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仔日記-藏葉於林

冷言 著

    我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形。我偵破無數的案件,從來都是找出兇手,只有這一次是要找出死者。

  我仔細觀察波仔身邊那幾隻蟑螂,憑著腦中的印象看能不能找出剛才被波仔殺死的無辜阿蟑。我回想阿蟑翅膀的色澤、觸角的長度、屍體的姿勢以及六隻腳所夾的角度。但是無論怎麼看,這些死者的死狀都一樣。

  死者「們」屍體完整、六隻腳呈完美的放射狀,從臉部的表情來看,死前似乎沒有經過太多掙扎。最令我感到恐懼的是,所有死者的死狀和阿蟑幾乎是一模一樣。

  想到這裡,我差點昏厥過去。這不就表示這些蟑螂全部都是被波仔殺害的,當中還包括了人間蒸發的花仔。看來下次還有機會遇見我那個朋友的時候,要告訴他貓除了是老鼠的天敵之外,同時也是天竺鼠和蟑螂的天敵。

  不過,這得等我先度過眼前的難關才行,因為或許貓也是兔子的天敵也說不定。人類因為知識而偉大,但我可不能因為知識而犧牲。貓究竟是不是兔子的天敵,還是讓別的兔子去證明吧!

  於是我使出最拿手的兔丈人勢,躲在室友姊姊的腳邊一動也不動。這樣的局面僵持了很久,一直到室友姊姊嚇死兔的尖叫聲出現才打破。

  「啊――蟑螂!」

  沒錯,而且很多隻。

  「啊――」

  兇手就是那隻波斯貓。妳別看牠文文靜靜的,其實那叫做冷血無情。

  室友姊姊的慘叫聲又持續了一陣子,等她終於鎮定下來之後,拿了隻掃把來把地上的屍體給掃掉。這下可稱了波仔的意,連毀屍滅跡的工作都有人幫牠做了。當然這段期間,我依然兔丈人勢地決不離開室友姊姊腳邊超過三步的距離。

  「新的殺蟑藥還真有效。」室友姊姊突然冒出這句話。

  新的殺蟑藥是指波仔嗎?

  「才放幾天就殺死這麼多蟑螂。」

  姊姊,妳誤會了,那些無辜的死者都是被波仔幹掉的,並不是什麼新的殺蟑藥。

  這時波仔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緩緩走向角落那盤白色的東西。牠輕巧地跳上去,但是好像被什麼東西嚇一跳,又跳了出來。

  波仔的舉動驚動了室友姊姊,結果她也走向那盤白色的東西。她彎下身把手伸向那個盤子,從那些白色、觸感像是沙子的東西當中拿起一個會動的物體。

  「小花花,你怎麼被埋在貓沙裡?」室友姊姊說。

  沒錯,那個活蹦亂跳的物體正是我以為已經人間蒸發的花仔。被室友姊姊握在手中的花仔此刻正用呆滯的眼神看著我,還不知道等一下牠就要為沒盡力替老大擋下波仔付出代價。

  既然連花仔都逃過一劫,難道說那些蟑螂真的不是波仔幹掉的?其實我也覺得很奇怪,因為我室友用拖鞋打蟑螂的時候,呈現完美放射狀的通常不是蟑螂的六隻腳,而是內臟。所以那些蟑螂如果是被波仔殺害的話,屍體應該不會那麼完整。

  這是毒殺!

  我抬頭看著室友姊姊,一步步往後退。原來她才是真正的殺蟑兇手,而且是無差別殺蟑。

  一天當中兩次嚇到尿失禁對我來說簡直是奇恥大辱。不過現在已經顧不了這麼多,我得先想辦法在花仔引開室友姊姊的注意力時,先找個地方躲一躲。

~全文完~
《本文曾刊載於謎思推理報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