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之神

陳嘉振 著

4

    史蒂芬周所經營的推理書店「米思崔」的第五十間分店即將開張,這家店恰好開在生意夥伴吳孟達所經營的推理書店「剋萊陰」的對面。而在剪綵典禮上,史蒂芬周輕聲細語地對著他的部屬耳提面命。
 
史蒂芬周(壓低音量):
佈局要多簡單有多簡單,被害者的死狀要多慘有多慘––––讀者才會被當中的氣氛給吸引住……動機要多老套有多老套,場面有多煽情就有多煽情––––讀者看完一本才會買下一本……你是不是第一次寫推理小說啊?還要我教。
 
    那名部屬唯唯諾諾地答應,而史蒂芬周在吩咐完相關事宜後,就恢復平日笑容可掬的神態,在眾人面前完成剪綵。
 
    在一名「長相斯文」的女學生獻完花之後,史蒂芬周開始進行他的「新書發表會」。會場裡擠滿了與會的貴賓、記者和推理迷。而唐牛捧著一尊福爾摩斯的雕像到台上。
 
唐牛:現在可以把福爾摩斯的雕像擺上去了。
 
史蒂芬周:
現在呢,我趁還有一點點時間,想跟大家介紹一下「米思崔」書店目前正在大力促銷的《魔術列車殺人事件》。孔子和耶穌都說過:「模仿是進步的原動力!」所以我特別選定了島田莊司的《異想天開》為仿效的藍本,再加上個人別出心裁的巧思,寫成了這部仿作。而每本書只賣一百九十九塊九毛九,連兩百塊都不到––––ㄎㄜˋ––––隨書再送你印花一個,只要集滿五個印花,再加上一百九十九塊九毛九,就可以換到【紳士刑警】的正版VCD。這齣推理劇因為有我推理之神的強力背書,所以對於新進作家寫作推理小說有妙不可言的指導功效!
 
唐牛:再參考DISCOVERY的【重案夜現場】更是如虎添翼!
 
    此話一出,全場頓時哄堂大笑。
 
唐牛:不如請推理之神為大家示範一下寫作這本推理小說的步驟經過吧!
 
史蒂芬周:獻醜是免不了的,但是做得不好就請大家不要見笑。
 
唐牛:要是做不好你還叫什麼推理之神呢!
 
    史蒂芬周瞪了唐牛一眼,那眼光像是在告訴他「你話太多了」。
 
唐牛(話鋒一轉,向在場的所有人說道):好啊!好啊!大家鼓掌啊!
 
史蒂芬周:首先,將場景設定在馳騁於大雪紛飛夜裡的一條魔術列車中……
 
唐牛:就是火車囉!
 
史蒂芬周(糾正道):
是一條蕩氣迴腸的魔術列車!(用手背拍了拍唐牛的臉頰)怎麼?看到火車頭聯想到自己的長相是嗎?
 
    此言一出,又是一陣哄堂大笑。
 
史蒂芬周:然後是一樁血腥駭人的命案發生在火車內一處完全密閉的空間……
 
唐牛:也就是密室。
 
史蒂芬周(再次糾正道):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密室!
 
唐牛(以挑釁的口吻反駁):密室就密室囉!
 
    史蒂芬周覺得唐牛跟平常有點不同––––他今天散發著驕傲逼人的氣勢––––頓時給他一種錯覺:彷彿唐牛那張臉開始扭曲變形。
 
史蒂芬周(回過神來):……接著再搭配上一套令人目眩神迷的魔術……
 
唐牛(再一次不客氣地打斷):
也就是魔術(史蒂芬周還來不及阻止他,他又繼續說下去)––––火車、密室、魔術……啊有沒有魔術師啊?
 
史蒂芬周(怏怏不樂):
哎,你這人真是多事,這邊不需要你,出去幫忙招呼客人。
 
    說完就把唐牛推到一旁,然後繼續他剛才的解說。
 
史蒂芬周:當然更少不了一位絕頂聰明的魔術師,來表演這場犯罪魔術秀……
 
    唐牛突然從旁邊衝出來。
 
唐牛:最後就一家團聚成為一本鸚鵡學舌、拾人牙慧的仿作了。
 
史蒂芬周(一臉錯愕):哎!哎!哎!
 
唐牛:這本仿作賣一百九十九塊九毛九會不會太過分了一點呢?
 
史蒂芬周(不知該說什麼):哎!哎!哎!
 
唐牛(語氣突然轉為和緩):
……不過,肯動筆寫一本仿作也是需要相當大的勇氣……因為有前人的壓力在。
 
史蒂芬周(轉憂為喜):對啊!所以這個意義就在這裡!
 
唐牛(猝不及防地翻開桌上的小說):
那就讓我來評鑑一下你的仿作!……氣氛的懸疑性比不上原作《異想天開》––––失敗!……火車上的屍體在爾後沒有下文––––失敗!……後來的兩起命案與一開始的魔術列車命案一丁點兒關聯都沒有––––失敗中的失敗!……最糟糕的就是這個場景了(拿起桌上的小說,對著史蒂芬周大吼),連改都沒有改,還是在火車上!你有沒有搞錯啊?
 
史蒂芬周(怫然不悅):
到底我是推理之神,還是你是推理之神?下去補個妝再上來吧!
 
唐牛(對史蒂芬周生氣的神色視若無睹):你這樣剽竊別人的創意有沒有良心啊?
 
史蒂芬周(大為震怒):保安!
 
    只見吳孟達伸手擋住兩名保安將他們推了回去。而史蒂芬周不敢相信他眼前所見。
 
唐牛(拿起桌上的【紳士刑警】VCD):
這VCD是盜拷的啊!我每天用燒錄機都能燒出一大堆,你居然敢拿它來替你的小說促銷?你這樣騙讀者我實在看不過去!我不會再幫你做這種事的!你這樣算什麼推理之神啊!你會不會寫小說啊?你會不會推理啊?
 
    史蒂芬周面對唐牛的連番開砲,有些招架不住,於是他打算先行離開現場。
 
史蒂芬周(向工作人員耳語):你擋住,我走先。
 
工作人員(不讓史蒂芬周離開):人家在問你問題呢!你先回答人家!
 
史蒂芬周(氣憤地揪起那名工作人員的衣領):你說什麼?
 
    那名工作人員絲毫不畏懼史蒂芬周言詞上的威嚇,用力推開他捉住衣領的手。
 
史蒂芬周(豎起大拇指):好!有種!
 
唐牛(仍在叫囂):你根本就沒有資格叫做推理之神!
 
史蒂芬周(走向唐牛,湊近他的耳邊):
我不會在這裡跟你一般見識的,你省省力氣吧!
 
唐牛:你連在BBS上發表言論的資格都沒有!
 
史蒂芬周(豁出去了):
對不起,你已經不是本集團的人了,你再這樣大呼小叫我就叫警察!你沒有資格在我面前說這種話,我才是推理之神!你就連給我提鞋都不夠資格啊!臭小子!……想整我是嗎?來啊!來啊!我不怕你的!……你信不信我殺了你全家!
 
唐牛(不為所動):你嚇唬我沒有用的!
 
    會場上所有記者手中相機的鎂光燈不停閃爍,試圖捕捉下這氣氛火爆的場景。
 
史蒂芬周(轉向嚇阻記者):有人在這裡搗亂,不准拍照!
 
唐牛:有種就拿起筆,告訴大家你會寫推理啊,笨蛋!
 
史蒂芬周(大為光火):我不會!?
 
    被唐牛一激,史蒂芬周忿忿不平地走近桌邊,拿起桌上的一支筆。說時遲,那時快,唐牛冷不防地自腰際抽出他預藏好的筆,倏然往前一揮。說也奇怪,原本應是柔軟的筆鋒此時卻猶若一把尖銳的利刃般,在史蒂芬周握住筆的右手掌上畫出一道血痕。
 
    史蒂芬周受到這遽來的突襲,手中的筆因此順勢飛出,刺中擺在角落的他的畫像。而忍著傷痛的史蒂芬周按住手上傷口,驚惶失措地望著唐牛。
 
唐牛:身為一個推理作家,居然連基本握筆的腕力都沒有。喝––––
 
    唐牛瞬間「爆衣」––––身上的制服爆開,露出裡頭的筆挺西裝,然後戴上墨鏡。
 
唐牛:就讓我唐牛告訴你,怎樣寫出一本精采的推理仿作吧!
 
    言畢,唐牛用左手使勁地往桌面一拍,桌上的百餘張白紙應聲飛起,飄散在半空中,而右手則是揮舞著濡染墨汁的筆鋒,在漫天飛舞的白紙縈繞之中,盡情地揮灑。這副炫麗奪目且匪夷所思的畫面讓在場的所有人嘖嘖稱奇––––包括史蒂芬周在內。
 
    等到唐牛驟然收筆,停止一切的動作,那先前漂浮在空中的百餘張紙,像是收到指示似地,逐一落入唐牛的左手掌上。
 
唐牛(表情冷酷地拿著手中的稿件向眾人展示):
即使是仿作也要花心思的,一字記之曰之「心」,我才是真正的推理之神!
 
    史蒂芬周看著唐牛手上的那疊稿件,登時陷入了一陣令他迷惘的沉思。
 
––––我真的猜不透你!我真的猜不透你呀!(流著鼻血,掛著破裂眼鏡的唐牛)
 
––––我叫唐牛,是台灣推理研究所第105屆的畢業生,我寫的推理小說真的很好看––––很好看的啊!(外貌忠厚的唐牛)
 
––––推理寫得好,要飯要到老!––––要到老!––––要到老!(目空一切的自己)
 
––––推理之神好棒啊––––(對他大表讚嘆的唐牛)
 
––––我才是真正的推理之神!(盛氣凌人的唐牛)
 
––––推理之神好棒啊––––!?
 
    史蒂芬周因為受不住這遽來的打擊,遂無力地向後一倒,但一個不留意,竟把身後那尊福爾摩斯的雕像給撞落在地,雕像頓時四分五裂。
 
    就在史蒂芬周尚未自徬徨無助的恐懼感恢復過來之際,門外突然有數名警員進入到會場,其中一人拿著一張逮捕令。
 
警員:
周先生,日本作家島田莊司控告你侵犯他的著作權,還有一群讀者檢舉你書店裡賣的《斜屋犯罪》是未經授權,逕行印製的。麻煩請你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
 
    史蒂芬周茫然地望向站在人群之中的吳孟達。
 
––––喂!最近有一批《斜屋犯罪》很便宜的啊!如果有興趣打這支電話。
 
    史蒂芬周如夢初醒,但是為時已晚––––他已被銬上手銬,不斷掙扎地抗拒將他帶走的員警。在被帶離會場之前,他轉頭望向吳孟達和唐牛。只見吳孟達丟出一支雪茄,而唐牛將之凌空接住,放入嘴中……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