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輕鬆幽默推理:請勿挖掘

路那 著


  《請勿挖掘》是冷言正式出版的第二部作品。相較於前一本《上帝禁區》的嚴肅悲劇基調,讀者會發現《請勿挖掘》在調性上差了十萬八千里--如果說《上帝禁區》是家庭倫理大悲劇,那麼《請勿挖掘》便是帶點黑色幽默的輕鬆喜劇。

 

  在《請》一書中收錄了兩個短篇,分別是〈請勿挖掘〉與〈牆中的女人〉。這兩個短篇有共同的主角「郝仁」,他是標準的復古蒐集狂。蒐集的物品時間上橫跨日治到民國,東西上則從唱片、衣服、郵筒到漫畫無所不包(......我想,假如有以前的軍糧留下來,郝仁也會很想吃吃看吧?)家裏擺滿這些東西不算,還特地去租了一個日據時代留下來的防空洞--當然,麻煩也就是從這裡開始的--正當郝仁開開心心聽著留聲機播放黑膠唱片時,一具屍體就這麼從天而降了,而他心愛的留聲機與黑膠唱片也就這麼毀於一旦。不甘心的郝仁於是決定自己揪出兇手,讓他賠償自己的損失......

 

  〈牆中的女人〉則描述郝仁在一連串的陰錯陽差之下,不得不跑到樓上跟鄰居借廁所以解燃眉之急。然而就這麼好巧不巧,鄰居拿來遮牆後露出屍體的那件大衣,在郝仁眼中是了不得的寶貝--誤會就這麼油然而生。鄰居不自然的遮掩,讀來像是兒時綜藝節目短劇般啟人疑竇。而誤打誤撞發現真相的郝仁,又該如何解決鄰居可能殺人滅口的危機呢?

 

  這兩個短篇的喜劇根源,在於主角郝仁在碰到喜愛的物品時,即使碰到生命危險也絕不放棄--然而這樣的冒險,卻又在腹黑的古董店老闆拿出「其實也沒那麼難找」的第二件物品後喪失了它的冒險意義,從而轉化為一場白做工式的鬧劇。這樣的模式與設定,的確相當具有輕小說的況味--除了主角是個中年歐吉以外--輕小說給我的印象是幾乎都以青少年作為主角。

 

  相較於濃厚的喜劇性,小說的推理性也許就稍嫌薄弱了。雖然冷言說「這篇小說其實是希望在倒敘推理的架構中,尋求公平性的可能,因此我利用雙線敘事的方式來寫作。......想在這樣的限制裡尋求找兇手以外的推理小說樂趣。」但以讀者的感覺來說,「公平性的可能」這個點其實不是很大,尤其在〈牆中的女人〉這篇小說中,很難看出所謂公平性何在。所幸,這並不減損閱讀《請勿挖掘》的樂趣之所在。

 

  除了喜劇性與推理性外,《請勿挖掘》的另一特點,大約就是郝仁展現出來的「復古癖」了吧。從這點可以看得出來冷言自《上帝禁區》、《鎧甲館事件》一路下來,堅持走出「臺灣味」的創作路線。《請》中出現了具有代表性的《雨夜花》、大同寶寶等臺灣人一看到便會露出懷念笑容的物品--這些物品,某種程度上,也扮演著情節的推手。

 

  我很喜歡郝仁這個角色,也期待再看到他繼續碰到「機率比被恐龍踩死還低的事」。看到冷言說有系列化的打算,真想三不五時的跑去敲碗啊!

       原文刊載於Go to the moon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