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紅線

寵物先生 著

3

當男女初相會的那一瞬間,如果腦海裡想著類似的事,那就很容易被彼此所吸引。

我是這麼認為的,這就叫心有靈犀。

我將手中的東西擺在茶几上,迅速關上鐵門和木門,四肢無力地癱軟下來。

那死小鬼的哭聲仍不絕於耳,像是走音的起床號「啊啊嗚嗚」地叫。唉,真想衝過去賞他個兩巴掌,只是那麼做就跟在保險套上戳個洞一樣,會「一發不可收拾」。

兩扇門都已關上,這樣外面和隔壁應該就聽不見了吧。真沒想到會被鄰居給聽到,如果遇上鄰居綁架小孩,那人肯定不會默不作聲吧?雖然看起來挺親切的,臉蛋也很標緻……

不對,我在想什麼啊?真不像平常帶刺的自己。

電擊棒的效力並不會持續多久,那孩子想必早就醒了。還好出門前有把他給五花大綁,只差沒在他嘴裡塞顆大柳丁,所幸這棟公寓的隔音還不錯。

我硬著頭皮來到沙發附近。

那發酵麵包般的臉看到我,霎時停止哭聲。

「唷嘿,小弟弟你──好!我叫小翠。」

我在講啥?

我像是初參加相親的男女,開始胡言亂語起來。或許我只是想緩和氣氛,只是那句笨拙的開場似乎讓他更疑惑了。小鬼盯著我的眼睛逐漸睜大,嘴角嘟了起來。

「喂,你不要緊張啦。我不是壞人哦!」

我到底在講啥?這種情況下不是應該露出奸臣的臉,跟對方說嘿嘿嘿你被綁架了?不對,那好像是愚蠢幼教劇的內容。還是就這麼說自己不是壞蛋,只是在廁所看到小弟弟昏倒了,把他帶進家裡,而且不用擔心爸爸媽媽哦,因為我已經聯絡他們了,爸爸媽媽也說你今天可以住在這裡云云。啊啊啊我該怎麼辦?唉,就選後者吧!

在我滔滔不絕並將他鬆綁的這段時間,他仍睜大雙眼不發一語。等我喘著氣扯了一大堆之後,他才開口。

「騙人,我被綁架了吧?」

「咦?欸,沒有啦……」

「少騙人了,老師都有說,陌生人把小孩帶走就是綁架。」

「呃,也不盡然是這樣啦。」不過你猜對了。

「可是我才不怕呢,因為虹獸假面會來救我,然後把壞人交給正義的一方來制裁!」

咦,虹獸假面?

「唉呀,才不是呢。」我靈機一動。「小翠也是站在虹獸假面這一邊的哦,我不只認識虹獸假面,還有買他的遊戲軟體耶。」

「真的有?」

他瞪大眼睛。我馬上跑到電視機旁,從木櫃底下拿出虹獸假面的遊戲在他眼前搖晃,他頓時露出既膽怯又欣喜,宛若害羞少女遞情書般的表情。

「那……可以讓我玩嗎?」

「可以呀,不過你要安靜點。」

「萬歲!」小鬼好像忘記一切,手舞足蹈起來。我鬆了一口氣,開始安裝遊樂器的接線。

那軟體是我幾週前買遊樂器的店家贈品。我拿到時還在想,虹獸假面是什麼騙小孩的鬼玩意呀?沒想到果然是可以騙小孩的鬼玩意。

等你睡著了,再來想怎麼料理你……

 

我認為,臉蛋胖嘟嘟的小孩將零食塞進嘴裡,這種動作一定是由他的脊髓控制的。

我怕小鬼肚子餓又哇哇叫,打開一包剛買的洋芋片放他身旁,便回到書房專心想事情。沒想到半夜走出來一看,發現連放在冰箱上的洋芋片也被拆開來吃個精光,他倒在沙發上呼呼大睡,臉上洋溢著滿足。

當下有一股朝他胯下踢去的衝動。不過怕他痛醒後大聲嚷嚷,還是直接把他宰了吧。

夜闌人靜,我將雙手扣住小鬼的脖子。四周只聽見他的鼻息聲。

蔡維訊,你孩子現在命在我手上。

我緩緩加重雙手的力道,小鬼的呼吸聲隨著喉部的壓迫逐漸渾濁。不久,他的面孔開始扭曲,四肢產生痙攣。我將對負心漢滿腔的憤怒凝聚於指尖,薄弱的小生命逐漸走向盡頭,掙扎趨於微弱。我再加把勁就可以創下一週內結束十條生命的紀錄──六隻蚊子三隻蟑螂和一個小孩。快呀,還差一步!回想那男人的臉孔,殺了這個小鬼!快點殺……

以上全是我的想像。

我放開雙手,抱著懊惱的情緒回到房間。

孩子是無辜的?不,我只是覺得他還有利用價值。

 

早上九點,我揉著惺忪的睡眼起身,睡在客廳的小鬼還沒醒。

昨晚的計劃浮上腦海。我從他丟在一旁的夾克口袋裡翻找,發現一塊學校名牌,上面寫著「蔡達安」三個字。我將他的名字記在腦海,然後在桌上一本便條簿上寫著:

 

達安:

我要出去一天,很晚才會回來。廚房桌上有麵包和餅乾,冰箱有牛奶,餓了就自己吃吧。我已經幫你跟學校老師說今天請假不去上學了,電視木櫃底下還有武士道和其他遊戲,無聊可以自己玩。

小翠

 

頓時覺得自己真像單親家庭的老媽子。

我穿上與昨日相同的T恤和牛仔褲,隨後在肩包裡塞了一套衣服──那是工作的時候穿的。接著拿出數位相機,將他的睡臉拍下來。我調整鏡頭角度,避免將任何背景入鏡。

綁架之後當然是勒索,要勒索就得有照片。

打開鐵門,小心翼翼地朝左右張望,幸好這次並沒有碰到任何鄰居。為了防止小鬼脫逃,我將鐵門鎖上三道鎖。

目的地是森林公園方向的臺北市立圖書館。

步出大門時,我看到了不知是否清晨陽光造成的幻覺──前天晚上的紅線又出現在眼前,飄動著橫越湛藍的天空,沒入天際。

剛明的記事

在每個人要出生之前,月下老人會在男孩子的左手小指或女孩子的右手小指上,綁上一條細長的紅線,叫做緣牽線。而這條線的另一端,纏著每個人這輩子的另一半。只要能在每次輪迴時循線尋找到對方,就能得到人世間最真實的幸福。

 

正午,剛明坐在葆連科技大樓的會客室,思考著這個民間傳說。

「一直線耶,這表示你今年之內就會結緣……」

他敲了自己的腦袋。別妄想了,那句話不過是流浪漢收了一百元,想打發自己而已。會去相信占卜結果的人才有毛病。那老頭一定經常這樣纏著人不放,藉此騙吃騙喝。

不過,當天就遇見一位素未謀面的女性,而且還是兩次。難道這也是巧合?

她的臉孔霎時浮上剛明的意識表層。表情因眼神顯得尖銳,但神色似乎交雜著不安、徬徨。那女子正渴求什麼嗎?她是否也和自己一樣,全身的犯罪神經正騷動著?

如果說,犯罪者之間有「共鳴」存在,是否就會有某種力量類似月老的紅線牽引?例如,兩人會憎恨同樣的人,對他進行報復,攜手步上名為「犯罪」的紅毯……

不對,自己在想什麼啊。

剛明急忙把思緒拉回計劃中,開始思考每個步驟。

身上是工作時穿的廉價西裝,雖然皺巴巴的,不過在這種場合應該夠體面了。

此時,開門的聲音響起,一張熟悉的面孔出現在門口。招呼聲打斷了剛明的思緒。

 

「說真的,沒想到你會過來。」對方仍客氣地寒暄。

「我只是順道經過,想見見老同學,順便想幫自己拉點業績。」

「如果是那樣,我們家已經有投保了呢!真抱歉,早知道的話……」

「只是來看朋友的藉口啦。」

「這麼說真是欣慰。不過,看來傳聞是真的,你沒有在令尊的公司任職啊。」

「被你們併購了,也沒什麼好說的……」剛明苦笑。

眼前的人是剛明的大學同學,目前在葆連科技負責行政。事實上,剛明和他的交情並不深,今天純粹是找藉口進入這棟大樓,好執行犯罪計劃。沒想到對方特地撥空和自己閒聊一番,對於自己利用了這份好意,剛明覺得很內疚。

「唉,別提了,其實我覺得併購是個錯誤的決定。對你也很不好意思。」

「不會,我不是在爸的公司底下做事,況且決策跟你無關吧?話說回來,公司也有些人反對這項併購案囉?」

「應該說贊成的人其實很少,只是我們董事長就是好大喜功,覺得事業越大越好。他個性常要求別人,以前也是個工作狂,常常忙到深夜還沒回家。不知道你是否看過一個『成功企業人,背後的家庭』節目?這個禮拜就是介紹董事長。節目裡把他的老婆小孩拍得很幸福的樣子,只是啊,我們公司很多人都在想,那孩子說不定一個禮拜見不到他老爸一次面。把家事孩子丟給老婆,只會埋在工作堆裡,難怪升遷那麼快。」

剛明想起父親。

小時候做錯事,他會拿竹條抽打自己;頂撞他時,他會兇巴巴吼回來。那時的自己,會覺得父親是討厭的動物,哪天一定要把他變成長在角落的香菇。

蔡維訊,你幫我把老爸變成香菇,我得好好答謝你一番──剛明暗自咬牙。

談話進入尾聲。

「我得回辦公室了,還沒吃午飯呢,有空再見面。」對方起身走出會客室。

「對了,董事長的辦公室在哪裡?」他壓抑心跳,裝出不經意的聲音問。

「啊?喔,那個面向陽光的房間。」

對方似乎沒有起疑。

「那麼謝謝囉,能否借一下你們的洗手間?等一下我直接搭電梯下去,不用送我。」

「那我先回去了。」

望著對方離去的背影,剛明鬆了一口氣。他四下張望。因為是午休時間,大樓內幾乎沒有人,應該不會跟蔡維訊那傢伙打照面。剛明撫著不斷悸動的胸口,調整情緒。

他走向董事長室,戴著手套的右手拿著圓盤狀的東西,那是最新式的現場竊聽器,發訊範圍可以達到兩百公尺左右。

就算門鎖著也無妨,自己還是有辦法──剛明的嘴角浮現勝利般的笑容。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