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仔日記-無頭屍體

冷言 著

      我站在大同寶寶面前努力回想整個過程。當然,推打花仔一頓是免不了的。


      這個大同寶寶是我室友買冰箱送的,一直放在我家(也就是兔籠子)旁邊。平時我沒太注意它,不過從大同牌直立式冰箱中死裡逃生後,我以後每看到它一次就會揍它一次。 

      沒錯,我又活過來了! 


      幸虧我室友今天打算自己煮飯,就在我即將失去意識前,她打開冰箱發現了我。這就是所謂的「好死不如歹活」吧,嗯,我真是隻滿腹經綸的帥兔!
先撇開我有多帥不說,還是得先解開雞頭消失之謎才行。究竟在我將雞頭推開後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雞頭就這麼消失了?

      我努力回想,在我將雞頭推開一直到我發現雞頭消失的這段時間,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我忽略了?目前可以確定的是,冰箱的門在我發現雞頭消失之前一直都是關著 的。以這件事實為前提的話,有兩種可能:一是我曾經一度失去意識自己卻沒發現,而在這段時間發生了讓雞頭消失的事。另外一種可能就是,在冰箱裡除了我之 外,還有另外一隻活著的東西,就是這東西讓雞頭消失了!

      不,也許不是活著的東西! 

      想到這裡,即使已經逃離冰箱,我還是不禁打了個冷顫。如果不是活著的東西,那麼下次消失的很可能就是我的頭。

      室友在廚房忙進忙出,為了讓她能夠心無旁鶩地做飯,我索性把花仔架到旁邊,免得牠礙手礙腳。看著動彈不得的花仔,我突然想到一件事。為什麼兇手要讓雞頭消失?

      這讓我回憶起以前遇過的一樁謀殺案,死者的頭也是被兇手給砍下。兇手這麼做,是想隱瞞被害者的身分。難道這次的兇手也是為了想隱瞞雞的真正身分?發現雞頭消失的時候,我正打算看看牠的長相。會不會是怕我認出雞的身分,才把牠的頭砍下?

      我開始回想是不是認識什麼雞朋友。 

      被我押到一旁的花仔好像開始在抽慉,我趕緊鬆手讓牠喘口氣。畢竟也跟了我這麼久,讓牠受點教訓就好。沒想到才剛放手,花仔馬上像上了發條般逃開,讓我懷疑剛才的抽慉是不是裝出來的。

      其實這次事件還有另一個問題,就是兇手如何進出冰箱密室?我可以確定冰箱門在我發現雞頭消失之前,沒被打開過。而且我室友打開門後,除了我之外也沒有其他生物離開冰箱。換句話說,兇手很可能還在冰箱裡。 

      想確定兇手身分,以及為什麼兇手要砍下雞頭唯一的方法,就是再把冰箱門打開看看!我盯著眼前的大同牌直立式冰箱,心裡開始盤算該如何打開這扇討人厭的門。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