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班慢車

李柏青 著

7

    那男人抽了口菸,轉頭看著我驚訝的臉,他笑了笑,嘴中的金牙射出一道金光,他認出我了?不,他沒有。他繼續說:「我不知道你的故事是怎麼樣,但你聽到這裡,難道你還會說你是最悲慘的?你還會說你的困難沒辦法克服?我那種處境都走過來了,何況是你?你也應該清醒,天底下沒有不能解決的事情。」

    我望著他全身珠光寶氣,心中感到一絲妒嫉,我問:「那那你是怎麼走過來的?靠菩薩嗎?」

    他將原本挾在腋下的黑色絨布袋放到腿上,說:「對,靠菩薩,靠菩薩給我的貴人,我這次回來,就是為了這件事」他頓了頓,又說:「那天我跑出來,一直往樹林裡跑,最後到鐵支路邊我想要自殺,我殺了我阿爸,在外面受苦這麼多年,早就撐不住了,一直讓我活下來的理由,就是放不下我的妻,但看到剛剛那樣,我實在沒有理由再活下去,我在鐵軌上躺著,但又覺得害怕,一下子又站起來,就這樣子,我看了三班車從我前面過去,我跪在地上放聲大哭因為我連死的勇氣都沒有

    他一面解著絨布袋口的繩子,一面說:「就在這個時候,有人從後面拍拍我的肩膀,說:『叔叔,你不要哭。』

    「我回頭一看,是個小男孩,大概國小三四年級,生得白白淨淨很可愛,他又拍了拍我的肩膀說:『叔叔,有什麼事我可以幫你,不可以哭,越哭會越衰的。』

    「我抱著那孩子,越哭越兇,他還拍拍我的頭,安慰我嘿,現在想起來很可笑,不過我那時候真是脆弱,有個人安慰讓我整個發洩出來我哭了不知道多久才冷靜下來,覺得臉頰邊涼涼的,抬起頭來,原來那孩子胸口掛了一個玉珮

    「先生,就是那塊玉改變了我的人生,那是新疆和闐玉,而且是已經停產的黃玉,全世界數量不到一千顆,更何況是雕成玉珮?那個玉珮看起來也有點歷史,八成是以前皇帝的古玩,這種東西在市場上少說可以賣個五六百萬我盯著那塊玉發呆,覺得全身的血液都沸騰起來,我們家世代做玉的生意,看到這種好貨,不拿到手就不痛快,我正在想說要怎麼拿到這塊玉,那孩子卻先開口問我說:『叔叔你肚子餓嗎?』我看看自己的肚子,腸胃攪動的聲音大到連別人都聽得見,我點點頭,問他說:『弟弟,你可不可以借叔叔三十塊,讓我去買點吃的。』那孩子很乖的點了點頭,掏出一些零錢給我,又拿出一包餅乾,說:『叔叔,如果你肚子餓,可以先吃我這些餅乾。』

    「當時我感動得眼淚都快掉出來了,我接過餅乾,三兩下就把東西吃掉,覺得身體好了一點,我看著那個孩子,心想他一定是天上派下來的天使,於是我問他:『弟弟,這麼晚了,你在這邊幹什麼?』他說:『我要回去找阿媽,阿媽生病了,你可以帶我去過嗎?』

    「我問清楚他阿媽住的地方,原來就住在我家隔壁,那時候我有精神多了,心想回去也好,回去把事情講清楚,那房子好歹也是我的,總要把自己的東西討回來我陪那孩子一起走,問他:『你怎麼會那麼晚一個人回去找阿媽,你爸爸媽媽呢?』他搖了搖頭,說:『我爸爸回去了,不管阿媽生病,我自己從火車上偷偷跑出來,我爸爸他是一個壞人!』

    「這樣的話從一個小孩子口中說出來,讓我吃了一驚,這孩子不只是有同情心,而且很早熟,我又問他:『你爸爸為什麼不管阿媽?』他說:『我爸爸跟另一個阿姨在一起,他以為我不知道,其實我早就覺得他幫阿媽看病怎麼會看那麼久,我就偷偷跟著他,發現他都從後門出去,去找阿姨我爸爸整天就只會教我說要當個最接近神的人,要當個完美的人,要乖、誠實、孝順,他自己根本是個大騙子全部都是放屁!』」

    那男人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嘆口氣說:「我想也沒想到會遇到那個姦夫的兒子,先生,你說這不是天意嗎?」

    我緊抿著嘴,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冒出來。這是天意!天意竟要我在十五年後知道,我在我兒子心中,是如此的低賤,如此的不堪!

    那男人又說:「我帶著那孩子回到他阿媽家,走進房間,看見他阿媽在那邊呻吟,那孩子爬上床去,擔心地問:『阿媽、阿媽,你有沒有怎樣?阿媽?』他轉頭對我說:『叔叔,你去幫我叫救護車好不好,我阿媽生病了,我去倒水給阿媽喝,快點!』說著就跑了出去。

    「我沒去叫救護車,我的眼睛被一件東西吸引過去了。那個老太婆胸前的口袋裡,裝了一大疊鈔票,千元鈔票,我好久沒看到那麼多鈔票了我屏住呼吸,偷偷地把鈔票拿了過來,數了數,有十萬元,十萬啊,對當時的我來說,是一筆天文數字,我將錢放進自己口袋裡,卻聽到那個孩子大聲叫:『把錢還給我阿媽!』我轉過頭,看見他端著水站在那邊,大聲說:『你也是壞人,快把錢還給我阿媽,要不然我要去叫警察。』

    「當時我已經想不了太多,一心只想拿到錢而已,我說:『弟弟,叔叔很需要錢,不然這樣,我把錢還給你,你把你那個玉珮給我好不好?』他將水杯丟了過來,大聲罵道:『想都別想,你也是個壞蛋,我去找警察!』說完他就跑了出去。」

    「然後呢?然後呢?那孩子怎麼了?」我抓住他的肩膀,急切地問。

    那男人側過頭看了我一眼,似乎好奇我為什麼會突然那麼感興趣,他從絨布袋裡拿出一的東西,嘆了口氣,說:「我殺了他,我殺了那孩子,用這個。」那是一柄瑞士小刀。

    他說:「我追了出去,我不能讓那孩子去報警,當時我還沒有傷害他的意思,只是想把他抓回來而已他跑得很快,往樹林裡跑去,我追了進去,但沒看到他的人,我跑到一棵很大的榕樹下,前面是一道工廠的圍牆,沒有路了,我四周看了看,心想他應該在這附近,突然覺得臉上一痛,那孩子躲在樹上,用刀子劃了我一刀。」

    他指指臉上的那道疤痕,說:「就是這刀,而且劃得很深,差一點就要把我眼珠挖出來,我氣得追上了去,將刀子搶過來,一腳把那小鬼踹倒,然後伸手掐住他的喉嚨,把他壓在樹幹上,說:『把玉給我,給我!』他的臉色慢慢發青,他掙扎地說:『你都是壞人』」

    那男人低著頭,臉上的疤痕又再度輕輕抽動著,他將瑞士刀的主刀翻出來,反覆看著,刀子在昏黃的燈光下,透出淡淡的血光。他說:「我被人欺負太久了,怨氣在那一瞬間整個爆發出來,我看不到那個孩子可愛的臉孔,只看到那群土匪、看見那個蛇頭、看見追我的老闆、看見那個睡阿玉的男人我用刀刺穿了那孩子倔強的喉嚨,看他倒在地上掙扎,然後死去。我拿走了他的玉珮,在旁邊找到一個麻布袋,把他的屍體裝起來,塞到樹幹的空隙裡面去。之後我在市場上賣了那塊玉,籌到一點錢,跑去福建,一邊做生意一邊算是避風頭,一去就是十五年十五年,很快不是嗎?」

    他笑了笑,看看我,我不知我當時究竟是怎樣的表情,應該是蒼白冷靜?或是熱血激動呢?我不記得了,只記得他繼續說:「兄弟,你知道嗎,我從不後悔殺了那孩子,他是我的貴人,他不只給我一包餅乾,給了我一塊玉珮,還用他的生命讓我重新站了起來他是那個姦夫的兒子,他代替了所有欺負我的人,向我贖罪,雖然他只是個孩子我記得我殺了他之後,覺得覺得自己好像換了個靈魂一樣,我看到前途一片光明,忘記了那些我所受的折磨,忘了那些失去的東西我在大陸幫那孩子立了個祠堂,這把刀我一直留著,算是紀念;如果他知道,他的死,成就了一個人,那他應該死也瞑目吧!」

    火車速度漸漸放慢,廣播用國台客語各說了一次:追分站到了。

    「上個月我太太在大陸新娶的,她身體不大舒服,我去廟裡求籤,菩薩要我回台灣一趟,向我的貴人表示感恩,而且說我會遇到一個需要我幫助的失意人。所以這趟我回來,一來是想去看看那孩子,燒些東西給他,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能幫助有緣人,結果我就在這裡遇見你,真是有緣!」他將那柄瑞士刀遞到我手中,拍了拍我的手背,說:「兄弟,以前的流行歌說:『一時落魄不得怨嘆,一時失志不得膽寒』,我今天把這把刀給你,希望你能像我一樣,從人生的低潮裡走出來天無絕人之路,不管做什麼事,都要讓自己振作起來就像我,雖然我殺了個孩子,但我現在那麼快活,這樣就值得了你說是不是?」

    他站起身,胸口的玉菩薩輕輕搖晃著,他笑著對我揮揮手,說:「兄弟,後會有期,保重!」說著轉過身去,等著車門打開。

    我握緊了小文的瑞士刀,感覺到自己胸口均勻起伏著。

    那男人的後頸正對著我,因為肥胖,後頸堆疊起數層肥肉。

    最後一班慢車,車上空無一人。

《本文曾刊載於推理雜誌第260期》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