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仔日記-藏葉於林

冷言 著

        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成為一個狠角色的呢?

  本來我是打算回想自己如何變得兇狠的過程,不過不知為何,腦中如跑馬燈閃過的卻是從出生至今一幕幕可愛小兔的畫面。聽我一個朋友說,兔子臨死前,腦中會在瞬間閃過自己的一生。這不就是我現在的情況嗎?

  不行!我決定在波仔衝過來擊倒我之前作些掙扎。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我應該先向室友的姊姊揭發波仔殺害阿蟑(就是波仔腳下那隻死透的蟑螂)這件事。然後再兔丈人勢,給波仔一個下馬威。

  打定主意後,我決定先爭取一些時間。這時候,花仔剛好從我面前走過去。沒錯,室友把我的天竺鼠小弟花仔也一起帶來了。於是我一把將花仔推向還瞪著我看的波仔,讓小弟盡盡替大哥當炮灰的義務。我則趁花仔還不知所謂地在波仔身上聞來聞去的時候,趕緊去找室友的姊姊。

  聽我一個朋友說貓是老鼠的天敵,不過花仔是天竺鼠,應該不太一樣。花仔,在我找到室友的姊姊前,你就先幫我擋住波仔吧!

  沒想到才剛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就遇上謀殺案。雖然我是見過大風大浪的兔子,不過謀殺這種事還是少碰為妙,誰知道什麼時候會輪到自己遭殃。我邊在心裡暗自盤算花仔幾秒內會人間蒸發,邊東張西望找著剛才那個發了瘋似摸我頭的女人。

  房子格局不大,是兩房一廳的公寓。我聽見音樂的聲音從其中一個房間傳出來,不過房間的門卻關上了。看來想找到室友的姊姊,首先得先突破這扇門。這麼想著的同時,我已經一頭撞上門板。

  靠!這門還真堅固,我都快撞成短耳兔了還是文風不動。為了不要讓耳朵骨折,只好想想別的方法。

  這時我看到不遠處有一瓶礦泉水,於是用最快的速度衝刺過去把水推倒。在衝刺的過程中,我順便看了一眼波仔的方向。我主要是想確定我小弟花仔有沒有努力幫我擋下波仔,不過卻一直沒有看到花仔的身影。

  花仔應該已經人間蒸發了吧,原來天竺鼠和老鼠一樣,本來就是貓的食物。嗯,我那個朋友說得沒錯。

  既然花仔已經壯烈犧牲了,我不能白白浪費牠為我爭取的時間。我把推倒的礦泉水朝著房間方向滾動,利用滾動的力量,藉力使力撞擊到門上。希望撞擊聲可以引起室友姊姊的注意。

  正當礦泉水以越來越快的速度往前滾的時候,房門打開了。這下好了吧!礦泉水直接砸在室友姊姊的腳指頭上,連門都沒摸著。雖然和我預期的結果不同,不過總算是讓我找到室友姊姊了。

  接下來就好辦了,兔丈人勢這種事我最在行。我開始在姊姊的腳邊繞來繞去,希望她會注意到波仔腳下的死者。雖然這種一名死者(阿蟑)、一名嫌犯(波仔)、一名偵探(帥兔布~仔)的老舊推理橋段有點無趣,不過我還是得盡到揭發兇手的責任。

  正當我抬起兔腿,打算指著波仔大聲宣布「兇手就是你!」的時候,牠已經不在原本的位置上了。這一比落了空,等我再度找到波仔的時候,當場嚇傻了眼。

   沒想到波仔也懂得藏葉於林的道理,藏屍體最好的地方莫過於墳場。現在在波仔腳下死透的可不止一隻蟑螂,這下我怎麼知道剛才被牠殺死的是哪一隻蟑螂?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