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

李柏青 著

5

我走出「水屋」,心中矛盾,有了點進展,但又沒有進展;我知道了賴彥輝在台北的住處,也知道了他的工作,但我仍然不知道他表妹在什麼地方。

我回到車上,發現手機裡有兩通未接來電,都是用市話打的,號碼我不認識;我沒有理它,逕自開車回到事務所,幫自己沖了杯香片,開始盤算晚餐應該吃什麼。此時,桌上的電話響了,是一個女孩的聲音。

「你很難找嘛,先生。」

「你是誰?」我用一條溼毛巾蓋在臉上,說話有點含糊不清。

「我叫小芬,你有見過我的,在小蘭香。」

「我不知道那個地方。」

「你前幾天中午去的,在桂林路三巷六弄二樓,小永和豆漿樓上。」

我想起來那個狹窄的樓梯,那個不搭理人的歐巴桑,還有那個大胸脯的原住民女孩。

「我記得…什麼事?」

「我看過你要找的那個女孩。」

「嗯?」我坐直身子,拿掉毛巾,問:「在哪裡?什麼時候?」

「電話裡講不清楚…」

「快點告訴我,在哪裡?什麼時候?」

「約七點在龍山寺後面的小間紅茶店,多帶點錢,我會餓。」她說完便掛了電話。

「媽的。」

 

「小間紅茶店」一點都不小,可以容納幾十人,店裡還設有塌塌米的兩人包廂座位,可以拉下門廉,享受一點隱私。

小芬坐在一個包廂等我來,她點了一杯大杯的芒果冰沙,又叫了毛豆、豆干、米血、花枝丸、滷海帶等小菜,之後又追加一碗鍋燒麵;我只叫了一杯冰紅茶。

「你這樣吃不飽啦。」她說,又叫了一份花生醬吐司。

「妳在哪裡看到她的?」我看著逐一端上的餐點,輕聲問道。

「南陽街,嘿,想不到吧,是南陽街喔,一間英文補習班。」

「妳去補英文?」

「日文,」小芬喝了口冰沙,瞪著一雙大眼睛看著我,「我不想在華西街那種店裡面做太久,我想去林森北路的酒店,那邊才有可能遇到有錢人,去華西街的都是一些卒仔巴。」

「妳可以說走就走?」

「我又沒欠錢,又不是被賣的,我是簽契約的,約滿就可走人了;我還有底薪和休假,像今天我就放假,所以能在這邊陪你瞎耗。」

誰陪誰瞎耗?「你什麼時候看見她的?」

「一年多以前,坐電梯常碰到,她在那邊至少上了半年的課,然後就不見了。」

「她和妳一樣,是…嗎?」

她搖了搖頭,說:「不是,她一定不是,因為我在另一個地方也有看過她。」

「哪裡?」

「東區的一間新百貨公司,她是專櫃小姐,我還特地去試穿幾件,看她認不認得我,但顯然她不知道。」

「什麼時候的事?」

「半年多以前,那時候她已經沒在上英文課了。」

我喝了一大口紅茶,默默地看著小芬將桌上的食物吃完。我拿出筆記本記下那間補習班還有百貨和專櫃的名字,然後拿帳單去門口結帳,一共是七百三十六元。

我回到包廂,只見她坐在我的位置上,我遞給她五千塊,說:「一點小意思。」

她收了錢,不過還是坐著。她示意我坐到她旁邊,然後問道:「你還有多少錢?」

「三千多。」

她笑了笑,用手覆在我的手上,說:「夠開一個房間吧。」

我也笑了,說:「妳平常做那麼多,還想要?」

「看人,」她用手背輕撫著我的面頰,瞇著眼說:「那種地方很難看到好貨…你付房間的錢,我免費,如何?」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