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仔日記-藏葉於林

冷言 著

  我狠狠瞪著眼前的女人。

  要不是因為她是我室友的姊姊,我早就撲上去咬斷她的喉嚨,怎麼可能任由她隨意亂摸我的頭。

  「小布布越來越可愛了。」

  請叫我布~仔,還有不要再摸我的頭了。

  「小布布知道今天要住我家嗎?」

  就是知道才會不爽,還有不要再摸我的頭了。

  「小布布、小布布、小布布……」

  雖然以有毛動物的立場這麼說有點怪,不過她真的是把我惹毛了。還有不要再摸我的頭了,幹!

  耍完狠後,我用最快的速度跑開,並且開始想念起我的室友。嗯,我真是隻多愁善感的兔子啊!

  我室友這兩天因為要出遠門,所以我才會被寄養在她姊姊家裡。這是我第一次在別人家裡過夜,即使凶狠如我,也不免感到有些緊張。

  等到我室友的姊姊對摸頭遊戲感到無趣後,我才終於可以開始我的布~仔大冒險。我在房子四處找了一下,沒想到姊姊家裡連「兔籠子」這種民生必需品都沒有,這和家裡沒廁所有什麼兩樣。

  沒錯!就是沒廁所!

   正當我考慮該不該就地解決的時候,發現角落有一盤白色的東西。我慢慢靠近那盤東西,用鼻子嗅了嗅。野性的直覺告訴我,這是個解決的好地方。於是我跳到那 盤東西上,踩上去之後,從腳底傳來的觸感和我上次在沙堆裡玩的感覺很類似。上次在沙堆玩的時候,因為觸感太舒服,一不小心就「解放」了。就像我聽一個朋友 說,人類在游泳池的時候,也會直接在水裡「解放」一樣。這就是「藏葉於林」的道理。

  這時候,突然一道冰冷的目光射向我。我打了個哆嗦,循著目光的來源看去。一臉不屑看著我的是一隻長相囂張的白色波斯貓,牠那身白色的長毛彷彿在嘲笑我。

  我們互瞪了約五秒鐘,然後我慢慢從那盤白色的東西上下來。雖然對方個子比我大、毛又比我長,不過身為一名狠角色,我的視線還是緊盯著牠不放。

  看來這盤白色的東西大概是牠的地盤。江湖有江湖的規矩,既然在貓的地盤上,總是要敬貓三分。我慢慢走到距離那盤白色的東西約二十步的距離,沒想到波仔(這是我臨時幫牠取的名字)似乎不打算放過我。

  波仔盯著我看,右前腳一邊在地上玩弄著一個褐色的東西。仔細一看,我差點被嚇死。

  好了吧!這下連廁所都不用找了。雖然兔子隨地大小便是常有的事,但是被嚇到失禁還是有點糗。可是有什麼辦法呢?眼前這隻波斯貓可是個扎扎實實的狠角色。

  嗯,牠腳下那隻已經死透了的蟑螂可以證明這一點。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