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色的戀情

陳嘉振 著

1

        我怎麼樣也不能相信「謀殺案」這檔事會發生在我的人生裡,更無法相信被害者竟是我暗戀許久的她……

        晚上六點半,我和室友甲一同到文學院的教室去上「翻譯入門」這堂課。今天從早上到下午全部滿堂,照往例來說,我向來在這個時刻應該是處於哈欠連連、無精打采的狀態才對,但是現在的我卻是喜上眉梢,樂不可支,一點也不會感到疲憊。

        「今天你心情好像挺不錯的耶!有什麼喜事嗎?」室友甲表情促狹地問道。

        「沒什麼啦!」我滿臉笑意地回應。

        「少來!看你笑得臉都快抽筋了,還說沒什麼!」

        「真的啦!如果有什麼喜訊,我一定第一個告訴你,好嗎?」

        「不講就拉倒……這麼愛賣關子……」室友甲見我守口如瓶,便自討沒趣地換了個話題,「……對了!你知道畢業公演經費的事嗎?」

        「怎麼?校方打算全額負擔嗎?」我略帶嘲諷地問道。其實不用想也知道,歷年來畢業公演的經費大多是由學生自行籌措,學校怎麼可能如此大方。

        「想得美!還不是要我們這些窮學生厚著臉皮到各個店家拉贊助……不過,我不滿的是,系上有經費把每間教室的老舊墨綠色窗簾,換成全新的粉藍色窗簾,卻沒錢資助畢業公演……」室友甲對此嗤之以鼻,「……說什麼會提升上課的效率,我看啊!只會讓學生沾染上憂鬱的氣息罷了。」

        「不管會造成什麼效果,對你都沒有太大的影響啦!」我刻意挖苦室友甲,「……反正你一個學期到教室上課的次數也沒幾次。」

        「你是在說你吧!哈……」

        一陣笑鬧過後,我和室友甲到了上課的教室,只是一群同學擠在外頭,沒有進去。聽幾位先來的同學說門被上了鎖,而老師已派人去拿鑰匙了。過了一會兒,負責拿 鑰匙的同學急忙地跑來開門,並把電燈打開,耀眼的光芒瞬時驅逐了整間教室的漆黑,也讓教室內一個怵目驚心的景象清晰地映入每個同學的眼簾––––我思慕許 久的她坐在一張課桌椅上,她的美貌依舊,只是臉色變得慘白,而細嫩的粉頸有一道血痕,淡褐色的血液肆無忌憚地黏附在上頭;身上潔白的襯衫亦被乾燥的血漬給 玷污了。

        然而,最讓我觸景傷情的一幕,是她別在胸前的一朵白玫瑰──蒼白的花瓣上灑落著幾滴如鐵銹般的血污,整朵花已經凋零枯萎,不似今天早晨時緊握在我手上那般潔白明亮。

        那朵白玫瑰是今天早上盛裝打扮的我,站在女生宿舍前親手交給她的。當時她彷彿是被這個突如其來的驚喜給嚇了一跳,她先是遲疑了一下子,才接過我手中的玫瑰;至今我腦中依稀還記得,她以靦腆的微笑對我說:「謝謝!」

        那時,我整個人幾乎陶醉了,陶醉在她那嬌羞的神態裡。為了讓場面不致於僵化,我決定見好就收,只丟下一句「我晚上九點再打電話給妳」,就離開了。

        沒想到我慎重的決定竟造成我終生的遺憾──我和她自此天人永隔。我頓時感受到人生無常多變的命運──早上宛若置身天堂,現在卻霎時墜入地獄。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