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雲迷情

李柏青 著

1

宛汝對山林一向有種恐懼感,包括濕黏的森林地、不知名的植物以及懸在半空的蠕蟲。她唯一一次的登山經驗是和朋友去八通關古道健行,結果跌進咬人貓叢中,整個人腫到昏厥過去,還是消防隊緊急出動,才救了她一命。事後她發表鄭重聲明:「休想再叫我踏上海拔超過五百公尺的地方。」

    現在是十一月的某個午後,一片白雲飄過希尤幹山與麟趾山的山頭,蒼翠的玉山山區,被切割成光與影的兩個世界。

    宛汝屈起右膝,在剛才洛傑踩過的石塊上試探幾下,然後用盡大腿的力量,將自己向上提升了三十公分;她停了下來,靠在碎石坡上大口地喘著氣,一只木牌立在她身旁不遠處,上頭標明:海拔三一四五公尺。

    「嗨,小宛,再加把勁,爬上來就到了。」洛傑喊著。

    是啊,爬上去就到了,剛才你說繞過那個山頭就到了,在剛才你又說爬完那些階梯就到了,再再剛才你又說宛汝心中想著,但沒有表現出來,這樣的自我克制能力她自己都覺得驚訝。

    「來,手給我。」洛傑將手伸向宛汝,宛汝抬起頭,與洛傑那關心的眼神正好交會,一種甜絲絲的感覺立刻壓過了心頭的抱怨。她露齒一笑,舉起右手,卻發現自己的肩關節劇痛,不由得往下滑了幾步。

    洛傑雖然高大,身手卻十分矯健,他一見宛汝失足,馬上跳下碎石坡,一手摟住宛汝,另一手攀住岩壁。宛汝還沒來得及尖叫,發現自己正靠上洛傑厚實的胸膛上,不由得全身酥軟,連叫的力氣都沒有了。

    這或許就是宛汝不惜打破自己登山禁令所欲換得的結果。她一個月前在父親公司的餐會上認識了洛傑,據說父親花千萬年薪才將他從麥肯錫挖角過來,席間,洛傑與宛汝談到他在洛磯山和安地斯山的登山經驗。「我在洛磯山上有碰過灰熊,聽說要是一隻熊有吃過人,牠就不會吃別的食物,只想吃人肉,不過那天我遇到的顯然沒吃過,牠只看了我一眼就離開了。」洛傑笑了笑,潔白的牙齒與黝黑的面容呈現強烈的對比,「還是台灣的山最好,高大、險峻但又充滿生命力,我每年都會回來一次,就是要去山上走走,我還記得第一次登上玉山主峰的感覺,日出、雲海,啊,在那一剎那,我才明白,台灣最高的所在,不是台北一零一,而是在這裡。」洛傑啜了口紅酒,眼神飄向遠方地說。

    那一刻,宛汝早將「海拔五百公尺」等話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洛傑半拖半拉地將宛汝拉上碎石坡,拍拍雙手想要站起身來,卻發現宛汝還賴在他的懷中,不禁笑了笑,喚道:「小宛,我們到了。」

    宛汝一驚,跳起身來,一張臉漲成緋紅,結結巴巴地說:「我我沒事。」

    「對不起,如果我有帶登山繩,妳就不用爬得那麼辛苦了妳的手沒事吧?是不是傷到了?」洛傑說著就要去握宛汝的右肩,宛汝本能性地一縮,馬上又覺得後悔,她說:「喔,沒沒事,我以前有受過傷,只要一下雨就會痛,呵,老毛病了。」

    「下雨」洛傑抬頭看著天,只見雲霧從山的另一側不斷飄來,層層疊起,遮蓋了整個山區。風自谷底颳起,混雜著濃重的水氣。

    「我們得走快一點,」洛傑一面說,一面將宛汝的背包扛上肩,「雨如果下起來就麻煩了走吧,前面冷杉林彎過去就到赤雲山莊了。」

    宛汝跟在洛傑身後,他們盡可能地加快腳步,但仍趕不上山區的氣候變化,才剛走進樹林,豆大的雨滴已從天而降。宛汝大叫:「Roger,我的雨衣!」

    洛傑說:「前面就到了,用跑的,快、快!」

    這次洛傑沒說謊。兩人跑出樹林,一幢磚房就立在二百公尺之外,滂沱大雨中,「赤雲山莊」的木碑仍是清晰可見。但即便如此,當兩人跌坐在赤雲山莊地板上時,從裡到外均已濕透。

    「呼,好險,再慢一點就糟糕了。」洛傑打開背包,將已經浸溼的衣物、毛巾、乾糧、瓦斯爐等取出,然後將背包倒過來甩了甩。宛汝看著背包中水流如注,不禁懷疑洛傑所謂的「糟糕」是如何定義。

    相較於玉山的排雲或是大雪山的三六九,赤雲山莊的規模顯得十分袖珍。一進大門是個約四坪左右的前廳,中央用石磚圍了一圈,可以供燒炭取暖用;前廳左側是供給山友的寢室,裡頭僅有一排的上下鋪,提供八個人就寢的空間;前廳右側則是巡山員的寢室,除了三張行軍床,還有幾箱磚頭堆在手推車上,應是整修山莊用,其他如三合板、鏟子、鐵絲、掃把、工具箱等雜物,則雜亂地堆在房間的牆角;前廳的正面一扇門則是通向廚房,裡頭有一個簡單的流理台,另外便是發電機、幾瓶煤油和幾袋煤炭。

    宛汝對眼前的情景有些失望,在她天真的幻想中,「山莊」至少要有個現代化的浴室,讓她可以沖個熱水澡,若是有個服務生可以端上剛煮好的咖啡或薑茶,那也是合乎情理的事。但眼前不要說浴室,連個廁所也沒有。

    「快點把濕衣服脫下來,要不然會感冒。」宛汝回過頭去,只見洛傑已經脫去外套,掛在剛升起的爐火旁;黑色的圓領排汗衫貼在他的胸口,隨著呼吸上下浮動。宛汝腦袋裡霎時間浮現那些布料下的影像,趕緊轉過身去,結巴說:「你你先換,我等一下再換。」

    山莊外雨越下越大,雨聲嘈雜,掩蓋了宛汝躁亂的呼吸。洛傑溫暖的大手從她身後迴過,替她脫去了濕重的外套;宛汝可以感覺到洛傑的體溫,幾秒中前她所幻想,那赤裸健壯的身體,已緩緩將她包覆其中。洛傑輕吻著宛汝的耳根,一手緩緩地揭起她白色棉質T-shirt的下襬,他手上的熱度瞬間纏繞了宛汝纖細的腰枝,宛汝覺得身體裡某個部分融化了,她轉過身,用自己的唇封住洛傑的嘴。

    爐火漸旺,屋內也越來越溫暖,兩人在牆邊激烈擁吻著。宛汝只覺得全身發燙,她的雙手環住洛傑的頸子,大腿不自覺地纏上了他的臀部,她的每一個吻、每一個愛撫都是所有熱情的激發,宛汝知道她要這個男人,她知道她現在就要。

    「喲,Roger,還是喜歡在山上做愛?」一個聲音從門口傳來,將宛汝的慾火澆熄大半,她推開洛傑往門口看去,狂風暴雨中,一個女人緩緩走進了赤雲山莊。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