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色的戀情

陳嘉振 著

3

        「喂!別再演戲了!人是你殺的吧!」對於真相了然於心的我態度丕變,改以冷峻的語氣,不留情地指控兀自浸淫在哀傷氣氛的室友丙,「──是你依據電視新聞上的詳盡報導,仿效『割喉之狼』的殺人手法吧!……嘖!我差點被你精湛的演技給矇騙過去了!」

        「什……什麼?」室友丙的臉色登時轉變為豬肝色,「……你……你在胡說什麼啊?我……我今天人在阿里山,根本……根本就沒待在學校,怎麼……怎麼可能殺害她呢?」

        「是嗎?」我疾言厲色地逼問道:「那你怎麼會知道她死亡的狀態呢?」
        「我……我是看網路上的那張照片才知道的啊!」

        「你說謊!網路上那張照片是在晚上發現屍體後所拍攝下來的,而你行兇的時刻應該是在早上,當然也就是在你行兇的時候,親眼目睹到她死亡的狀態。」

        「你有什麼證據這麼說?」他一反剛才的心虛樣貌,從座位上站起來聲嘶力竭地對我大吼。也就是這一吼,把另外兩名熟睡的室友給吵醒了。

        「憑你剛剛說的話!」我也不甘示弱地吼回去,「你說『今天她偏偏穿著藍色的襯衫,胸前的口袋竟還插著一朵藍色的玫瑰』,可是網路上那張照片裡的她卻是穿著白襯衫,胸前的口袋則是插著白玫瑰。」

        「什麼?」室友丙不曉得殺人罪行已然東窗事發,還保持鎮靜的嘴臉冷笑道:「……可是這又能證明什麼?證明我有色盲嗎?」

        「你還不明白嗎?這個星期文學院裡的所有教室都換上了粉藍色的窗簾,凡是外頭的亮光穿透過粉藍色窗簾所照映到的物體,都會渲染上藍色的光澤。」

        「我推測你將她約到文學院的教室裡,不論是先到教室的她為了避免陽光的照射,因而拉上窗簾;或是你為了避免行兇時被他人撞見,先行將窗簾拉上,教室的窗簾 必定是合攏的。這麼一來,身處在那間教室裡的她,身上的白色襯衫看起來就像是件『藍色』的襯衫,而胸前口袋裡插著的那朵白色玫瑰看起來就像是朵『藍色』玫 瑰──這個突發狀況是不念舊情,痛下殺手的你始料未及的。」

        「然而,你大概是以為自己的罪行算不上完美,所以才會畫蛇添足地在我的面前上演這齣哀悼死者的戲碼,沒想到就在這個緊要關頭上,讓你露出了馬腳。」

        「雖然我沒有你涉案的直接證據,但是為何今天應該在阿里山散心的你,會目擊到早上命案現場的陳屍狀態呢?」

        不等他回應,我逕自做出結論。

        「或許你心裡盤算著:只要警方把注意力專注在『割喉之狼』,那麼有動機的你就不會被懷疑;不過當有人把目光轉移到犯下滔天大罪的你身上,你的處境可就不如你想像中那般安全無虞了。」

        我的推論才一說完,室友丙整個人猶如槁木死灰般地跌坐在椅子上,低頭掩面啜泣,然後喃喃地懺悔自己的罪行。只是室友丙那宛若囈語的自白,我卻一句也聽不進去,此刻我腦海中所浮現的影像,僅僅是那一朵白色的玫瑰而已。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