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失的血色拼圖


陳嘉振
9


        「你們找我來要做什麼?」方碩楠一踏進倚輝書屋,開口就問。


七十八分局的兩名警員帶著方碩楠來到倚輝書屋,莊孝維組長和古益仁早已在裡頭等著。


古益仁站在櫃檯內,蓄勢待發地等候稍後與兇手的對決。至於莊孝維組長則是坐在沙發上拿著一包爆米花,不停往嘴裡塞東西,一副等著看好戲的悠閒模樣。


        「方警員,是你說的,如果你的不在場證明不牢固,到時就可以找你來問個清楚,對吧?」古益仁開口回答方碩楠的詰問。


        「什麼?」方碩楠眉毛一挑,「我的不在場證明有什麼問題嗎?」


        「方警員,你的不在場證明看似相當完美,因為我們警方研判的兇手犯案時間是九點半––––更正確來說,是九點二十七分。


「這個結果我們是從現場打出的發票得知的,我們警方研判:兇手可能假裝要購物,然後趁著死者汪震義結帳的時候開槍將他殺害,既然發票上的時間註明九點二十七分,那極有可能就是犯案的時間。


「既然犯案時間是在九點二十七分,那麼八點多人就在網咖打GAME的你自然沒有犯案的可能性。」


        「這不就得了!」方碩楠突然露齒乾笑道,「喔,我知道了,還是你們警方懷疑我有共犯,在我犯案之後,他來到這裡打出發票,替我製造不在場證明?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們警方先去找出那名共犯啊,等到找到那名共犯,到時再來找我吧,我時間很寶貴,沒空在這裡陪你們浪費生命。不好意思,我先失陪了。」


        說完,方碩楠就轉身朝門外走去。


        「請等一下,方警員。」古益仁叫住方碩楠,「那名共犯我們已經找到了。」


        這句語帶玄機的話讓方碩楠停下了腳步,他轉過身子,意味深長地望著說話的那個人。


        「喔,既然你這麼說,我就留下來聽你公佈答案吧。告訴我那個共犯是誰?」方碩楠氣定神閒地問道。


        見犯人就戰鬥位置準備好,古益仁也開始了他的推論。


        「共犯的名字我待會兒再說……」古益仁露出一個諱莫如深的笑容,「先從我在網咖詢問你的那一刻開始說起吧,打從一開始我就覺得奇怪,為什麼你最先問我的問題,是『犯案時間是什麼時候?』,而不是『死亡時間是什麼時候?』事後想想,原來是你的不在場證明必須得倚靠警方研判出的犯案時間才得以成立,所以你才會這麼問,對吧,方警員?」


        「什麼?」方碩楠的表情起了變化,「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根據法醫的驗屍報告,死亡時間有可能比九點二十七分還要早上幾個小時,除了從屍體溫度和胃內的消化程度來判斷之外,屍體僵硬的程度也是判斷死亡時間的一個重要因素之一……」古益仁注意到當他說出「屍體僵硬」這四個字的時候,方碩楠的表情起了更加劇烈的變化,「啊,對了,屍體僵硬在這個案子裡除了判斷死亡時間之外,還有另一個重要的意義––––那就是讓死者成為你製造不在場證明的共犯。」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