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鴨‧斷指‧手足情

張苡蔚 著

4

丟垃圾時間,算是這條街上最熱鬧的時候。此時陳吉祥的店裡坐了好幾桌正在用晚餐的客人。

垃圾車播放的音樂響在街頭,但垃圾車一直都沒有前進的跡象。一般來說,垃圾車會開進這條街中間的位置好同時方便街頭和街尾要丟垃圾的人。

陳吉祥在招呼客人的空檔已將一包垃圾和廚餘桶移至店門口靠防火巷的角落放置,當垃圾車進來後,他便可以馬上將垃圾拿去丟。

幾分鐘過去,垃圾車卻還沒開進來。

「又進不來了……」朝街頭張望,陳吉祥大概瞭解了狀況。這條街只有兩線道,有時不良駕駛並排停車便會阻擋車身較寬大的垃圾車行進。這狀況好幾次了,垃圾車只得停在街頭路口處。

「老闆!買單!」

「來了!」

生意好,陳吉祥無暇顧得一向潔白的廚師制服,料理及收拾時幾滴肉汁染上斑斑點點。收拾一桌後,一轉身,他看見幾個客人進店來。

再不去丟垃圾,今天就沒得丟了……碗盤先放在水槽裡,陳吉祥在料理台前等待客人點餐。瞥眼,他看著蓋著蓋的廚餘桶,思索該如何是好。

「陳老闆!您好!」張小娟經過店前。

「妳好啊!丟垃圾啊!」他瞧見她手裡一包垃圾。

「是啊!」她看見陳吉祥店門角落的垃圾,「陳老闆您沒空,我幫您拿過去!」她自動地拎起垃圾袋和廚餘桶。

「沒關係啦!怎麼好意思……」

「不會啦!」張小娟一拎起垃圾便往前走。

「老闆,我們要一個燒鴨飯、兩個三寶飯。」

他才想追出去,客人下菜單了。

「好,裡面隨便坐。」

料理著,他心神不寧起來。

幾桌客人陸續用完餐,收拾後,他才有點時間閒站著。

街上已安靜下來,垃圾車的音樂也沒了。他望著外頭。

店門靠防火巷的角落,廚餘桶安安靜靜地站在那兒,像他剛放在那兒時一個樣。不同的是,那包垃圾不在那兒了。

他走過去,掀起廚餘桶的蓋。裡頭只剩幾條乾枯的菜渣和漬痕黏在桶子內壁。

「老闆,結帳!」

「來了!」

來不及尋找張小娟,陳吉祥又有得忙。

忙就這麼一陣,吃飯時間一過,店裡和街上一樣,沒人了。只有水槽內滿滿待洗的碗盤可以證明這裡曾坐滿了人。

熄滅招牌燈,要開始打掃,陳吉祥的老腰突然不聽使喚,彎身時疼痛起來。

「陳老闆,您打烊啦!」張小娟出現在門口。

「是啊……」扶著腰,他一臉痛苦。

「您怎麼啦!」張小娟緊張地跑向他身邊,放下手上提著的購物袋。

「沒什麼,好像閃了腰……」

「您坐著!」她扶他坐下,接過他手上的抹布。「我來幫您!」

「不要!不要!怎麼好意思啊!」

「沒關係啦!」

張小娟俐落地將一張張桌子擦拭乾淨。不想給人添麻煩,腰疼得很,陳吉祥只得由著她。

「今天麻煩妳兩次,真不好意思……」

「看您生意好,丟完垃圾沒向您打招呼,怕打擾您,就把廚餘桶放門口邊。」

張小娟收拾好桌子,接著洗起碗盤來。

洗碗盤這工作,陳吉祥很不喜歡,他曾想過讓內用的客人和外帶的客人一樣使用免洗餐具,但成本就會多了。一個客人進來最少一個盤子得洗,大部分的客人都會倒一碗附湯,又多了一個碗。筷子是因為衛生的關係早都換了免洗竹筷,不然要洗的東西可多了。

年輕人手腳快……揉著自己疼痛的腰,陳吉祥不免思及自己的年紀。腰痛不是第一回,也不止腰,他常這裡痛、那裡酸的。老了,要服老啊。

「陳老闆啊,您店生意好,您就一個人,雜事那麼多,您忙得過來嗎?」張小娟邊洗碗盤。

請人,一直是個想法,陳吉祥沒真實際找過人。生意好,不是每天,但這一行是真累人。

他的心思轉來轉去。「小姐妳找到工作沒?」

「沒啊,我看得回鄉下才有些粗重工作會雇用我吧……」她搖著頭,手裡最後一個髒穢的盤子在水下沖洗著,無奈的語調和在水流聲裡。「我學歷不高,人又笨……」

「別這麼說,妳有興趣來我這兒……」

「您要請我!真的嗎!」猛一個轉身,張小娟濕漉漉的雙手上水滴飛濺起。

「呵呵,先不要那麼高興。」見她喜出望外的神情,他也笑開來。「我這兒薪水低啊,要做的事又多,怕妳不滿意啊。」

「不會!不會!」張小娟雙手在身上的衣料上胡亂抹著,「我只求有個工作,夠生活就好了!在您這兒又可以學料理,我很願意的!」

「好啊、好啊!」似乎是找著個勤快又老實的伙計,陳吉祥的腰一下子好多了。

「我這兒是供吃的,住嘛……樓上還有房間,但妳一個女孩,怕妳不習慣跟我這老頭一塊……」

「不會!不會!」張小娟揮動她那雙半乾還濕的雙手。「能再省下房租,那太棒了!這樣我可以多寄點錢給家裡!真謝謝您了!陳老闆!接下來還要做什麼?」

她如此進入狀況,他也只能指導她該收拾的地方和方法。

「吃過沒?」該收拾的都收拾後,陳吉祥問道。

「還沒。」

「妳既然是我的伙計,也開始做事了,一塊吃晚飯吧,不過我這兒就賣的那些東西,沒什麼可選的。」

「那很多了呢!」張小娟開心地笑著。「剛好我買了飲料,和老闆您一塊喝吧。有杯子嗎?」

「那裡。」陳吉祥指向小湯鍋旁的牆上,然後起身到料理台前。「妳要吃什麼肉?」

「我最近腸胃不舒服,我吃點菜就行了。」張小娟站在紙杯架前。

陳吉祥拿了個盤子,放上幾塊臘腸和鵝肝,再夾幾樣配菜、盛了兩碗白飯。

張小娟將購物袋裡的飲料拿出,開瓶,然後倒進擺在小桌上的兩個紙杯裡。

挑了張桌子,陳吉祥將飯菜放在上頭,張小娟將兩杯飲料拿來,一杯放陳吉祥面前,一杯放自己面前。

「要喝湯嗎?自己去倒,不用客氣。」陳吉祥提醒她。

「好。老闆您要嗎?」

「不用了,我不太喝湯的。」

張小娟端了一碗湯過來,坐在陳吉祥對面。

「吃吧。」

「謝謝老闆!」

張小娟先喝口湯,鮮味在嘴裡打轉,潤開了食慾。「真好喝!」

陳吉祥笑了出來。「好喝,就多喝點!」

太好了!我終於混到陳老闆身邊!早準備好今天的計畫,他打烊後假裝經過打招呼,早先有替他丟垃圾這事,之後請他喝飲料的舉動就比較沒那麼突兀。老天爺也幫我呢,正好他腰痛,獻個殷勤便讓他雇用成為他的伙計。在杯子裡下了點東西,他吃著吃著便想睡了。像上次那樣,我從隔壁上到頂樓,想從頂樓下來,但頂樓的鐵門打不開,他應該又加強保全了,那……他就是已經發現曾有人從那裡進入他的屋子。他真是個多疑又小心的人!如果我證明他殺了李路,我一定要為李路報仇!李路……雖然他好賭、雖然他愛喝,他是個好人。他對外婆那樣孝順,他說過,沒有父母沒關係,他有外婆就好了。他久沒消息,外婆一定很想念他。我也是啊。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