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酒或檳榔

秀霖 著

5

父親的喪禮中,許多許久未見的叔叔、伯伯們又再次出現,其中那些當初借錢不還的失蹤人口,現在也一個個現身了。

也許父親生前還是工廠經理時,事業還算有成,一些政治人物也到場哀悼,儘管表情悲傷,但我真的感受不到他們的誠懇。

幾天前的第四起檳榔西施命案,警方判定為模仿殺人,目前仍深入追捕嫌犯當中。然而徐培祥的命案,則發生了重大轉變。

在機緣巧合下,苗栗警方無意間發現一台車頭毀損嚴重的黑色轎車,經過各種比對之下,發現就是殺害佩棻姊的肇事車輛。車主坦承案發那晚由於酒醉駕車,撞死了路旁的行人,事後過於慌張,所以趕緊逃離現場。殺害佩棻姊的兇手總算找到,但卻牽扯出另一個問題。

黃偉安與劉冠昇當初宣稱徐培祥說他是殺害佩棻姊的兇手,然而肇事車主的出現,也讓他們的証詞出現破綻。後來兩人發生細故,黃偉安直接主動向警方投案,坦承殺害徐培祥的其實是他們兩人。當初他們回去確認徐培祥傷勢,發現他只是暫時昏迷過去,兩人原本就對徐培祥的欺壓非常不滿,於是心生一計,直接對他下了毒手,再串供證詞嫁禍給鄭大哥。事情出乎他們的意料之外,由於鄭大哥當初以為昏迷的徐培祥已經身亡,之後還重回現場將他的遺體運送到其他地方棄置,讓黃偉安與劉冠昇的計畫更為完美。然而進行實在過於順利,連最後鄭大哥都真的以為自己是兇手,因而帶罪自殺。也因為如此,劉冠昇變得相當自滿,為使事件更為完美,畫蛇添足捏造徐培祥是殺害佩棻姊的兇手,才會因此惹上殺身之禍。

事情並未因此結束,由於發現鄭大哥並非殺害徐培祥的兇手,對於他是「檳榔西施殺人魔」的偵查報告,也讓人開始產生質疑。經過其他小組的調查,發現當初的專案小組因為承受不了上級長官的無理壓力,有人因而作出了兇刀的偽證,好讓這件案子能夠順利偵查完結。這下子不但做假的員警,甚至連警局局長下台的聲浪也充斥整個社會版面。

然而那些當初對員警們提出無理要求的政治人物和行政長官真的就沒有任何責任嗎?為了作秀與曝光,憑著自己的言論免責權,不斷對基層提出強人所難的要求,那些跋扈的嘴臉,到現在都還令人印象深刻。為什麼他們現在反而都在媒體面前發表「落井下石」的抨擊言論?

在社會壓力下,「檳榔西施殺人魔」的案子展開重新調查,也還了鄭大哥一個清白,但我卻很明白,這個殺人魔不會再出來作案了。

到頭來我還是遵照了父親的指示,公佈他另外一份遺書,說明由於長期失業不得志因而尋短,關於「檳榔西施殺人魔」的這個秘密,將長存於我的心中,也將是我一輩子陰霾。或許有一天警方還是會找上門來,這一切應該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在這之前與其提心吊膽度過每一天,還不如走一步算一步「得過且過」下去。

父親好面子的個性,我非常清楚。即使父親死後,應該也希望能夠保有良好的名聲吧?這算是我所能盡得最後一份孝心嗎?

說得這麼好聽,其實不過是自己的恐懼使然罷了。以往總是告誡自己不要在意世人的眼光,要好好地做自己。然而父親的死和他留下的殺人犯爛攤,卻讓我從這種天真的想法中驚醒過來。我不敢面對成為殺人犯家屬所會受到的歧視,我確實不是個具備這種勇氣的人。就算世人只是針對父親的罪行加以批評,但身為女兒的我,怎麼可能不因此感到心痛,更何況一般人都會在無意間存有「『恨』屋及烏」的心態,想要免於抨擊更是何等困難。

「人言可畏」,任何人的批評,對每一個承受者的傷害,儘管是多麼無心,當事人聽起來一定都會格外沉痛。更何況這個社會為了突顯自己存在感的毒舌批評者真的太多,即使不斷告誡自己不要在意,但這種壓抑又能持續多久?大家真的都不能夠多體諒、多尊重他人嗎?

對於未來,我真的愈來愈迷茫。原本就沒有家人的支持,但在這條路上,此刻我感到更為孤獨。我的想法是否過於單純?成人們勾心鬥角的世界又是什麼樣子?為什麼一些在我們家窮愁潦倒後就不再來往的親戚朋友,現在卻一直在父親靈前不停讚美他生前的好?

我才十八歲而已,可不可以不要面對這些事情,像其他小孩一樣過著平平凡凡的生活?我所不了解的事情真的太多太多!我內心是多麼渴望像個任性的小孩一樣不需要面對這些不該出現在青少年身上的煩惱!

在父親的靈前,我緩緩地從塑膠袋中拿出祭品。

父親的世界,是我不了解的另一個世界。我也很想做一個乖巧的女兒,但很無奈我們之間的代溝總是愈來愈深。這世界的善與惡,都是代代相傳下來的價值與道德,真的不會隨著時空的不同而有改變嗎?

我有自己的夢想想去實現,而且到現在為止,我還是覺得那些錢都是正正當當憑著自己勞力辛苦賺來的,沒什麼值得羞愧的地方。

天空滿佈烏雲,氣氛肅穆地讓人喘不過氣。

一包長壽香煙、一瓶台灣啤酒和一顆包葉檳榔,我把這三樣東西依序輕放在供桌上。即使父親生前對我的職業存有很大的偏見,但我還是希望他能夠藉著這最後的機會了解我的想法。

爸,你真的不了解我,就像我也不了解你在家庭以外的過去和你的想法。但就我而言,對於我不夠熟悉的環境,我會選擇不去批評,而是嘗試懷著不同的胸襟去了解。或許我的想法真的過於天真,但到最後一刻我還是希望你能了解我的孤單與無奈。

抬頭仰望天空,視線逐漸模糊。模糊之中還是可以透過餘光瞥見許多西裝筆挺的政商人物,對於我這個舉動頻頻搖頭嘆氣。

這就是標準的世俗眼光吧!我就是大家認為不成材的檳榔西施,受不了金錢與物欲的誘惑,沒有夢想只知道放縱。而父親真是不幸竟然會有我這種女兒,就連到了父親靈堂前,還是拿出這些見不得人的東西前來祭祀,真是何等的家門不幸!

儘管受到委屈,我還是只能感嘆:

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們,你們真的知道「煙、酒和檳榔」對我們這些人的意義嗎?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