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莊謀殺案

林斯諺

第一部  合鳴

第一章 漂泊靈魂群

  4.   2/10,16:40

 

  「那該死的傢伙!」

  承彥暗暗低聲咒罵,背向後靠在關起的門上。

  這裡是他的房間,行李丟在床邊,床鋪仍整潔未有睡痕。

  視線不經意地掃了房內一遍。他的房間位於雨夜莊三樓西北角落,西側一扇窗,北側兩扇窗,此刻窗簾都是拉上的。門邊角落的隔間是浴室;聽綾莎說每一間客房都附有衛浴設備,相當方便;而且每一張床都是雙人床,這種房間確實是只有有錢人家才負擔得起的奢華。

  房裡亮著昏黃的燈。雨夜莊沒有日光燈,到處都是昏黃的小燈,這可能是前任主人的怪異癖好。他並不十分在意。

  好不容易來到這裡,卻碰上晦氣的人事物,令人心中不快。

  當他知道湘亞受綾莎邀約時,心中便萌生來到雨夜莊的念頭;但只有自己自願同行又顯得相當奇怪;當無意中透露這消息給徐秉昱時,他表示可以一起去;另一方面,湘亞欲到雨夜莊之事怎麼可能瞞得過柳芸歆?那控制欲極強的女人當然會反客為主,如影隨形地跟著。

  心中思慕湘亞已久,私下邀她幾次都被委婉拒絕;這次的難得機會,可以與她一同在同一屋簷下住個幾天,運氣好的話還有機會更進一步……

  聽說雨夜莊很大,裡頭有數十個房間,這麼大的話,一定很空曠,而且聽綾莎說,裡頭只住著兩個傭人與他們父女;在這樣的環境下,不論做什麼事都比較不會被打擾……

  這就是他打的如意算盤。

  雖然說雨夜莊在一年前發生過殺人命案,班上許多同學對綾莎投以畏懼的眼光,認為家裡發生過那種事,恐怕心理也會受影響而不正常吧?連帶地也不曾有聽過誰到雨夜莊遊玩。到同學家玩應該是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但就連綾莎的好友,也沒有踏進過雨夜莊一步。對綾莎這女孩而言,可說是很悲哀的一件事。

  但這不重要,也不妨礙到他的計畫;只要能跟湘亞住在同一棟房子,其它都是其次,他才不相信什麼發生過兇案的房子會被詛咒,那跟他沒關係。雖然一位朋友聽到他要去雨夜莊過夜的事後,對他極力警告,說什麼那房子會有「髒東西」,哼!笑話!那傢伙平日就愛研究什麼碟仙筆仙,還常看一些無聊至極的恐怖片,會說出這種不入流的見解也不值得大驚小怪。

  承彥離開門邊,進到浴室裡,洗了把臉,感到清爽許多;接著他坐在床沿,托著腮繼續思考。

  徐秉昱那傢伙,說要與他一起同行,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是給他方便,其實還不是為了自私的目的。連三歲小孩都看得出來,那傢伙分明就是想上柳芸歆那高傲的女人。

  徐秉昱那花花大少,成天只想跟女人上床,到處劈腿,瘋到厚顏無恥的地步;對承彥而言,徐秉昱那種視愛情忠貞為無物、有性無愛的做愛機器,根本是人渣一個。人的心一次只能許配給一個人,這是連智障都能明白的簡單道理;而且性與愛是緊緊相連的,肢體接觸這麼神聖的事,豈是隨便一隻阿貓阿狗就能跟自己分享?非得將第一次獻給自己最鍾愛的人不可。不濫情、絕對忠誠,是他的最高指導原則。愛情豈能抱遊戲心態來看待?

  承彥彎下腰,鬆開背包拉鍊,從裡頭拿出一本簿子;他小心翼翼打開本子,謹慎萬分,一陣興奮一湧而上。

  綠色封皮的筆記本封面交錯著翠綠的樹葉圖案,很有清新暢然的格調;他用顫抖的手指翻開第一頁,無意識吐了一口讚嘆。

  第一頁貼著一張裁剪成心型的照片;他與湘亞一同站在以海為背景的涼亭欄杆前,對著鏡頭展著笑顏;女孩穿著輕便的運動服與球鞋,看起來十分陽光;充滿稚氣的可愛迷人臉龐令照片中的他意亂情迷、臉紅心跳,久久不能自己。

  那是在他們大二升上大三的暑假,班上三五好友一同前往墾丁國家公園出遊時,很幸運搶到機會與湘亞的唯一一張合照。

  拿這張照片來當開場,真是再適合不過。

  他繼續往後翻頁,緩慢、慎重,如臨深淵、如履薄冰,以最虔誠、最神聖的心態以及眼神品嚐、鑑賞眼前的美景。

  筆記本中貼滿照片,主角全數為湘亞;上課中專心聽講的湘亞、校園一角的湘亞、掩著嘴巴優雅地笑著的湘亞、旅行中的湘亞、班上聚會正在吃著東西的湘亞……甚至,連如廁中脫下內褲的湘亞以及避人耳目正在挖鼻孔的湘亞,也都在這龐大的收集行列之中。

  這些照片,有來自同學的網路相簿的,也有來自他花了大量心血偷拍得來的;收集照片的第一天,也就是他見到岳湘亞的第一天……

  那名猶如從童話故事中走出來的女孩,夢幻到無可救藥的女孩……他無法想像世界上存在著長相這麼脫離現實的美女,她的輪廓就如喝醉的藝術家一手創造出來的作品,面容與清純的洋娃娃如出一轍,配上小巧細緻的身形,簡直不是現實世界的產物……

  她太令人著迷了。她令他茶不思飯不想,腦中幻想的唯一主題都環繞著她;她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無一不讓他魂牽夢縈、難以忘懷。只要一閉上雙眼,岳湘亞的影像就彷彿黏著在他視網膜上似地,持續牽動他的心神,支配他的整個世界……

  承彥想起台灣終戰前時期的作家翁鬧,筆下一篇代表作〈天亮前的戀愛故事〉中男主角對女性的描述,完全貼合了他對湘亞的思慕;她是光環加身的女神,他每天睡前一定要對她道晚安,一定要給無形的她來個緊緊的摟抱……

  只有與她結合,他才能「完整」……

  結合。他怦然心動起來。經過這麼多年的思慕想念,他已逐漸滲透入更深層的東西;穿透湘亞那些遮掩她真實形體的布料,那些人類後天用來加深羞恥感的衣物……他更深冀求「真正」的她,必定是完美無暇、吹彈可破、盪漾純香的胴體……

  戀愛的發展有階段性,對他而言,腦中的極端想望經過時間的醞釀,已進展入鑑賞肉體的欲求了;但這絕非是像徐秉昱那種只為滿足動物性需求的不文明下流行徑,而是由專情的純愛自然演變而來的神聖、合理的慾念;不是褻瀆,絕不是……

  曾經私下邀過湘亞,但被拒絕過幾次後他就放棄了。他還記得那失敗的挫折感讓他整整傷心了半年,讓他偷拍的次數變本加厲;經過慢慢地調適後,他決定不打擾對方的心性,一邊等待最佳時間一邊醞釀情感,等愛的火候達到最高潮的狀態,再找機會行動……

  如今,是最佳機會,他也準備了「那個東西」,可以讓他們倆結合……

  絕非褻瀆,他會好好對她的,這天使般的女神。他幫她從惡夢中解脫出來,她怎麼會恨他呢?從柳芸歆的魔掌中解放出來……

  說到柳芸歆這女人,究竟握有湘亞什麼把柄?半年前她們兩人根本沒有來往,但湘亞卻突然變成柳芸歆的跟班──不,僕人;對她唯命是從,不敢吭聲。一定有問題,但連他都調查不出來。

  他不能看自己心愛的人忍受折磨,卻束手無策;所以決定讓她解放,嚐到快樂,她才會離開那跋扈的女人。

  不過像剛才,柳芸歆對湘亞的態度已經讓他忍無可忍,若不是徐秉昱又在場,他可能會先給柳芸歆一頓拳腳,但為了不搞砸事情,必須忍。 

  承彥闔起相片本,放回背包,接著往後一躺。

  想到徐秉昱便覺得不舒服,他們倆不算熟,但也有點來往;徐秉昱這個人,有時跟你很要好,但有時又不留情面,跟你作對,讓他捉摸不出他倆之間的友誼關係。但承彥現在看得比較清楚了,徐秉昱的友誼是奠基在利益上,當你與他利益相衝時,友誼便不存在,如此簡單的道理,他卻時常看不清;有可能是他被徐秉昱那股由吃香長相衍生出來的自信給迷惑了……

  總之,希望那傢伙不要礙事才好,最好是盡量不要與其起衝突,現在的情況下,多一個朋友少一個敵人會對自己計畫進展較有幫助。

  注視著天花板灑下的燈光,承彥感到有點疲累;今天是他開車載他們那群人過來的,在學校集合後,一路往雨夜莊前進;一直到現在他都沒有好好休息。

  距離晚飯時間還有將近一個半小時,他應該要好好檢視一遍他的計畫,不能出錯……

  他站起身,走向窗邊,外頭灰濛濛的一片,什麼也看不清;這時他突然想起等一下要去跟白教授拿的片子。

  那是一部驚悚片,他一向喜歡看融合愛情元素的驚悚片。在那部影片中,男主角愛上一名女孩,卻找不到機會與她深入相處;後來他們三五好友約到一個洞穴探險過夜,男主角爲抓住機會,一時興起封閉了洞穴入口,想永遠跟他心儀的女孩在一起;沒想到這件事被其他同伴發現之後,他們起了嚴重衝突,男主角殺光了其他人,最後自己卻也死於憤怒的心儀女孩之手……整部片瀰漫著詭異、壓迫的氣氛,其中由愛所生出的極端與執著令他深深著迷;在電影院看過那部片後,便一直想收集到VCD;正巧來到雨夜莊聊天時無意中對白教授提起這片子,教授竟說他有那片子,還可以送他,令承彥大為欣喜。

  等會兒就去找白教授去拿片……

  他的視線持續掃射外頭的混沌不明,風雨迷濛中看不清任何物體。

  把自己與所愛的人封閉起來……多麼不顧一切,卻又浪漫的做法啊。

  如果運氣好的話,或許……

  他踱回床邊,從背包的內袋中小心掏出一個裡頭裝滿粉末的透明小瓶子,不自覺地,嘴角慢慢漾出陶醉的笑容。

  光是想像觸碰她嘴唇的那一刻,整個人都快昇華了……

  ──愛你,愛你,愛你愛到無法自拔,實在太愛你了……

  ──再不能得到神聖、莊嚴無比的你,我恐怕就要瘋了。

  ──或者,我早已瘋了……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