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足

文善 著

2

  「真的沒問題嗎﹖我們不是這裡的員工. . . . . . 」日峰邊走邊問安珀。

  日峰八時多接到日嵐的電話﹐說會議已經結束﹐安珀搶了他的手機﹐嚷著要到雅曼達的公司。

  「當然沒有問題﹗小嵐是那裡的員工﹐雅曼達更是三分之一個老闆﹗哈哈﹐很久也沒有三人在一起了﹗很興奮。感覺好像回到大學時代﹗」

 

  他們來到第一多倫多中心大堂﹐那裡有四組電梯。這是金融區常用的設計﹐每組電梯只會停若干樓層﹐好讓在高層上班的人們在乘電梯時不用被在低層上班的人耽誤了時間。

  「雅曼達說她的辦公室在二十一樓. . . . . . 唔. . . . . . 一號電梯停一至十樓﹐二號電梯到十至二十樓﹐三號是二十至三十樓. . . . . . 那我們要乘三號電梯。」安珀熟練的帶著日峰進入電梯。

  到了二十一樓﹐雅曼達已經在等他們。她的紅髮依舊﹐眼神好像比大學時還要冰冷。但當她見到安珀﹐也情不自禁的和她擁抱起來。

  雅曼達帶著他們從電梯大堂到會議室﹐在走廊轉來轉去﹐安珀當然不當一回事﹐但看著這枯橾的辦公室設計﹐日峰差點透不過氣來。當他們來到走廊盡頭的小會議室時﹐看見日嵐正在收拾。

  「我要先把這些放回我的新辦公室。」

  「安珀﹑小峰﹐不若你們到我辦公室坐坐。小嵐﹐有甚麼事可以打我的內線。」

  「知道了﹐我很快回來。」說著日嵐便踏著輕快的步伐離開會議室。

  雅曼達帶安珀和日峰到會議室旁邊的辦公室。那裡有偌大的落地玻璃窗﹐飽覽了市中心的夜景。

  「很美。雅曼達﹐記不記得我們從前當審計員時多羨慕合夥人有這樣的辦公室﹖想不到你還未到三十歲就做到了﹗」

  「有甚麼好羨慕﹐只不過是爸爸留下來的財產罷了。」雅曼達說著執起安珀的手。「我只知道看來我們三個當中只有你能在三十歲前出嫁。」

  日峰再看那鑽戒﹐感到不是味兒。

  安珀帶著新娘子的甜容。「你們還未見過阿莊呢﹐改天出來喝杯﹐順便介紹給你們認識。」

  「我也想知道誰是那幸運兒。對了﹐他是你事務所的同事嗎﹖」

  「當然不是﹗我說過不會和會計師交往的。他是 . . . . . . 」

  突然辦公室內的電話大響﹐各人都嚇了一跳。

  「這是雅曼達。」雅曼達回復一貫專業的口吻。

  「雅曼達﹗是我﹗」電話另一端傳來日嵐的聲音﹐聲音大得連安珀和日峰都聽得到。「迪倫﹐他﹐他胸口插著一把刀﹗全身是血的在我辦公室﹗」

  「小嵐﹐你把話說清楚﹐哥哥怎麼了﹖」

  「迪倫好像被殺了﹐他躺在我辦公室﹐一動也不動﹐全身都是血﹗」

  雅曼達的臉僵住。「還有沒有其他人在你那層﹖」

  「沒有﹐沒看見其他人。」

  「你快回來﹐兇手可能還在你那層﹗用電梯﹗兇手可能躲在後樓梯﹗我們在這裡等你﹗」

  之後他們三人湧到電梯大堂。幾分鐘後﹐電梯門打開﹐日嵐跌跌撞撞的走出來﹐撲入日峰懷中。他扶著日嵐回到雅曼達的辦公室﹐安珀送上熱水給她定神。

  「小嵐﹐究竟發生甚麼事﹖」

  「剛才我回到十九樓的辦公室﹐就見到迪倫坐在我位子上﹐全身是血。」

  「那我們報警吧﹗」安珀擔心的捉著日嵐的手。

  雅曼達拿起辦公室內的高爾夫球桿。「不用怕﹐現在我們人多﹐讓我們一起去看過究竟﹗」

  「好﹗」安珀隨手拿桌上的紙鎮﹐和日峰跟在雅曼達和日嵐的後面。

  眾人沿著小會議室旁邊的樓梯走到十九樓﹐一出來﹐雅曼達握緊球桿衝入樓梯旁的辦公室﹐這時眾人都被眼前的景物嚇呆了。

  和這層其他辦公室一樣﹐房內有書桌﹑椅子﹑和書櫃﹐而且地上堆滿了搬運用的紙箱。

  但是﹐沒有屍體。

  「為甚麼. . . . . . ? 迪倫呢﹖還有﹐我明明把手提電腦留在這裡. . . . . . 」日嵐瞪著眼﹐好像不能相信眼前的一切。

  「姐姐。」日峰指著辦公室的門﹐上面貼了一張字條﹕

  『j/k -- 迪倫』

  「j/k -- just kidding。看來迪倫和你開了個玩笑。」安珀放下了紙鎮。紙鎮和辦公桌碰撞時發出了一聲悶響。

  雅曼達悖然大怒﹕「太過份了﹗他一而再而三的. . . . . . 」

  日嵐走到房內拿起她的手袋。「算了﹐走吧。」

clip_image002clip_image004

  他們一行人來到附近的餐廳, 安珀和日峰都察覺氣氛有些異樣。

  「對了雅曼達﹐你剛才說迪倫一而再而三的整小嵐。究竟是怎麼回事﹖」安珀問。

  雅曼達看了看日嵐﹐她重重的吸了口氣﹐緩緩的放下餐具。

  「自從加入了雅曼達的公司後﹐我第一個計劃便是和迪倫合作。他給我的第一印象是個風趣幽默的人﹐我因而對他很有好感。一晚他邀我下班後和他去喝酒我也欣然赴約﹐因為對他沒戒心﹐那晚. . . . . . 我便和他. . . . . . 後來我知道他原來已經結婚了﹐便立刻終止這種不倫的關係﹐可是他就是不罷休。而被我拒絕的他原來. . . . . . 他偷拍了我們做愛的情形﹐更在簡報時公開那些照片. . . . . . 」日嵐邊說邊哽咽。

  「我覺得﹐錯不在小嵐﹐只要她工作表現好﹐沒有人會理會那些無聊的事﹐在她放假的兩星期內﹐我把小嵐的辦公室搬到十九樓﹐以減少他們碰面的機會。剛才在二十一樓的小會議室就是小嵐原本的辦公室。」

  「昨天雅曼達打電話給我﹐就是叫我放心上班。想不到. . . . . . 」

  「小嵐﹐不用怕﹐今天晚上回到家我一定會罵他一頓﹗」

  第二天﹐日峰陪日嵐上班﹐發現第一多倫多中心樓下擠滿了人﹐幾輛消防車停在街上。

  「發生甚麼事﹖」日峰蹬著腳﹐想看看人群前發生的事。

  「十九樓發生火警﹐警方怕是恐怖襲擊﹐所以把這裡和附近的幾幢大樓都封鎖了。」旁邊的人說。

  「十九樓﹖」日峰和日嵐面面相覷。

  「小嵐﹗峰﹗」安珀從對面街跑過來。「我聽到新聞便立刻趕來。你們沒事吧﹖」

  「我們才剛剛到。不知雅曼達怎樣呢﹖」

  這時日峰留意到﹐人群中有隻手向安珀伸來。

  「喂﹗你幹甚麼﹖」日峰揪住那隻手。那個男的穿著西裝﹐襯衣下隱約可見健碩的胸肌﹐金色的頭髮剪短得近乎光頭。他看來好像有歐洲血統﹐深綠色的雙眼炯炯有神﹐英俊得有點像童話中的武士。

  男人甩開日峰的手﹐亮出證件。「小心我告你襲警﹗」

  「阿莊﹖」安珀回頭看著那被日峰捉著﹐狼狽不堪的男子。

  「安珀﹐你為甚麼在這裡﹖」

  「我來看看我的朋友有沒有事。」安珀面上出現一絲不安。「你又為甚麼在這裡﹖不是火警嗎﹖關你兇殺科甚麼事﹖」

  「我們接到消息﹐在火場中發現一具男性屍體。」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