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色的戀情

陳嘉振 著

2

        後來警方在獲報後十五分鐘趕到現場,並向我們這群發現屍體的同學詢問一些關於她生前的情況:

        ──她的名字是?

        ──你們最後一次見到她是什麼時候?

        ──她有跟誰結怨嗎?

        一名面相醜陋的警官連珠砲似地發問,而我一句也答不出來,只是用呆滯的目光凝望著她那張了無生氣的臉龐,我彷彿看見她在向我哭訴她的不甘與哀怨,也就是因為她的泣訴,讓我暗自下定決心:我絕對要把這名冷血無情的殺人凶手給揪出來。

        ──是「割喉之狼」幹的吧?

        ──八成是吧?行兇手法如出一轍,這已經是嘉義地區第五起割喉命案了。我擔心要是媒體繼續對此加油添醋,恐怕會引起嘉義地區民眾的恐慌也說不定。

        兩名員警的對談,頓時使我備感無力。一個生性殘暴的嗜血殺人魔?這好像是在恐怖片中才會遇到的情節,沒想到竟然就這麼從銀幕搬下,在我的生活裡上演了。

        回到寢室,另一名室友乙殷切地向我詢問關於她的情形,我一開始還覺得奇怪,因為室友乙並未選修翻譯入門那堂課,那他怎麼會得知她遇害的消息呢?

        原來她遇害的消息已經在學校的BBS站上火速流傳開來。流言當中竟有一則令人震怒的消息,那就是有人把她死亡的畫面給拍了下來,並將照片張貼在個人網站上,供網友「瀏覽欣賞」。

        我想,那照片應該是某位選修「翻譯入門」的同學在發現屍體時,用手邊的手機或是數位相機所拍攝下來的吧?

        只是這位同學的舉動很快引來其他網友的口誅筆伐,大家認為這樣惡劣的行徑比狗仔隊都還不如──拍攝死者死時的慘狀,讓死者連死後的尊嚴都被踐踏。

        然而,理應對這消息大肆撻伐的我,卻沒有任何的行動;現在的我除了沮喪之外,已經容不下其它情緒了。我緩緩地闔上雙眼,往床上一倒,希望這一覺能讓我從夢中醒過來,讓我明白今天晚上發生的一切只是一場夢而已……

        半小時的昏睡後醒來,看見我的第三位室友丙坐在書桌前打著電腦,室友丙今天沒有上課,他說他最近心情很差,所以想到阿里山去閒逛散心,看樣子他剛從那邊回來。

        我不知道該不該跟室友丙說她遇害的消息,因為死去的她曾是室友丙的前女友,即便是分手了,但是聽見前女友遇害的消息,心裡總不好受吧?

        正當我猶豫是否要提這件事時,室友丙卻主動開口說道:「我在網路上看到她遇害的消息了,是『割喉之狼』吧?」

        「是……是啊!」室友丙的話讓我反應不過來,一時之間我有點詞窮,「……真沒想到這種事會發生在她身上。」

        「難道冥冥之中,自有定數?……她平日最迷的星座運勢竟精準地預測出降臨在她身上的厄運……你知道巨蟹座本週的星座運勢是怎麼說的嗎?──本週的忌諱是一 切藍色的物品,而今天她偏偏穿著藍色的襯衫,胸前的口袋還插著一朵藍色的玫瑰……沒想到報章雜誌的星座預測竟一語成讖……」說這話時,室友丙淚眼迷濛,整 個人猶如失了神似地訴說著關於她生前的點點滴滴。

        室友丙自顧自地持續說了三分鐘,彷彿是想藉著印象中的回憶來哀悼死去的她。雖然室友丙強顏歡笑,故作鎮定,但是他方才的那段話語卻真誠流露出他的悲痛、他的憤慨、他的……

        等等!方才有幾句話語不斷地在我的耳畔繚繞盤旋,是什麼呢?是哪裡不對勁呢?……星座?──不是!……藍色!──對了!就是這個!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