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仔日記-無頭屍體

冷言 著

        一陣風迎面吹來,是連兔子也無法抵擋的涼爽。記得在母親腹中的時候,我腦中彷彿還留著遠古祖先的記憶。那是一個兔子能夠在廣闊大地盡情奔跑的世界。空氣中飄著一股淡淡青草的味道,風會輕輕拂過身上綿密的毛。涼爽的風喚起了我這段遠古的記憶。

      我室友這次拿出的是一根新鮮的紅蘿蔔。如果切成長條型的蔬菜棒,一口咬下去一定很過癮。

      看著遠去的紅蘿蔔,我露出微笑的表情。不過,幹,又忘了看兇手在不在冰箱裡。

      這已經是第三次了,雖然因為室友要做菜,經常打開冰箱拿食物。不過我卻每次都被拿出來的食物吸引,忘了自己的任務。此外,冰箱打開時外洩的冷氣,也一再令我陶醉。那股迎面而來的涼風,真是消暑極品。

      冰箱的門又再一次打開了。「奇怪,我把香菇放哪裡去了?」打開冰箱的室友說。

      這次我要好好把握機會,看清楚冰箱裡的東西。正當我鑽進門縫中,準備一探究竟的時候,一個土黃色的東西搶在我之前擋住了去路。
是花仔!

      花仔擋住了我的視線與迎面的涼風。牠似乎也發現冰箱的樂趣,正享受著那股消暑的涼快。我知道牠現在腦中浮現的,一定也是遠古祖先遺留下來的記憶。看見牠微醺般的陶醉表情,令我相當火大。

      於是,第四次的機會就在我一拳揍向花仔的時候,又不知不覺錯過了。

      接下來大約有二十分鐘左右,冰箱門都沒再開過。我站在冰箱前面狂打哈欠,眼皮越來越重。就在我打算放棄和阿雞(就是冰箱裡那隻死雞)同生共死的情誼,準備回家睡大頭覺的時候,我室友的手機響了起來。

      她放下手邊工作,接起手機。 

    「阿茹嗎,要幹麻?」她說,「什麼?妳的雞放在我這裡。等一下,我去看看。」

     因為我室友家的廚房很小,所以冰箱放在廚房外面。她走出廚房,來到冰箱前面。我知道這又是另一次機會,於是打起十二萬分精神要決一勝負。 

     門打開了,冷熱空氣接觸的瞬間,透過交界面看去的景物有幾秒鐘是扭曲的。

 
   在最下層放的就是裝了阿雞的塑膠袋,旁邊就是我剛剛被困住的地方,那空間彷彿還看得出一個兔子的外型。我室友伸手拿起裝著阿雞的塑膠袋,我把注意力集中在塑膠袋拿開後,更裡面的地方。

      沒想到在那裡的是……

     「有啦,妳的也在我這裡,老闆把我們兩個人的雞裝在一起了。」我室友說,「我買的那隻頭沒有切,妳那隻頭有切。」

      塑膠袋拿開,後面放著一碗已經切成長條狀的新鮮紅蘿蔔。看來剛剛真的是被凍昏頭了,竟然沒發現袋子裡有兩隻雞。我想睡覺之前,也許應該先補充一點營養。

     「小布,那些紅蘿蔔是我的晚餐,不是給你吃的啦!」


      有時真搞不懂為什麼我室友會以為我聽得懂人類說的話。不過至少我已經從碗裡挑了一條看起來最可口的紅蘿蔔,咬回我家慢慢享用。 


~全文完~
《本文曾刊載於謎思推理報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