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足

文善 著

3

 

「死者證實是迪倫・傑遜。」阿莊狼吞虎嚥的吃著漢堡。因為工作關係﹐他都會縮短吃飯的時間﹐好讓能騰出更多時間查案。

雅曼達和日嵐因為和迪倫在同一公司上班﹐被邀請到警局協助調查。安珀和日峰便拉了阿莊到附近的餐廳﹐希望可以打探一些資料。

 

「不要吃得這樣急啦﹐當心你的胃病又發作。」安珀關切的為阿莊遞上水。看到兩人恩愛的情景﹐日峰唯有低頭裝著喝咖啡。

「根據初步驗屍﹐迪倫是死於胸口的刀傷 -- 屍體被發現時刀子還插在胸口。死亡時間大概是昨晚六時到七時之間。因為被火燒過﹐可能會有誤差。至於火警﹐聽消防那邊說在火場多個地方都找到利用香煙的放火裝置﹐估計起火時間是今早六點左右。」

「大廈的錄影帶呢﹖有沒有拍到在迪倫死前有誰進入十九樓﹖有沒有拍到放火的人﹖」

沒有﹐」阿莊洩氣的道。「只拍到人影﹐完全看不清楚。而且保安系統是舊式的﹐只能紀錄何時有人使用電腦卡進出﹐但卻不能知道是誰的卡。我問過保安員﹐那時剛巧是換班的時間﹐有時會有空檔﹐由於一定要有電腦卡才能進出﹐所以沒有太多人擔心空檔的問題。」

「六時至七時. . . . . . 所以姐姐看到的真的是迪倫的屍體了﹖安珀﹐你認為呢﹖」日峰回頭望向安珀﹐只見她漂亮的面孔十分蒼白。

「那. . . . . . 小嵐即是第一個發現屍體的人﹐但我們到她辦公室時﹐明明甚麼也沒有. . . . . . 這對她很不利。」安珀說時。阿莊的手機響起。

「這是莊。唔﹐知道了﹐我現在回來。」接過電話後﹐阿莊對小峰說﹕「警方已以殺人涉嫌拘留了你姐姐。」

拘留室內﹐日嵐呆呆地望著她的弟弟。她眼眶雖然已充滿了淚水﹐但始終她是姐姐的關係﹐在日峰面前都強忍著。

「姐姐﹐」日峰捉著日嵐發抖的手。「告訴我﹐昨晚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日嵐看著日峰﹐這一刻﹐他不再是那二十出頭﹐對自己前途一片茫然的小伙子﹐而是像一名不折不扣的男子漢。

「昨晚你們來了之後﹐我拿著東西回十九樓的辦公室. . . . . . 」

* * * * * * * * * *

雖然雙手捧著手提電腦和重甸甸的文件﹐但我依然踏著輕快的步伐。好像很久沒試過了。多虧雅曼達替我把辦公室搬到十九樓﹐這樣便不用常常碰到迪倫那混蛋。正如雅曼達所說﹐我是這方面的人才﹐因為私人的事而影響到工作表現太可惜了。

還是乘電梯吧﹐雖然要在二十樓轉乘另一組電梯到十九樓﹐但拿著這麼多東西﹐這都比走樓梯容易。

在電梯內﹐我把東西擱在扶手上﹐讓雙手休息一下。看著鏡中的我﹐忽然覺得自己老了。眨眼間小峰已大學畢業﹐自己也二十七歲了。從前我不相信女人二十五歲後肌膚會走下坡﹐現在即使怎讓塗眼霜﹐眼肚都是有些細紋。

到了十九樓﹐我一踏出電梯﹐便慣性地從左邊的門口進入。雅曼達特地把我的新辦公室搬到和從前一樣的位置。只要一出電梯後用左邊的門口進入﹐再轉左直走到盡頭就是我的辦公室。因為上班不久就發生迪倫的事﹐我還沒時間好好裝飾我的辦公室﹐今天我帶了擺設回來﹐明天要好好佈置一番。

因為這層是新租的﹐暫時只有我的辦室在這層﹐聽說遲些雅曼達也會搬下來。

接近辦公室﹐我感到一陣不安從雙腿通過血管流向心臟。

辦公室有人。

那人還坐在我的椅子上。

當我走進去時﹐坐在椅子上的人影越來越清析﹕迪倫微張著嘴﹐瞪著眼坐在桌子前﹐身上的名貴西裝被鮮血染得通紅﹐明顯沒有生命跡象。

我癱瘓的跪在地上﹐腦袋一片空白。

雅曼達﹗我立刻拿起電話撥雅曼達的內線. . . . . .

* * * * * * * * * *

「之後的你都知道吧。」

「姐姐﹐」日峰把手捉得更緊。「相信我﹐我會幫你脫罪的。這段期間你要好好忍耐一下。」

阿莊帶日峰到拘留室探望日嵐後﹐便和安珀在外面等著。

「莊﹐小嵐最有嫌疑嗎﹖」

「你剛才也說了﹐她曾表示看到屍體﹐但當你們去到時房內又空無一人﹐現在證實人真的死了﹐所以她是最有機會殺害死者的人。我明白你的心情﹐你要做的是幫她找個好律師. . . . . . 」

「那個我自然會做﹗」雅曼達盈盈的走過來。「你就是阿莊吧。想不到會在這種場合見面。我是雅曼達・傑遜。」

「關於令兄的事﹐真遺憾。」

「不用假惺惺了。迪倫這個人可有不少敵人。其實有這樣的下場也不奇怪。」

這時日峰也從拘留室出來﹐安珀拉著他和雅曼達。「我送你們回家吧。」

阿莊就這樣被安珀丟在那裡. . . . . .

安珀駕著她的灰色奧迪跑車送雅曼達和日峰回家。日峰看著這精緻的車子﹐心中盤算著和安珀的距離。

「雅曼達﹐一會兒可以到你家坐坐嗎﹖」安珀瞄一瞄倒後鏡中的雅曼達。

「不是不行﹐可是發生這樣的事﹐所有人都會在家. . . . . . 」

「這正好。我想和你的家人談談﹐看看他們對迪倫的看法。我們都認為小嵐是無辜的﹐那就是說兇手是另有其人﹐而最有可能的就是迪倫身邊的人了。我要在警方問話前和他們談談﹐一來我是你的朋友﹐他們對我會少了戒心﹐二來如果等警察來了再問﹐也去問不出甚麼了。」

就這樣﹐他們來到傑遜家位於薔薇谷的大宅。客廳內擺放了不少已過世的雅曼達父母的照片。從那些照片可以看到﹐兩個相愛的人怎樣一起走完人生的旅程。也許這就是「執子之手﹐與子皆老」。

「小姐﹐先生﹐請用茶。」老傭人端出上等的楓樹茶﹐日峰突然被人稱為「先生」﹐感到渾身不自在﹐安珀不禁失笑。

「謝謝你﹐白太太﹐大學時雅曼達常提起你。對了﹐這個是誰﹖」安珀指著其中一張照片。

「那是迪倫少爺。我看著他長大﹐想不到. . . . . . 」說著白太太拭著眼角的淚水。

「甚麼﹖他是迪倫﹖他和雅曼達好像不太相像呢。」日峰無心的一句話﹐想不到換來意想不到的回答。

「你們不知道嗎﹖迪倫少爺是養子。不止他﹐雅曼達小姐和康納少爺都是領養的。太太一直身體不好﹐不適宜懷孕﹐但太太和先生到很喜歡小孩﹐便領養了迪倫少爺他們。」

安珀和日峰交換了一個眼神。這時雅曼達走來。「大哥說可以和你們在他書房談。」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