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雲迷情

李柏青 著

3

     碰!

    宛汝被一聲巨響驚醒。其實說「驚醒」並不是很正確,她一直睡得很淺,甚至有沒有入睡,她自己也不清楚。

    現在幾點了?宛汝按下電子錶的螢光鈕,三點十三分,離天亮至少還有兩個多小時。

她不知道那響聲是什麼,似乎是什麼重物落下。天花板被風吹垮了?狗熊入侵?有人摔東西洩憤?

「只要不干擾我睡覺,就與我無關。」宛汝心中雖如是想,但翻了兩次身之後,她坐起身來,將原本蓋在身上的外套穿上,從口袋裡拿出小手電筒,輕聲地向臥室外走去。

臥室外漆黑寂靜,只聽得到窗外雨聲瀟瀟,火爐中的木炭已燒盡,冰冷的空氣中仍留存一縷淡薄的炭燒氣息。宛汝打開手電筒四處照看,前廳裡並沒有什麼變化,大門緊閉且上了閂,剩下兩個門也緊緊關上,曼莉那盒鎮定劑仍丟在牆邊的鐵桌上。

宛汝皺了皺眉,後悔自己太過好奇,她將手電筒關上,轉身推開臥室的木門,忽然間心頭一震,一股強大的不安迫得她全身發顫。她回過身打開手電筒,在對面的牆上反覆搜索著,牆壁和靠牆的鐵桌均無異樣,那扇門應仍被磚頭頂著,分紋不動;她將手電筒微微舉高,不禁愣了一下,那牆上方的氣窗是開著的。

曼莉之前已將氣窗給關上,怎麼這會兒又打開了?宛汝很想給自己一個簡單的解釋:可能是曼莉只是覺得氣悶吧!但宛汝仍悄聲橫移過前廳,來到對面臥室門前,她將耳朵貼在木門上,房裡頭寂靜無聲。

宛汝猶豫了一會兒,看了看身旁的鐵桌,輕輕抬起一隻腳跨了上去,那桌面鐵皮發出折動的聲音,在暗夜裡格外刺耳,宛汝雙手按住桌面,小心地站了上去,然後墊起腳尖,向氣窗中看去

「小宛,妳在幹什麼?」

洛傑的聲音把宛汝嚇了一跳,她從鐵桌上跌下來,一個踉蹌正好跌進洛傑懷裡。「小宛,是我,妳沒事吧?」洛傑那一雙大眼在黑暗中仍閃爍著光芒。

宛汝呆了一陣,連忙從洛傑懷中掙開,她用手電筒掃著洛傑全身,紅色的登山外套、黑色的排汗衫、深色的運動長褲,與上山時全然無異,唯一不同的,是洛傑那雙大眼中,掺了幾分的懷疑與提防的神色。

「我聽到有聲音,以為有什麼東西闖進來,所以出來看看,」宛汝語氣平淡,她指了指氣窗,說:「結果我看到氣窗打開了。」

「我也是聽到好大一聲,所以被嚇醒出來看看沒事吧?」洛傑向前走來,伸手想握住宛汝顫抖的肩膀,宛汝向後一縮,說:「沒事,我很好。」

洛傑嘆了口氣,說:「小宛,我真的不是那樣的人,我當初會和曼莉結婚,完全都是一時的衝動,我和她在芝加哥認識,那裡華人又少,又是天寒地凍,我們當時可能都只是想找個人可以取暖而已。但結婚之後,我才發現我並不愛她,她是時尚界的人,講求的是流行、美感,我在金融界裡面,講的是效率,我們兩個根本是走在兩條的平行線上我向她提過幾次離婚,她並沒有反對,但她所開出的條件我實在負擔不起,結果才會拖到現在。」他深吸了口氣,看著宛汝的雙眼,彷彿要看穿她靈魂一般,他繼續說:「小宛,我第一眼看到妳,我就知道,妳是我這一生最愛的女人,不是因為妳的背景,純粹是妳的美,妳的純,妳的氣質,讓我完全無法抵抗,相信我,小宛,我真正愛的是妳,下山之後,我會把這些事情處理乾淨,然後用一個最潔淨的靈魂,一生一世的愛妳,好嗎?」

「那倒不必,Roger,」宛汝雖力求平穩,但聲音仍不免發顫,她說:「現在先處理眼前的事,你比較高,你上去看看,我怕出了什麼事

洛傑搖頭說:「不,小宛,我不想再見到那個女人,不論她是睡的還是醒的,我都不想再見她,我愛的是妳啊,妳明白嗎?」

宛汝「哼」了一聲,說:「那我上去看看,幫我把桌子扶好。」說著又爬上鐵桌,墊起腳尖,探頭向房間裡看去。

房內同樣黑暗,手電筒的光柱首先落在對面的玻璃窗上,那窗也是緊緊閉著,窗上的鐵閂牢牢卡進木櫺之中,令房內頗為氣悶。緊接著映入眼簾的是靠在另一面牆上的三張行軍床,床上並沒有人,只擺著一張軍毯和一個小枕頭,那都是房內原本準備的東西。宛汝將光線轉移到房間正中央,一整箱的磚頭翻倒在地板上,磚屑四散,一支鐵鏟就躺在不遠的牆邊。

宛汝將自己稍稍再墊高一點,舉起手電筒貼著氣窗窗緣照下,那整推車的磚頭仍堅強地扼守著門口,推車車輪打橫,因此從門外無論如何無法推動,宛汝將頭又伸進氣窗一點,就在氣窗的正下方,手電筒微弱的燈光下,一張蒼白的臉孔,正瞪大眼睛看著宛汝。

宛汝驚呼一聲,再度從鐵桌上跌下,手中的手電筒滾落於地。

「小宛,怎麼了?」洛傑快步上前攙住宛汝,溫柔地說。

宛汝身體強烈顫抖著,意識因為恐懼開始模糊,她很想直接撲進洛傑的懷裡,請求他給予保護,但她最終仍是忍住了,她用力縮緊身體,指著氣窗,顫聲說:「她她死了

「什麼?」洛傑笑問。

宛汝再也忍不住,大聲叫道:「她死了,我說她死了,那個大餅臉的女人死了!」說完埋在洛傑懷裡放聲大哭。

 

曼莉就倒在推車旁,四肢張開,正面朝上,身上穿的仍是原先那一件排汗衫,衣衫完整。她原本細瞇的雙眼現在滾圓如銅鈴,眼球宛如要暴出來似的,緊瞪著天花板;豐腴的雙頰血色盡失,舌頭向外翻出,舌尖幾乎要頂到她的下巴。她雪白的頸子上多了一道深色的痕跡,一條約五公尺長的登山繩,就落在她的身上。

這是洛傑所能看到所有的情景,他身材較高,從氣窗居高臨下看得比較清楚,他試著鑽過氣窗,但那窗口過窄,連他的肩膀都進不去。他也試著將門給打開,但那整車的磚頭卡在那裡,無論洛傑撞了幾次,只能徒負呼呼。

洛傑端過一杯剛煮好的薑茶,對宛汝說:「來,小宛,不要怕,喝點薑茶會暖和一點,來。」

宛汝看著洛傑,雙眼中仍噙滿淚水,她接過鋼杯,輕啜了一口,「好燙!」

「我幫妳吹涼一點。」洛傑將鋼杯拿過來,尖著嘴用力吹散冒出來的白煙,然後再放回宛汝手中。

「慢慢喝對,喝下去會好一點。」

宛汝喝了一大口薑茶,喘口氣,又將剩下的茶水一口氣喝盡。辛甜的薑汁穿過她的咽喉,落入胃囊,一股暖流瞬間充滿了她的四肢百骸,她蒼白的臉上恢復了些許血色,手腳也不再那麼僵硬。

「謝謝謝你,Roger。」宛汝看著手中的鋼杯,低聲說。

「沒什麼,來,我再幫妳倒一杯。」

「不不用了。」

「沒關係,多喝一點薑茶比較好。」洛傑將她的鋼杯拿過來,走進廚房,回來時,手上還拿了一顆肉粽。「來,妳應該也餓了,吃些東西會舒服一點。」

宛汝一直處於亢奮狀態,忘記自己自下午起就沒再吃半點東西,此時熱騰騰的薑茶一下肚,才發現早已是飢腸轆轆。她將粽子接過,撥開粽葉,吃了兩口,眼淚卻又撲簌簌地落下來。

「怎麼了,小宛,哪裡不舒適嗎?我那邊有醫藥箱,要不要我去拿?」

宛汝搖了搖頭,口中含著尚未嚼爛的粽子,嗚咽說:「我錯怪你了,Roger。」

洛傑溫柔地笑了笑,沒有說話。

「我經驗真的太淺了,太感情用事了我想,你的過去是怎樣,其實我根本不必在乎,你一直是那麼溫柔可靠,對我總是那麼好,我不應該懷疑你的。你和她之間的關係,我應該相信你,我應該相信你對我的愛我也愛你。」宛汝輕聲啜泣著。

洛傑將宛汝摟進懷中,說:「小宛,小傻瓜,妳就是想太多了我承認我是優柔寡斷,對過去那段感情處理得很不好,以致於連累到妳我真的很對不起妳,不過妳肯相信我就好,我真的很高興妳能相信我,兩個人在一起,最重要的不就是『信任』嗎?我發誓,我會全心全意地愛妳,我會盡我所能,甚至我的生命,幫妳渡過難關,小宛。」

宛汝貼在洛傑懷裡,只覺得全身懶洋洋地,她呢喃道:「我也是,Roger,我也會全心全意地愛你,相信你。」

「妳真的愛我、相信我嗎,小宛?」

「我愛你,我也相信你。」

「好,小宛,我會幫妳的,但妳要告訴我妳為什麼要殺了曼莉?」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