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失的血色拼圖



陳嘉振
4


        「怎麼可能,震義怎麼會死了?」顏倚輝老氣橫秋的臉龐擠出大量哀傷的情緒,他原先衰弱的聲音在此時變得異常激動,不難想像他跟汪震義之間的深厚情感。


        「顏老先生,請你節哀,對於發生此事我很遺憾,但是當務之急,就是找出殺害死者的兇手,以慰死者在天之靈……所以很希望你能提供一些線索來供警方破案。」古益仁以參雜慰問的口吻勸戒道。


        這段話讓顏倚輝想了一下子,良久他才開口回答古警員的問題。


        「今天跟往常一樣,震義六點左右就來到店裡,他先到三樓探視我,跟我打聲招呼,接著就下樓準備開店事宜……由於我的脊椎老毛病復發,所以最近這一段時間我幾乎都沒離開過床,除了上廁所和洗澡之外……因此樓下發生什麼事我一點都不清楚。」


        「這樣啊……」聽見顏倚輝的說詞,古益仁有點失望,「……對了,你知道汪震義有跟誰結怨嗎?」


        「震義給我的印象是個做事認真盡責的好孩子,我實在是想不到有誰會想殺害他……對了,震義不是被入侵我們書店的強盜給殺死的嗎?


「關於這點我們警方持保留態度,目前我們也不排除熟人犯案的可能性。」古益仁保留住自己的推論,沒跟顏倚輝說明清楚,因為他總是希望不要給案情相關證人預設立場,以免破壞掉他們証詞的可靠性。


古益仁突然想起一件事,「……顏老先生,你們店內的監視器什麼時候壞掉的啊?」


        「這個啊,我也不知道耶,我也是等到警方向我要求調閱監視錄影畫面,我才知道這件事,我想應該是今天才壞掉的吧,因為昨天震義並沒有跟我提起這件事。由於我現在行動不便,所以我幾乎把店內的事都交給他處理,現在他走了,我真不知該怎麼辦才好啊……」說著說著,顏倚輝突然老淚縱橫了起來。


        面對這樣的情形,古益仁一時不知該說什麼來安慰這位陷入悲痛狀態的老人,於是他轉身看了看一直保持沉默的莊孝維組長,只見莊孝維組長帶著焦急的神情搖了搖頭,手指則是不停地敲擊著錶面。


        古益仁明白組長的意思:是說要我們放棄這條線索,趕快離開這裡,另尋其他可能破案的途徑吧?


        「顏老先生,就先這樣吧,如果還有任何需要協助的地方,我會隨時跟你聯絡,如果你想起了什麼事情,也可以打我的手機跟我說明清楚。」


        古益仁將名片遞交給顏倚輝之後,就尾隨著莊孝維組長離開房間。


        「對了,組長,我們接下來要從哪邊著手啊?」古益仁問,「我看你剛剛敲著錶面,好像是想要急著離開這裡,那你有任何的目標嗎?」


        「任何的目標?」莊孝維組長露出疑惑的神情,然後恍然大悟地說道:「喔,我剛剛只是想跟你講午餐時間到了,我肚子已經很餓,不要再問下去了。」


        「什麼?」古益仁難以置信地望著他的上司。


        「哎呀,阿古,案子可以稍後再查,但是飯得準時吃啊。欸,你今天想吃什麼啊?我聽說市區有家新開的拉麵店,他們的豬排飯很好吃耶……」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