上﹐她就跟著康納不斷和親戚朋友打招呼。傑遜老先生和太太滿足地坐在一旁﹐看來對凱德琳非常滿意。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雅曼達沒有出現﹐這令凱德琳很不安。

「雅曼達會討厭我嗎﹖」凱德琳想起電視劇集中沒有血緣關係的妹妹愛上了哥哥。

「當然不會﹐她之前嚷著不知多想見你呢﹗只是她剛巧身體不舒服罷了。唏﹐迪倫﹗」

那一刻﹐凱德琳一生也忘不了。

和迪倫眼神觸碰那一瞬﹐她有種給電殛流遍全身的酥麻感覺﹐好像回到高中時代的初戀。他緊緊的盯著凱德琳﹐似看穿了她的心事。

訂婚之後﹐康納便到了歐洲出差﹐剩下凱德琳籌備婚禮。直至有一天﹐她接到迪倫的電話。

「我找到一個很適合作婚禮的場地﹐我帶你去看看吧﹗」

那是位於湖邊的小餐廳﹐因為位置有點偏僻﹐所以沒有其他地方般嘈吵。

「哇﹗ 這裡很漂亮呢﹗你怎找到這裡的﹖」

「有一次我隨處閑逛﹐走著走著便走到這裡。」

「可惜這裡太小了﹐恐怕容納不到康納所有賓客。」

「誰說這裡是用來作大哥的婚禮場地﹖」迪倫走近凱德琳﹐她沒有避開。「在這裡﹐我和你﹐兩個人的小婚禮. . . . . . 」說著便向她的嘴唇吻下去. . . . . .

之後的三個月﹐凱德琳和迪倫過著如神仙眷侶般的生活。直到康納從歐洲回來。凱德琳永遠不會忘記﹐當她把一切告訴康納時他那強忍著心痛的表情。

「凱德琳﹐如果迪倫那小子欺負你的話﹐儘管告訴我﹐我一定會幫你出頭。」

三個月後凱德琳便和迪倫結了婚﹐如迪倫所說﹐這是只有他倆的小婚禮。可是婚後不久﹐迪倫就好像變了個人似的﹐經常到夜店流連至通宵達旦﹐凱德琳發現﹐原來迪倫的風流早已是社交圈中公開的秘密。

這一切一切﹐康納都看在眼裡。

「離開迪倫﹐回來我身邊吧。」康納不止一次對凱德琳說。

「不。我不配。」

* * * * * * * * * *

「後來呢﹖」安珀問。

「康納就這樣一聲不響的待在我身邊。我之前也很單純的以為﹐迪倫和我結婚﹐是因為我和其他女孩不同﹐但其實迪倫要的不是我﹐他只是想把他哥哥的女人搶到手﹐而那個時候﹐如果他不和我結婚﹐他並不能完完全全把我從康納身邊搶走。做了他妻子六年, 這方面我可是很了解他﹐越是不能得到的他越要得到﹐有時甚至用些卑鄙的手段。我在這個家﹐本來就寂寞﹐雅曼達還在學時很少回家﹐即使拿到會計師執照後也不願到傑遜集團工作。直到兩年多前老夫人過了身她才搬回來陪著老爺。後來老爺也去了﹐她才回集團幫手。而康納就是我在這個家最好的朋友。我們常常都會一起吃飯﹐好像昨晚那樣﹐但我們可從沒有任何越軌行為。」

「對不起﹐」小峰不好意思的搭話。「你有沒有出入第一多倫多中心的電腦卡﹖」

「當然。我是公司的公關經理。和迪倫的關係轉淡後﹐老爺不但不嫌棄我﹐還鼓勵我到公司幫忙﹐也讓自己有精神寄託。」

日峰和安珀回到客廳﹐向雅曼達簡述了問話結果。

雅曼達站起身走到窗邊﹐滿懷心事似的凝視著外面的花園。

「雅曼達﹖」安珀有點擔心。認識雅曼達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她這樣。

「我們幾個沒血緣關係的兄弟姊妹﹐從小都在明爭暗鬥。大哥從小就很優秀﹐迪倫自知在這方面贏不了他﹐竟然把凱德琳搶走來傷害大哥。我就是不想再和他們在傑遜集團爭﹐才決心考個會計師執照. . . . . . 我不希望爸爸的心血栽在迪倫這白痴手上﹐才勉強回來幫忙。安珀﹐還記得我們當實習生時﹐在冰天雪地中數車子嗎﹖我可是不靠父蔭﹐從基層做起的﹗因為那人﹐我放棄了一手打拼回來的事業。」

之後雅曼達藉口不舒服﹐安珀和日峰便告辭。一路上﹐安珀沉默地駕駛﹐日峰靜靜的看著她。他看到她眼中有淚光。

突然﹐安珀把車停在路邊﹐把臉埋在駕駛盤中。「為甚麼﹖我以為我是雅曼達最好的朋友﹐原來我一點也不了解她﹗她最需要我時我在哪裡﹖」

日峰有點不知所措﹐他伸出手想擁著安珀﹐但手在半空時停住了﹐遲疑了半秒後﹐他溫柔地把手放在她肩上。
我喜歡你。

日峰努力把這句話透過掌心傳出去。她會感受到嗎﹖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