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血錢幣

陳浩基 著

2

  我說謊了。這些細節我全都知道,還一清二楚。阿東和彼得潘並不知道,其實我也有買這股票。事實上,Miss Lee和鬍鬚強透過大湯,跟我一起投資股票--雖然三個老師跟一個學生一起買股票是有點奇怪,可是學校沒有明文規定不準師生有這樣的交往,而且在大湯的保證下他們也信任我對市場的觸覺……只是,我想不到事情會變得如此糟糕。我看著我雙手,彷彿仍染滿了昨天沾上的血腥……

  「依我看,這些案子應該是由同一個兇徒所犯的吧,」阿東沒留意我略略改變了的神色,舉起手指說:「我猜還有人跟他們一起炒股票,見財心起,把他們都殺了。」

  「那應該很易查出來吧。」雖然有點動搖,但我仍保持著一貫的冷靜。

  「那為什麼要這麼造作,把硬幣疊成這樣子?這不是更惹人懷疑嗎?」彼得潘把杯子的冰用飲管挑起來,放進口裡。

  「可能是警告當時未被殺害的死者吧?我相信這起連環殺人事件中一定有內情。你們當我的助手,去打探一下吧!我們一定可以把兇手抓出來。」阿東自信滿滿的樣子,像是個名偵探似的。

  這一刻,我心中湧起一股惡寒。昨天,黃忠強就在我眼前斷氣。相比起時代的巨輪,人命可能只是微不足道吧?可是我知道,我手心中的這個硬幣包含的意義,是性命所比不上的。這枚硬幣,就是我為了要死者知道他們性命的價值,為了消去一個人的恨意而拿起的。我不知道這樣幹是對還是錯,但我肯定,今天就會把事情了結。面前的阿東和彼得潘還是一無所知地閒聊著,他們又知不知道世事的殘酷呢?尤其是彼得潘這小子,若然他知道他正跟殺人兇手同桌,又會不會嚇得魂飛魄散呢?

 

  「喂,喂,阿桑,你怎麼了?」阿東問道。

  「沒什麼,只是在想事情。」我回過神來,答道。

  「是在想案情嗎?」彼得潘還是一臉天真。

  「唔……對。我在想案情。」

  「說來聽聽吧!」阿東說。

  「如果依據阿東剛才的猜測,我相信至少還有一個人跟死者們一起投資。那個人應該是三位死者的中間人,他替三人投資,卻因為股價波動而有所虧損……不,我想應該是更進一步,應該是四人使用了一些不法的手段去進行投資。那中間人可能被三人威脅,基於某些原因他不能反抗。某天,他跟李潔琳見面時,因為口舌關係憤而拿起鐵架台刺死了對方。兇手發現鑄成大錯,便立心把所有威脅他的壞蛋殺死--在實驗室拿了氰化物,毒死湯家倫,再約了黃忠強私會,用刀刺死對方。放置硬幣是為了讓他們知道自己將會是下一個被殺者,是一直以來威脅弱者的報應,要他們在死前不得安寧。」

  阿東和彼得潘呆了,就像看到另一個世界的醜陋的事實。我頓了一頓,托了一下眼鏡再說:

  「當然,這只是以阿東剛才的猜測作為大前提。」

  「怎麼……怎麼好像是真的一樣嘛!哈哈!」彼得潘乾巴巴的笑了兩聲,令氣氛更沉重。

  「阿桑,你……

  就在阿東欲言又止時,四個男人走到我們的餐桌旁,出示了證件。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