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紅線

寵物先生 著

6

我為何會和那小鬼變得如此親近,現在已經想不起來了。

大概是我知道自己擁有他所欠缺之物,想藉以補償他的緣故吧。

起床後折騰了一陣子。現在是正午十二點,也就是說,我睡不到五個小時。客廳沒有任何聲響,小鬼仍躺在沙發上,蓋著一條毛毯打呼。

颯爽的微風從窗戶的細縫透進來,是個容易聯想起食慾之秋的天氣。由於和小鬼瘋了一整晚,到現在仍未進食。我按壓不停吼叫的胃部,拉開廚房的冰箱探尋裡頭的食材。果然,空空如也。

環視流理台周圍,單身生活的二大糧食──泡麵和調理包也付之闕如。

僅幾粒生雞蛋置於蛋架上。加上從速食店拿回來的番茄醬,應該可以做簡易的蛋包飯吧?

打開抽油煙機和瓦斯爐,在平底鍋倒入少許沙拉油。當我發現撥開蛋殼的雙手顯得笨拙時,才驚覺自己已經很久沒下廚了。外頭白胖胖的身影從沙發上起身,大概是被抽油煙機的聲音給吵醒的吧。

我將散得亂七八糟的蛋包飯端出廚房時,小鬼又變回好吃懶做的加菲貓。叉子碰撞瓷盤的聲音叮噹作響,我們就這樣看著彼此狼吞虎嚥。

「小翠用左手吃飯,頭腦一定不好。」沾滿飯粒的臉對我說。

「亂講,用左手吃飯、寫字的才是聰明人。」

「才怪,我以前也用左手寫字。媽媽說這樣以後會變笨,我才改用右手。」

好巧,我媽也是,不過我沒理她。

我覺得這種家長,就像買修植盆栽回來還給它拉來拉去的偽園藝家,簡直白痴到底。

「你媽媽是因為怕你長大比她聰明,所以才這麼講。」

「咦,好像是耶。難怪她煮飯沒有小翠的好吃。」

我差點沒從椅子上摔下來。「我做的真的比較好吃?」

「對,小翠的比較好吃。媽媽每次生爸爸悶氣,煮的菜都好難吃。」

「哈哈哈。」

我笑了,睽違一週的笑聲。打死我也不相信,就憑自己一個月才開一次伙,煎蛋可以弄得像炒蛋的蹩腳廚藝,做的菜會比專業主婦好吃。曾聽說小孩吃得出廚師心裡的味道,或許真有幾分道理。

可是將孩子當作報復工具,我心裡又有多少可稱為「美味」的因子呢?

我強忍著對自身突然湧現的嫌惡感,笑臉迎人地說:

「達安,等一下要不要陪小翠玩官兵捉強盜的遊戲?你先扮演人質,我先當強盜。」

「好啊,那我接下來要扮警察!」

看著他興高采烈的樣子,我感到一陣噁心,彷彿有什麼不好的東西留在我的體內。

 

致綁匪:

運送贖款的人被襲擊,目的是什麼?還有什麼條件?

不知道為何沒把皮箱帶走。裡面沒有搞鬼,只有五百萬,儘管拿走,但請把小孩還來。

維訊

先生你好:

不好意思,你的回信太簡短,有點看不太懂。

有人攻擊送贖金的人嗎?如果是這樣,不是我幹的,也許送贖金的人被你、或他自己的仇家給報復了吧。我去垃圾桶那裡查看,沒看見我要的皮箱就回來了。我還在納悶你為什麼沒有履行約定。

看你的語氣,好像送贖款的人是你的部屬。原來你兒子會希望那種人過去啊?應該不是吧。聽好了,再給你一次機會,這次請本人前來,否則就算給我一億也一樣。

時間定在明日凌晨兩點,地點改在信義路側的大安森林公園入口,也就是你兒子被我帶走之處。這次請徒步前來,那裡也有一個公用垃圾桶,直接將皮箱投入即可。當然,只能有一人來運送贖金。如果讓我發現有其他風吹草動,交易就此告吹。

隨信附贈人質的照片。不好意思,因為他有點吵,所以只好把他綁起來。

好奇寶寶

 

下午兩點,我坐在圖書館的電腦前。因為擔心上次發信處已經被追蹤出來,所以我這次到有一小段距離的城中分館。

他的來信仍是簡短的電報體,我已經看開了,這大老闆八成認為時間就是金錢,然後孩子比不上金錢。

附件的照片裡,一個嘴巴貼膠布的小男孩四肢被綑綁,眼神透露著畏怯,完全就是典型的人質表情。誰也想不到他接下來會掙脫繩上的活結,興奮地喊:「接下來換我當警察!」

幹得好小鬼,那表情真是讚。

蔡維訊,你看到自己兒子這樣的表情,會傷心、難過嗎?這孩子欠缺的東西,你今後會補償他嗎?如果能讓我看出父愛的曙光,我就會把孩子還給你。

我按下「傳送」。因為可能會被追蹤IP,我立刻離開圖書館。

下午的豔陽投射在一樓門前的地面。我迎向刺眼的陽光,不知為什麼,眼前突然被一陣紅色的光暈所掩蓋,看不見前方。我差點就因腳軟而癱倒在地。

耳邊響起一陣熟悉的聲音。「怎麼了嗎?」

我好不容易才回過神來,望向前方,啊,是隔壁的那個人。我趕緊回神:

「又見面了,真的好巧哦。」

或許是受到紅色光暈的影響,該死,我的臉又變成烤架上的螃蟹了。

不過這次情緒似乎有點不一樣。

剛明的記事

韋固便詢問岳父,為何新婚妻子的眉間有疤痕。王泰回答:「十四年前,這孩子被褓姆抱著經過米市時,被狂徒無故刺了一刀,幸好最後沒有大礙。然而,卻留下了這傷疤。」

他心中一震,趕緊再問岳父那褓姆是否是位盲眼的婦人。王泰立刻疑惑地點頭稱是。韋固頓時吃驚地說不出話來。良久,才將十四年前月下遇見老人,以及刺傷女孩的事,一五一十地道出。王泰聽了也備感驚訝。

韋固這才體認到,原來自己的姻緣真如同老人所言,已由神命中注定。從此夫婦倆更珍惜這段婚姻,過著恩愛的生活。

 

剛明與那女人在圖書館門前相遇後,兩人進入附近的一家咖啡店。

她身穿套裝,臉上畫著淡妝,看上去雖不如上次豔麗,卻有一股素淨的美。

剛明一見面就想起她的名字。對,是叫韓孟翠吧。但此時還未將這個名字,與早上竊聽到的警方調查內容聯想在一起。

直到對方主動談起自己的職業。

「其實,我不是服飾店店員……」

「咦?」剛明對這突然的告白感到錯愕。

「不會有服飾店營業到那麼晚吧?很抱歉欺騙了你。因為那時我的穿著實在太招搖了,怕暴露自己的職業,所以才拒絕你,想要趕快逃開。但是後來後悔了,我想,程先生應該不是那麼古板的人。」

「對不起,請問妳的職業到底是……?」

女人沒有回答這問題,從肩包裡翻找出一個名片夾,抬起低垂的頭說:「看了這個你就知道。」

然而,她的手因緊張而不斷顫抖,手中之物因而掉落,夾中的名片灑落一地。

「啊,對不起……」

「沒關係。」剛明舉手制止正要彎身的她,低身將每張名片一一拾起。

剛明把其中一張湊近眼前端詳。那是一張手寫的名片,字跡還算秀麗、工整。

 

台北市林森北路X段XX號 維多(Victor)酒店

接待公關 小翠 電話:02XXXXXXXX

 

眼前瞬間一片空白。

彷彿一陣落雷打入腦海,剛明呆坐良久,一時無法回神。

對方並未察覺他的愕然。自顧自地說:「是的,如你所見,我就是俗稱的酒家女……」

剛明又想起一件事,霎時感到更大的衝擊。沒錯,早晨竊聽警方詢問可疑人物時,有提及與蔡維訊糾纏不清的女人,而韓孟翠好像在這個名單裡。那時因為感到緊張沒有仔細聽,而且又一時忘記她的名字,並沒有將她和蔡維訊連結起來。

「這一行雖然好賺,卻並不輕鬆。而且,在酒家工作的女孩,並不如世人所想的那樣……」

對方仍不停說話,卻沒有傳入剛明的耳裡。

先生,我這樣的女孩很隨便嗎?為什麼、為什麼男人只用這個理由就可以跟女人分手?王八蛋……」

當剛明回過神時,只看到對方眼淚流到已經掉妝的臉龐。唔,好噁心,不過擦擦應該就好了吧。

蔡維訊,你幹的好事還真不少。

 

四點回到家的剛明,立刻進入自己的房間。關上房門、扭開竊聽器接收儀的開關。現在他的腦中已排除一切雜想,只剩未完成的犯罪行動。

等了好久,揚聲器終於有所動靜。

傳來組長帶著不悅的聲音:「蔡先生,這麼重要的情報,以後不要這麼晚才講。」

「抱歉,畢竟這種事,實在是不好意思開口……」

「算了,我中午已經派小趙去打聽。總之嫌犯又多了一個。」

剛明內心一緊。該不會鎖定自己了吧?

「關於其他人的不在場證明,我們大致調查了一下。在小孩被綁架的那段時間,舊公司的員工都出席員工大會,有明確的不在場證明。至於那些酒店小姐們……喂,小矮個,說一下吧!」

「是的。」又是那個年輕的聲音。「她們都是上晚班,所以小孩被綁架時,都沒有不在場證明。但是在司機被襲擊的晚上,那個時段小姐們都還在酒店上班,幾乎都有其他人作證,只有一位……」

「只有一位?是誰?」

「她名叫韓孟翠,聽說上班後不久推說身體不舒服,先行早退離開,所以兩個時段都沒有不在場證明。小趙在一點半也去拜訪她的公寓,應該等一下會有消息。」

「不錯,小趙行動夠迅速!」

剛明大吃一驚,那女人也沒有不在場證明嗎?

組長清喉嚨的聲音響起。「咳咳,根據鑑識組的採樣,賓士車上發現一些凌亂的指紋。目前還在比對,不過應該都是你和司機的指紋,不用抱太大期望。還有,昨天的郵件我們也追蹤出來了,發信端是市立圖書館總館。今天你也收到另一封郵件嘛,我們接到通知就立刻追蹤,發現是濟南路上的城中分館。我們馬上派人前往那裡,但沒有看到任何可疑的人。看來歹徒相當聰明,懂得變換通信場所。」

「所以只剩下不在場證明這條線索了?」

「當然不是囉,蔡先生。歹徒不是還有指示,叫你凌晨兩點在森林公園北側出口交付贖款嗎?」

「嗯,且、且慢……你們警方要我去送那五百萬?」

「配合綁匪指示,伺機一舉擒住對方,一向是警方偵辦綁架案的原則。」

「我、我才不要!要是像司機那樣,被綁匪襲擊怎麼辦?」

「蔡先生,不是我說你膽小。情況不像上次,警方會保護你的人身安全啦,不用擔心。我們會在公園的東、西、北側三方向部署警力,有可疑人物出現就立刻行動。」

「組長,南側不用派人嗎?」小矮個刑警說。

「笨蛋!分局警力哪有那麼多啊,當然是針對歹徒可能過來的方向,進行重點部署啦!」

「……」年輕刑警噤口不語。

對談就此告一段落。剛明在床上翻來覆去,開始思考接下來的打算。

凌晨兩點、大安森林公園、沒有警力的南側入口、在北側等待……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