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雲迷情

李柏青 著

4

    「我我殺了她?」宛汝從洛傑身上跳起來,大聲尖叫著。

    「妳說妳相信我的。」

    「我我殺了她?我殺了她?你在說什麼我殺了她?我怎麼會

    「小宛,冷靜一點

    「不,不是這樣,是你冷靜一點,Roger,我一直都很冷靜,該冷靜的是你,你說我殺了她,憑什麼?憑什麼你這樣說?」宛汝大聲吼叫著,她頭髮散在臉上,唾沫從嘴角噴出,已是半歇斯底里狀態。

    洛傑也站了起來,說:「小宛,妳真的冷靜一點,我們彼此相愛不是嗎?我說過我會幫妳的,妳應該要對我坦白啊

    「去你的,坦白?是你要對我坦白,你憑什麼說我殺了那女人?你憑什麼這樣指控我?你這個王八蛋!」

    「妳冷靜點,」洛傑上前一把攫住宛汝的手腕,將她攏在胸前,大聲說:「小宛,妳聽我說,剛剛我看完曼莉的屍體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拿手電筒和這把水果刀,將整個赤雲山莊巡視了一遍,這山莊就這麼大,沒有其他房間,也沒什麼地窖或密室可以躲藏,我很仔細地看了一圈,包括廚房和妳用的房間,沒有其他人,這山莊裡,只有妳和我和曼莉,就我們三個人;」洛傑緊盯著宛汝,繼續說:「然後我去check大門,結果妳也看到,那門是鎖著的,門有閂上,沒有半點破壞的痕跡,換句話說,沒有人能從大門進來同樣地,我也check了妳的房間、曼莉的房間還有我睡的廚房的窗戶,結果都一樣,我們都因為下雨所以沒將窗戶打開,窗戶也都從裡面閂上,一樣,沒有人能夠進來。再說,外面雨那麼大,如果有人從外面進來,地板上一定有水漬,但妳看,地上沒有,所以,小宛,這山莊自始至終都只有我們三個人,或是說,只有我們兩個人。」

    洛傑將宛汝放開,宛汝退了兩步,靠在牆上,全身顫抖不止,只聽見洛傑又說:「好了,就是這樣,小宛,曼莉是被殺死的,有人用那條繩子勒死了她,這很明顯,她脖子上有勒痕。但那人不是我,也沒有其他人進出過這座山莊,所以,小宛,妳現在可以告訴我,為什麼妳要殺了曼莉?」

    宛汝恍惚地說:「我我以為她是自殺的

    洛傑上前一步,說:「我原本也這樣想,山莊屋頂都有橫樑,她可以用那條登山繩上吊,斷氣之後,繩結承受不住重量,所以掉了下來,就變成我們現在看到這樣,我原本也是這樣想的不過,不對,如果曼莉要上吊,她應該要先找一個可以墊腳的東西,將自己墊高,像是板凳或是什麼的,但她的房裡並沒有,行軍床離她掉下來的地方太遠了,那些磚頭高度也不夠,所以她不可能是上吊。」洛傑搓著雙手,續道:「再說,她如果上吊,又何必將氣窗給打開呢?透氣嗎?不是多此一舉?所以,小宛,告訴我,為什麼妳非要殺了曼莉不可?」

    「我沒有殺她

    「這是我自己想的,小宛,因為妳愛我,因為妳急著要得到我,妳等不及我和曼莉離婚,所以妳要殺了她,這世界上沒有妳得不到的東西,不是嗎?妳半夜起來,用那張鐵桌當踏板,悄悄從氣窗爬進去,用登山繩將曼莉勒死剛剛我看到妳的時候,妳剛從裡面出來不是嗎?所以妳才會嚇成那個樣子,但妳很聰明,裝成是因為看到屍體而害怕的樣子,然後馬上又說相信我、愛我,妳不就是要我幫妳嗎?」

「胡說八道

「小宛,我愛妳,無論妳做什麼,我都會站在妳這邊,但我想聽妳說出一切啊,小宛,告訴我

    宛汝緊倚著牆,一股寒意從她背脊直透出來,她看著洛傑,用力地搖了搖頭,說:「不可能,Roger,我怎麼會我不會殺人,我也沒辦法殺她她比我高那麼多,又比我壯,今天你也有看到,我整個人被她壓在地上,我根本不是她的對手,我怎麼可能勒死她?我一動手她馬上可以反抗,我根本制不了她。」

    洛傑愣了一下,說:「她有吃鎮定劑。」

    宛汝定了定心神,搖頭說:「Roger,鎮定劑不是安眠藥,沒有那種效果,你可以說我偷偷爬進去她不知道,但不可能說我將她勒死而她沒有反抗,我對鎮定劑過敏,所以我知道很清楚,只要刺激強烈一點,還是很容易醒過來,沒有道理說我將她勒死,而她完全沒有知覺。」

    「這個」洛傑雙眉緊蹙,他的推理碰到難關,不過顯然有別的方法突破這個關卡,他緩緩地走上前,柔聲說:「好了,小宛,妳不必這樣辯解,記住,我們是相愛的,我們要互相信任,所以妳可以將一切都告訴我,我會幫妳,妳一個人所想的不一定完美,我可以幫妳找到盲點,只要將一切處理好,我相信妳會沒事的。」說著張開雙臂,想將宛汝擁抱入懷。

    宛汝忽然一個低頭,從洛傑的腋下鑽過,她從鐵桌上拿起水果刀,緊握在胸前,喝道:「Roger,你不要過來,我說停,不要再過來!」

    洛傑笑了笑,說:「Well,小宛,怎麼了?不要那麼緊張,我說我會幫妳的,來,把刀子放下,很危險的。」

    宛汝拿刀的手仍是抖個不停,她用力咬了咬牙,穩住自己的情緒,高聲說:「不要再過來了,Roger,再過來我會用刀子的。」

    洛傑停住腳步,說:「小宛,冷靜點,妳會傷到自己。」

    宛汝哭道:「閉嘴,你閉嘴,你這個無恥的王八蛋,你才是殺人兇手!」

    洛傑一愣,說:「我?我怎麼會是?」

    宛汝說:「這是你自己說的,門窗都關上,沒有人能進得來,這裡只剩下你和我兩個人,我沒有殺人,那就是你殺的對,就是你,你殺了那個女人。」

    洛傑雙手一攤,說:「沒道理,妳這樣猜沒道理,我何必殺她?」

    「何必殺她?」宛汝說:「你自己最清楚,你要的是我,你要我們家的事業,如果這件事再鬧下去,不是只有我們兩個之間完蛋,你一切都要完蛋,憑我爸爸的實力,你以後別想在這個圈子裡面混下去你是一個感情的低能兒,你不知道怎麼處理這樣的情況,所以你選擇快刀斬亂麻,將那個女人殺掉事情發生後,你再對我好,想趁我最害怕無助的時後打動我,然後你以為我像所有的笨女人一樣,都會為了愛替你承擔這個罪?你是以為,我會用我們家的背景,將事情給擺平?這是你的如意算盤?」

    洛傑搖搖頭,說:「小宛,妳不要這樣胡思亂想,我不可能殺她,即便我很愛妳,但我不可能殺她。」

    宛汝說:「為什麼不可能?你有的是力氣,你要勒死她,一點都不困難你不要再過來,你這個殺人兇手!」

    洛傑又往前踏上幾步,但他沒有去挑戰宛汝手上的利刃,他爬上鐵桌,試著將身體穿過氣窗,然後又跳回地板上,說:「妳也看到,我不可能殺得了她,這個氣窗只有這樣大,我的肩膀根本就過不去,不管怎麼樣,我不可能從這氣窗爬進去,更不用說要拿條繩子去勒死她了,這根本不可能。」

    「還有別的方法

    「喔?什麼方法?裡面那扇窗戶也是閂住的,妳也有看到,這門後面堆了四、五箱的磚頭,撞都撞不開,還有什麼方法可以進到這房間裡去?」

    宛汝腦海中一片混亂,耳中只聽見洛傑柔聲說:「好了,小宛,一切就這樣吧,妳把刀子放下,我們好好地談一談,我們要把故事編好,才能將傷害降到最低,妳不用害怕,我會幫妳處理一切。」跟著腕上一緊,已經被洛傑給扣住。

    宛汝一聲尖叫,用力振臂,利刃劃破衣袖,在洛傑前臂留下一道口子,鮮血直流,洛傑嚇得倒退幾步,宛汝叫道:「你給我滾遠一點,滾開,不要碰我,是你殺了她,現在你又想要殺我是吧?你要殺人滅口,湮滅證據我不會讓你得逞的!」

「小宛

宛汝持刀緩緩地移動到自己的背包旁,一手伸進背包摸索了半天,找到自己的手機,她雙眼與刀尖仍緊盯著洛傑,手指則逐一按下號碼,她將手機放在耳邊聽了半天,話筒中卻傳來嘟嘟嘟的響聲。

「這裡收不到訊號。」洛傑立在原地,冷冷地說。

宛汝將手機砸在地上,一步一步退回自己的房間,說:「你不要太得意,明天總會有人上來噓,退後,不要過來,我會好好保護自己,你不要想硬闖進來,我會殺了你!」

洛傑沒有再說什麼,他用一種同情的眼神看著宛汝慢慢退進房裡,關上木門。門後傳來上閂的喀達聲,然後是顫抖與哭泣的聲音。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