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之神

陳嘉振 著

8

    此時畫面又轉回到三個月後的比賽會場。唐牛的額頭上同樣也冒出一道冷汗。
 
    這個時候,評審克麗斯娣正在巡視各個作家的寫作情形,第一位是一名年輕作家,這名作家見評審克麗斯娣經過,連忙轉起手中的筆。
 
克麗斯娣(表情冷酷):OUT,出局。
 
年輕作家(手中的筆差點掉了下來,一臉驚愕地問道):我出局?
 
克麗斯娣(一本正經):
現在是在選推理之神,不是在選馬戲團的小丑。推理之神除了小說要寫得好,台型也很重要。憑你也想做推理之神?(提高音量大喊)沒那麼容易––––
 
    此時畫面又轉回到三個月前的「謀殺專賣店」。史蒂芬周為了要逃離這個鬼地方,於是趁半夜摸黑溜出「謀殺專賣店」。
 
    就在他偷偷摸摸地踮腳走出大門之際,燈光乍然亮起,而史蒂芬周後的哪堵牆上冒出了十道黑影。
 
    因為這場面來得太過突然,所以史蒂芬周嚇得倒在地上。
 
史蒂芬周(不敢置信):……十個小黑人(作者註:Ten Little Niggers)!?
 
十個小黑人(齊聲大喊):沒錯!十個小黑人!喝!
 
黑人老大:得罪了店長,你還想逃走。
 
    說完,十個小黑人衝上前去將史蒂芬周狠狠地揍了一頓。
 
    五分鐘後,十個小黑人把昏迷不醒的史蒂芬周一路拖回「謀殺專賣店」裡。
 
    畫面又跳回比賽會場。而評審克麗斯娣正對著一名愁眉深鎖的作家咆哮。
 
克麗斯娣:
OUT!瞧你這副德性,難不成小說裡的死者是你老爸?……愁眉苦臉的,回家寫遺書去吧!
 
    克麗斯娣剔除了這名參賽者的資格之後,原先生氣的神色馬上大變,轉為愉悅快活的心情,在會場正中央跳起辣妹鋼管舞。在場大部份的作家都由於評審脫序的舉止感到錯愕,因而停下手中的筆,看著這令人目瞪口呆的一幕。
 
克麗斯娣(停止所有舉動,對著分心的作家大喊):OUT!全部出局!
 
作家們(聞言大驚):啊!
 
克麗斯娣:
我只不過做了這些動作,你們就全愣在那邊,成何體統?一點集中力都沒有,真是太叫我失望了!
 
主持人(給予評審忠告):
我要提醒你,要是再踢人出局,恐怕就沒有人可以參加比賽了。
 
克麗斯娣:
這個我心裡有數。由頭到尾,全神貫注,氣定神閒,正眼都沒有看過我一眼(指向唐周二人)……只有他們兩個人有資格。
 
    會場的另一頭,唐牛和史蒂芬周仍是一動不動地對峙著。
 
史蒂芬周:為什麼要殺人?
 
唐牛:你教我的。因為我喜歡。
 
史蒂芬周(懊悔的神色閃過眉際):我奉勸你有朝一日能走出罪惡的密室。
 
唐牛(嗤之以鼻地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密室就是密室囉!不過我寫的是「密室殺人」。
 
史蒂芬周(故作訝異狀):怎麼這麼巧?我寫的也是「密室殺人」。
 
唐牛(不屑地):
省省吧!別以為染了白頭髮,穿上古裝,就真有兩下子了。(運氣將外衣震碎)我也是啊!想坐推理之神的位子,下輩子吧!
 
    兩人開始動筆寫作。
 
唐牛:神來之筆。
 
史蒂芬周:生花妙筆。
 
克麗斯娣(驚為天人):好筆法。
 
    兩人很快將小說完成了一半。
 
唐牛(往史蒂芬周瞧去,一看大驚):這麼快!
 
    唐牛在驚愕之餘,連忙開始寫作小說的下半部。
 
唐牛:舞文弄墨。
 
史蒂芬周:筆翰如流。
 
克麗斯娣(嘆為觀止):啊!寫得好啊!
 
    就在兩人奮筆疾書了好一陣子之後,唐牛忽然停下手中的筆,向主持人投訴。
 
唐牛:抗議!我做什麼他就做什麼!
 
主持人:不會吧?
 
    唐牛向史蒂芬周作了個鬼臉,而史蒂芬周也依樣畫葫蘆地回敬唐牛一個鬼臉。
 
唐牛(忿忿不平地轉向主持人):哪!你看到啦!
 
    主持人轉向徵詢評審克麗斯娣的意見。
 
克麗斯娣(覺得唐牛大驚小怪):
唉!比賽不就是這個樣子嗎?就像跑步游泳那樣,還不就是你做什麼,他也做什麼嗎?……抗議無效!
 
    眼見抗議被駁回,唐牛又趕緊動筆寫作。就在他寫到最後一頁的時候,他拿起桌上的硯台,將裡頭的墨汁朝史蒂芬周潑去。
 
    只見史蒂芬周拿起他桌上的硯台,把飛濺而來的墨汁接下,然後再用毛筆沾染裡頭的墨汁繼續寫作。
 
史蒂芬周:多謝!
 
    等到史蒂芬周寫到最後一頁時,亦像唐牛方才一樣,把硯台裡剩餘的墨汁,向唐牛潑去;但是不同於唐牛的是––––史蒂芬周將墨汁以拋物線的型態拋向空中。故同樣拿起硯台阻擋的唐牛,被從正上方落下的墨汁給淋得全身髒兮兮的。
 
唐牛(勃然大怒):混帳!
 
    唐牛憤怒地往桌面上一拍,桌上的數十支筆應聲飛起,而唐牛一個旋風腿就將所有的筆踢向史蒂芬周。
 
    但是史蒂芬周早有防備,他眼明手快地把所有迎面襲來的筆給接住。但是他的十指間幾乎都夾滿了筆。
 
唐牛(冷笑):看你還有沒有手接筆。
 
    唐牛又朝史蒂芬周奮力丟出一支筆,只見史蒂芬周倏地一個轉身,以「倒掛金勾」的方式將唐牛丟來的筆給踢回去。
 
    唐牛見筆被踢回來,連忙側身躲避,但是那支筆卻不偏不倚地落在吳孟達的胸前。
 
吳孟達(放聲大叫):啊––––
 
吳孟達的姪子:叔叔,這筆上套著筆蓋。
 
吳孟達(鬆了口氣):套著筆蓋?(不屑地撥掉身上的筆)––––ㄘㄟˇ––––
 
    唐牛見史蒂芬周的武功一日千里、大為精進,遂大感震驚。
 
唐牛:你真的去了「台灣推理研究所」?
 
史蒂芬周:
少來啦!「台灣推理研究所」就是「謀殺專賣店」的書房。而你就是從「謀殺專賣店」書房裡偷走藏書的叛徒。
 
    畫面轉到兩個月前的「謀殺專賣店」,而史蒂芬周在店員的領導下,走進書房裡。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