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雲迷情

李柏青 著

2

    「嗨,Roger,打擾你了,sorry!」那個女人走進山莊,卸下背包,將濕透的毛帽和臉上的防風鏡取下,順勢甩了甩一頭烏黑濕亮的長髮。她有一張圓臉,突出的腮幫子上疊滿了嬰兒肥,配上修得細長的眉毛和一雙單眼皮的鳳眼,令人想起郎士寧筆下的滿清宮妃。

    「曼曼莉!妳妳怎麼會在這裡?」

     「叫我Mandy好嗎?曼莉這個名字不是你叫的。」曼莉脫下外套,她身材高挑,肩膀寬闊,不過最讓宛汝在意的是,她身上穿著和洛傑同一款式的排汗衫,據洛傑說,這個品牌的排汗衫在台灣並沒有上市。

    「我不能上山嗎?我整天受那些白癡model的氣,偶爾也要一個人出來走走,接近大自然,你不是這樣跟我說的嗎?」曼莉笑了笑,將外套掛在洛傑的外套旁。

    「可是」洛傑只說了兩個字便接不下去了,宛汝則問了一個所有女人在這種情況下都會問的問題:「Roger,她是誰?」

    不等洛傑回答,曼莉搶先說道:「哈,Roger,這是你的新女朋友?看起來很清純啊嗨,妳好,他也是跟妳說了一堆他在洛磯山遇到灰熊的故事嗎?還是去秘魯騎駱馬?然後跟妳說玉山比台北一零一高,問妳要不要和他一起來?是這樣嗎,還是他有新的招式?」

    「妳

    「喔,差點忘了,我工作時就叫Mandy,私底下和我熟的人才叫我曼莉,whatever我是個化妝師,在台北和香港都有個工作室,目前手上的主要case是一個姓林的model,嘿,她前陣子被馬給踢傷,所以我現在算是休假,來山上走走。」

    宛汝點點頭,但她仍將那句「我在上個月彩妝雜誌有看過妳」的話硬生生地嚥回肚子裡,只低聲說:「我叫宛汝

    「喔,我知道妳,妳是『名媛』嘛!台灣最大的投資銀行?唉,上天真不公平,妳又有背景,長得又可愛,難怪我只能自己一個人來爬山。」曼莉攤了攤手,露出無奈的表情。

    Roger!」宛汝再也受不了了,她扯著洛傑的手臂,叫道:「她到底是誰?她跟你有什麼關係?」

    「我

    「你說你沒有女朋友的

    「他沒騙妳,他是沒有女朋友,」曼莉從背包裡拿出水瓶喝了口水,說:「我是他老婆、太太、妻子,我們是法律上的夫妻。」

    驀地憑空一陣暴雷,震得爐中炭火冒出一陣火星,宛汝愣在那兒,像是被嚇傻了。洛傑移到她身後,輕聲說:「小宛,我和她已經結束了。」

    Roger,你這樣說也太傷人了,」曼莉笑著說:「我們只是分居不是嗎?只是不住在一起,你我彼此還是法律上的唯一,不是嗎?」

    洛傑站前一步,說:「曼莉,我們說好的,離婚的事慢慢談,在那之前,妳走妳的,我走我的,互不干涉,今天怎麼come on 曼莉,都這麼久了,怎麼不能看開點?」

    曼莉那雙鳳眼稍稍睜大了一點,她也上前一步,高聲説:「我一直都看得很開,你以為我今天是故意來壞你們的好事的?Roger,這是巧合,ok?我今天真的只是想一個人來山上走走,想想事情,想想我們兩個之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想想之後要怎麼走,想想以前那段日子,你第一次帶我來這裡,那天同樣下著雨,但山莊裡只有我們兩個

    「曼莉,please

    曼莉抿了抿唇,深吸一口氣,繼續說:「Roger,我知道你,我知道你想要出人頭地,所以我一直都讓你有最大的空間,你讓身份證配偶欄空白我也隨便你,但難道我這樣錯了嗎?你離我越來越遠,我所聽到關於你的,總是那些女人的故事。你知道嗎?那天我提出要分居,你知道我回去哭了一整晚嗎?我要我自己恨你,但那有多難,你知道嗎?結果我還是一個人來爬山,回到這個山莊,沉浸在你以前所有的好裡就像抽鴉片一樣,你越是想戒,就會陷得越深我愛你,雖然你是個十足十的王八蛋,但我還是愛你!」曼莉將額頭輕輕靠在洛傑的肩上,輕聲啜泣起來。洛傑嘆了口氣,輕輕地撫著曼莉的頭髮。

    在某些故事裡,宛汝這時會選擇默默離開,走入大雨中,讓雨水混雜著淚水自臉上流下。不過宛汝並沒有那麼做,她身體裡因洛傑而融化的部分逐漸凝固,甚至堅硬到她不曾想像的程度。她大步走上前將曼莉一把推開,挽著洛傑的手臂,說:「妳幹什麼碰我的男人,賤女人!」

    「妳說什麼?」曼莉雙眼瞪得如銅鈴一般,叫道:「什麼妳的男人?啊?這是我老公啊,妳這個賤貨,勾引我老公,媽的bitch!」

    「大餅臉,妳說什麼?妳再說說看!」

    「大餅臉?妳說誰大餅臉,妳這隻母狗!」

「妳就是大餅臉還不承認,我看妳一次面膜都要用兩張吧,去買pizza店員還會不小心把妳的臉放進盒子裡,或是被人家直接拿去包油條!」

bitch,妳少在那邊亂吠!」

「妳再說說說看!」宛汝尖叫著,上前一把扯住曼莉的長髮。

「妳就是bitch,我有說錯嗎?跟人家老公上山來大腿就張開了,妳説妳犯不犯賤?妳只是輛公車!bitch!」曼莉一面罵一面反手扼住宛汝的喉嚨,她遠比宛汝高大許多,一下子就將宛汝壓倒在地,但宛汝也不是省油的燈,手抓腳踹地往她身上招呼。兩個人一邊尖叫一邊在地上翻滾著,剩下一個不知所措的洛傑,在旁邊搓著一雙大手乾著急。

    這場打鬥很快就分出勝負,畢竟兩人量級不同,曼莉壓在宛汝身上,右手扳住宛汝的額頭,宛汝氣力放盡,手腳只能勉強掙扎,剩下一雙杏眼,惡狠狠地瞪著對手。

    曼莉喘了一陣子,原本瞪大的雙眼逐漸回復成兩條細線,她站起身子,一手按在額頭上,搖了搖頭,說:「對不起,我感情用事了」她向宛汝伸出手,宛汝瞪著她的手好一會兒,自己緩緩地爬起來。

曼莉仍在喘息,不過神色已恢復平靜,她笑了笑,說:「呼,我認輸了,名媛小姐,妳很強勢,我看得出來妳得不到的東西,別人也休想得到,是這樣嗎?」

宛汝冷笑說:「我沒有得不到的東西。」

曼莉哈哈一笑,退回自己的背包旁,說:「好,我認輸,名媛小姐,我坦白告訴妳,在某種感情的層面上,我的確很愛Roger,不過,這種男人」她指指愣在一旁的洛傑,「還是讓給妳吧。我當年和妳一樣,什麼都不懂,以為他是一個完美的男人,不過,嘿妳自己慢慢體會吧。」她從背包裡頭拿出一個紙盒,從鋁箔中挑出一個膠囊,和著水嚥下,說:「我今天會好好睡一覺,你們要幹什麼請便,明天天一亮我就下山去,Roger」她轉身對著洛傑說:「一回去我們就辦離婚不用說了,我不會再猶豫了,這場鬧劇就到此為止,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互不相干,ok?」

她將手上的藥丟在一旁的鐵桌上,彎腰提起背包,走進巡山員用的臥室,回頭說:「晚安,兩位。」說完將門「碰」地一聲關上。

「曼莉,曼莉,」洛傑跑上前,用力敲打著木門,「妳聽我說,我們還可以」那木門並不堅固,被洛傑敲得略微鬆動;只聽見房內傳來輪軸轉動的唧唧聲,洛傑感到敲打的木門由虛變實,他輕輕跳起,從門旁的氣窗看進去,只見曼莉將載滿磚塊推車推來,抵住了木門。

come onRoger,看開一點,你說的。」曼莉刷地一聲將氣窗給關上。

洛傑顯得有點失望,他轉過身,卻和宛汝銳利的目光碰個正著,他結結巴巴地說:「小宛小宛,聽我解釋,這這有點複雜,相信我

「相信你什麼啊,Mr. Roger?」宛汝雙手交叉在胸前,緩緩地說:「相信你對女人很有一套?騎驢找馬?相信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或是你只是博愛天下?或是相信你接近我,根本就只是為了我們家的錢?我相信你,Roger,我深信不疑。」她走進給山友使用的臥房,狠狠地將門給關上,叫道:「下去之後你就知道了,王八蛋!」

洛傑呆立在原地,不知所措。他身旁火爐中的木炭已逐漸燒白,冰冷的氣息,瀰漫了整個赤雲山莊。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