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種」與「混血」:吾乃雜種

路那 著

  《吾乃雜種》收錄〈吾乃雜種〉、〈特斯拉之死〉兩篇,屬於短篇連作性質的作品。

 

  《吾乃雜種》這個書名乍聽之下相當驚人,但在看完同名短篇後會發現這是有所本的,靈感來自於艾西莫夫《我,機器人》--雖然文言化了點。兩個短篇皆以人造人(小機)迴蘇、戾與管理人杜馬這三人為主角,寫出他們所遭遇的事件。

 

  從「機器人」的這條血緣線,我們不難發覺,《吾乃雜種》在本質上有著與《我,機器人》一樣的雄心壯志--以「邏輯」為謎題,以「邏輯」為解謎。觀諸《我,機器人》的諸短篇,讀者不難發現,艾西莫夫雖設定了機器人三大法則,但如同法律在現實中的運用,往往不敵各式各樣稀奇古怪的狀況一般,三大法則彼此之間也有許多錯落疏漏之處,因而使得崇尚邏輯與命令的機器人,往往在人類意想不到的地方「卡住」,從而製造出許許多多出乎人腦意料之外的事件。

 

  由於他們的行動必然是依照「法則」的規定,因而人類若能把握住「為何」的關鍵,便能夠順利的解決事件--這樣的設定,在本質上與推理小說其實是很類似的--而透過擊破三大法則,艾西莫夫同樣讓我們看到了法律的界線之所在。《我,機器人》之所以令科幻迷與推理迷皆喜愛不已,或許便肇因於此。

 

  在先前已有了如斯龐大的背影,「機器人探案」是否還能別開蹊徑呢?懷抱著這樣的心緒,我翻開了《吾乃雜種》--而不無驚喜的發現,寵物先生並非亦步亦趨的跟隨著大師的腳步,而是有意識的將「科幻」收編於「推理」的脈絡之下。艾西莫夫的《我,機器人》基本上是以(機器人)邏輯製造問題,再以(人類)邏輯解決問題的架構,其間對個體在認知邏輯上的差異多所著墨,是其特殊之處。而寵物先生相較之下,則是較為「推理本格」的寫法,亦即「事件」發生於一個貌似無邏輯可解的狀況,但最終卻仍舊以邏輯推論來回覆秩序。此外,如同所有論及人造人議題的作品,《吾乃雜種》間亦略為討論到「雜種」--亦即人造人--所面臨的、既非獸亦非鳥類的蝙蝠身份為其帶來何種生存上的困難。在〈特斯拉之死〉中,寵物先生以管理員杜馬的眼光與思考,帶領讀者去思索所謂的三大法則是否有其必要?

 

  然而,在討論這樣的困難之前,寵物先生或許得創作出更多此一系列的作品,來告訴讀者為什麼這個社會需要製作「類人機器人」?機器人的起源來自於人類需要勞動力,但是由於何種契機,使得人類開始思考「賦予機器人人權」的議題呢?又,為什麼機器人一定要做成人型?戾又是基於何種理由而決定「研發」的呢?而更致命性的問題,或許在於戾是一個「擁有人腦的機器人」,而非「單純的人造機器人」--戾或許先天上就不太符合「機器人(倫理)學」所要討論的範圍,而毋寧更適合歸類到「活人定義」的範疇?凡此種種,都是身為讀者的我十分想了解的。目前戾仍在「雜種」的身份中自怨自艾,他會不會有領悟到帶有鄙視意味的「雜種」和廣受歡迎的「混血兒」其實是同樣的一種稱呼?期待在不久的未來可以看到戾、迴蘇與杜馬三人再度活躍於更複雜的謎團之中。

 

  在謎題方面,由於〈吾乃雜種〉這篇當初的寫作目的,是創作出類似輕小說的作品,因而在「謎題」的設定上或許不甚複雜,然而卻也運用了寵物先生相當擅長的輕˙xxx詭計來製造意外性,算是相當易入口的小菜。相較之下,〈特斯拉之死〉的謎團複雜了許多,亦強調了真相的難以探求性--在這部份,我相當期待寵物先生未來能寫出更撲朔迷離一些的各種真相版本--應是頗能滿足渴求推理性的讀者吧。

 

  最後,我想要給寵物先生一個建議--不過因為牽涉到謎底,所以我們就私底下聊好了。

原發表於Go to the Moon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