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莊謀殺案

林斯諺

第一部  合鳴

第一章 漂泊靈魂群

  2.   2/10,16:00

 

  「你確定這棟房子不曾鬧鬼?綾莎?」

  叼著菸翹著腳坐在矮几上的徐秉昱,兩手交抱胸前,眼神銳利地盯視著她,拋出了這個問題。

  綾莎嘆了口氣,搖搖頭,無力地回答:「我要說多少次?沒有。」

  「你就別再問了吧,這種事值得問那麼多遍嗎?你很沒禮貌耶!」方承彥不耐煩地駁斥,揮了揮手。

下午四點的天色因為風雨而混沌不明,嘆了第二口氣的綾莎,默默地環視了雨夜莊一樓大廳中群集的這一群人,沐浴著略顯昏暗的氛圍,好似被放逐孤島的囚犯們;桌上擺著幾副杯碟,漾著棕色液體。

  「抱歉,我不會再問這個問題了……綾莎,你不會介意吧?」徐秉昱咬著菸,咧嘴問道。

  「只要你別再問。」她看著眼前那整頭金髮、抹了一堆髮雕的男子,心中不禁升起一股厭惡。徐秉昱是出了名的花花大少,愛在女性面前耍帥,成天時間只花在打扮自己與泡妞上﹔聽說他每天早上都要對著鏡子打扮個一小時以上才肯出門,令綾莎感到噁心。不久前這公子哥兒故意甩掉一名痴心的女孩,以證明他的身價,更是為自己惹來一身惡名昭彰。

  「這種風雨……常見嗎?」像是對徐秉昱的無聊感到不屑的樣子,方承彥拿起杯子,啜了口咖啡,問。

  「這是我搬來此處後遇到最激烈的一場,不過待在這裡,應該是很安全,」她邊撥弄著耳際的長髮,邊回答。

  「氣象報告又做出相反預測了,看來以後要反其道而行。」也不管別人領不領會他的幽默,方承彥自顧自地笑了起來。

  綾莎對這男孩沒什麼特別感覺,只覺得他是名五官清秀,看起來有些執著的人﹔眉宇之間似乎總隱藏著些什麼,令人捉摸不透。此刻的他穿著件運動連帽外套,深陷在沙發中,目無焦點。

  「另外那位大小姐和她的僕人怎麼還沒下來?」徐秉昱捻熄了香菸,把它扔進煙灰缸內,重新又點燃一根。

  「不知道,沒看到她們。」方承彥搖搖頭。

  「綾莎,你知道嗎?」

  她重複方承彥的動作。

  「呃……」徐秉昱有些猶豫地看了看坐在另一邊角落的男子,但最後還是開口:「正宇,你呢?」

  穿著黑色夾克、面無表情的張正宇以近乎察覺不到的動作緩緩搖頭,好像漂浮的鬼魂一般。

  綾莎偷眼瞄了張正宇一眼,心中暗自忖度。正宇一向是一道影子,當處在團體內,他不會主動發言也不會有人找他發言,他就像看不見的空氣一樣自然而然被人遺忘,綾莎甚至記不起他的聲音﹔沉默、無形是他的代名詞,他就像謎一般不可解,像黑色顏料一般看不透﹔倒也並非他被人討厭,而是從未有人記得他的存在。

  這麼樣一名與眾人毫無交集的人,為什麼會主動向自己表明想參加這次的聚會?綾莎再怎麼想都想不出個所以然來。張正宇來此不過是多佔了一個位置,他既不會多說一句話,也不會露出任何微笑﹔他有來沒來,基本上都是沒有差別的。

  「喂,你幹嘛那麼在意那名大小姐的行蹤?」方承彥把陶瓷杯放進碟子裡,問道。

  「要你管,你管好你的岳小姐就好,」花花公子以挑釁的口吻回覆。方承彥從沙發中坐立,瞪了他一眼,拳頭緊握。

  「你們兩個!不要這麼胡鬧好不好!」綾莎看不下去了,為什麼男人總喜歡玩這種無聊的遊戲?不過他們兩人平日便常針鋒相對倒是真的,雖然還不曾拳腳相向,但兩人怒目相視的場面也令人看了心驚。

  「抱歉抱歉,」徐秉昱對綾莎露出他自認為瀟灑的笑容,然後吐了個形狀優美的菸圈,再繼續保持他那方微笑。

  「這裡禁菸,我要說多少次?」她開始覺得累了,外頭的轟隆聲再加上眼前兩個男人糾纏的形象,飄蕩在空氣中的污染眩暈了她的心神。

  這時,走廊傳來腳步聲。徐秉昱下巴一抬,雙眼一亮,直勾勾地凝視著客廳的入口,嘴角漾出了笑意。

  柳芸歆高瘦的身影出現,她穿著紅色毛衣與黑色長裙,胸前環一圈銀色的月形項鍊﹔瘦削的臉龐勾勒出冷冷的稜角,眉宇橫陳一股高傲與跋扈﹔一頭短髮配上艷冷的眼神,長相雖不特別美麗突出,卻也算別有一番魅力。

  但綾莎對這女人無甚好感。她厭惡柳芸歆的矯柔造作,厭惡那頤指氣使的蠻橫,以及毫無同情心、同理心的幼稚與滿腹的自私。

  「你們都在啊,我剛剛與小亞在整理行李,」柳芸歆一面說一面踏著走台步的步伐進入客廳,很有自信全場的目光都在她的身上﹔腳上的高級涼鞋敲在地板上的聲音十分響亮,與涼鞋顏色形成強烈對比的是那腳趾上瘋狂冶艷的深紅。

  好一幅火紅的景象!綾莎心想。

  隨著柳芸歆從入口處的退場,一道嬌小的身影泛出,亦步亦趨地跟隨在女王的身後。

  那是岳湘亞。綾莎心中不禁升起同情、對於這同班的女孩的惋惜。岳湘亞小巧精緻的五官與身形讓她看起來就像一具從百貨公司玩具專櫃逃出的洋娃娃﹔一頭長髮在身後紮成馬尾,舉止柔順嬌羞。此刻的她穿著樸素的上裝與長褲,避開眾人的目光,在柳芸歆身邊坐下。

  「你們的房間在哪裡?」徐秉昱用食指與中指夾著菸,帶著意味深遠的微笑問道。

  「三樓,跟你們一樣,」柳芸歆回答的語氣很冰冷,眼神不針對發問者卻射向方承彥﹔後者不自在地挪動沙發中的身子,眼珠骨碌碌盯著岳湘亞。

  洋娃娃低著頭看著地板,不發一語,雙眼十分沉鬱。

  「你們有咖啡,我為什麼沒有?」柳芸歆皺著眉頭瞪視著桌上的杯碟,「小亞,你去幫我拿一杯來?」

  「要、要去哪邊拿?」岳湘亞的聲音細碎無力,但態度卻必恭必敬。

  「這麼簡單的問題也要問我?你這個白……」

  「我去幫你弄一杯來,」綾莎站起身,感到大腿發僵,「用不著發這麼大的脾氣,」她刻意眼神顯得冰冷,希望能刺痛那傲慢的女人﹔但柳芸歆只是以同樣冰冷的目光回敬,補上一句:「那就麻煩你了,大小姐。」

  綾莎頭也不回地走出客廳,心頭作嘔﹔如果能像男人一樣,直接賞那怪物一拳,那該有多好!

  她朝廚房的方向走去,招呼裡頭一名皮膚黝黑、雙眼明亮、留著一頭捲髮的女孩,要她再泡一杯熱咖啡。

  「我自己拿去就好,」綾莎說,「你先去忙別的事。」

  女傭乖巧地點頭,便再退入廚房內。

  那是白家聘請的印傭,名叫辛蒂,十分乖巧聽話,從來不抱怨﹔看到辛蒂讓綾莎想到順從的湘亞,但她們兩人是如此地不同!辛蒂是任勞任怨地工作,用心十足,甚至還會一邊哼著印尼歌謠一邊洗菜,就算心情上有不如意,也會隱瞞著不讓雇主知情﹔但屈服在柳芸歆身邊的湘亞,不但心不在焉、精神渙散,還一臉愁鬱,常做錯事被挨罵。她倆的奉獻心是完全不同的。

  端著碟子的綾莎沿著走廊步回客廳,始終不能明白為何那名可愛的女孩要屈身於那名霸道女子的身旁﹔其實這正是所有人都猜不透的謎。

  客廳中,柳芸歆兩手交抱胸前,頭偏向一邊,姿態相當不屑﹔坐在她對面的方承彥把頭偏向另一邊,右手抵在下巴處撫摸﹔岳湘亞仍舊一臉無辜地坐著﹔徐秉昱持續吐著無人欣賞的菸圈,持續微笑。

  怎麼會這樣?這一團亂的局面是綾莎始料未及的﹔當初只邀岳湘亞,但如今……

  綾莎將咖啡放在柳芸歆面前,無力地坐了下來﹔後者看也不看她一眼,連聲謝謝也沒有,便端起碟子拿起杯子猛灌。

  「啊!」喝咖啡的女人雙手一鬆,杯碟一瞬間落下,在地板上發出清脆的裂碎聲,「燙死我了!」柳芸歆一躍而起,想躲避濺出的液體,卻因動作太猛烈,差點被自己的長裙絆倒摔跤﹔同一時間方承彥噗哧一聲,唇間爆出笑意﹔柳芸歆雙眼頓時像點燃的火把,咬牙切齒。

  這時客廳外的走廊突然傳來有人說話的聲音,其中一人,綾莎認得出來,是爸爸,至於另一人……

  「你再笑啊,你這個男人,」柳芸歆炮口朝向方承彥,「你老早就看我不順眼對不對?那好,我們今天就來結清!」

  方承彥臉色一變,也從沙發中站起身,高抬下巴。綾莎發現他們兩人的身高竟然差不多,大概都是一百六十五公分左右。

  「你這個只會欺負人的賤女人,有什麼立場跟我說話?」方承彥眼神冰得可怖,綾莎心中一陣涼,她從來沒看過那種不顧一切、執著的眼神﹔她對自己的同學了解太少了……

  「你……」柳芸歆已經青筋曝露,方承彥卻是聞風不動,嘴巴繼續鼓動:「你只會奴役小亞,只會利用她,其實你根本是妒嫉她的美貌與才華!你那狂妄的自大不過是極度自卑下的產物!」

  「你鬧夠了沒!」

  在柳芸歆尖叫的同時,徐秉昱突然這麼一聲狂吼,方承彥似乎被突如其來的狂暴震懾住,用憤怒兼帶驚愕的眼神注視著花花公子﹔一旁的岳湘亞露出惶恐的面容,不知所措地環視著一觸即發的三人。

  就在綾莎站起身欲開口怒斥這群沒有禮貌的客人時……

  「各位!我來介紹……發生什麼事了?」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綾莎鬆了一口氣,將整個人再度拋進鬆軟的沙發中。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