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仔日記-汝即真兇

冷言 著

  我室友每天有兩個時間會在我的碗裡面放飼料,早上八點和晚上八點。昨晚我吃得很飽,所以現在碗裡沒飼料,就是早上八點那一次沒放。


  問題是,我室友說她放了。


  於是我開始回想早上我到底在做什麼。   

  今天是假日,我室友意外地起得很早,七點多就已經吃完早餐,坐在鏡子前化妝了。我昨天因為和花仔玩太晚,所以很睏,只大約朦朦朧朧知道我室友在房間裡走來走去。等到我完全清醒的時候,她已經不在房裡了。


  這時候發生了一件事讓我沒有馬上查看碗裡的飼料,真是一大失誤。


  平常我室友出門的時候會將我家(人類好像稱作兔籠子)的門關上,所以在她回房間之前,我都只能待在自己家裡。我雖然不是一隻怕無聊的兔,不過一個兔在家能做的事實在不多。


  睡醒後我通常會先整理一下自己的毛,除了下巴的毛舔不到之外,我會把全身的毛用舌頭舔過一次。接著清一清宿便,如果前一天吃了不乾淨的東西,清宿便的時間就會比較長。這種時候適合做一些比較深度的思考,譬如等一下揍花仔的時候力道應該多大之類的。哈哈哈!


  重點來了。


  清完宿便,肚子自然就餓,所以我會接著開始吃飼料。有時為了節省時間,我站在廁所上的時候就會一邊探頭到碗裡吃飼料。等差不多吃飽之後,我也累了,這時候我會小憩一下。


  不過今天有點不同,因為我室友出門的時候沒有把我家的門關上!


   好了吧,這下我的生活步調全被打亂了。我一發現門沒關,連毛都沒整理就衝了出去。第一站當然是先跳上平常室友在的時候不准我上去的床舖。床舖上棉被折得 相當整齊,折縫間的大小剛好適合一隻像我這麼大的兔子鑽進去。我在棉被裡玩了很長一段時間,直到便意席捲而來,我才趕緊出來。


  衝回家上廁所的路上,我順便推倒我家旁邊花仔那個窮酸的籠子。籠子被我推倒後,花仔先是亂竄了一陣,然後從撞開的門跑出來呆呆看著我上廁所的英姿。


  這時候我滿腦子只想著等一下要怎麼從床上跳上書桌,壓根兒就忘了還沒吃早餐,更不用說去注意碗裡有沒有飼料。


  上完廁所,我迫不及待又跳上床。我踩著剛被我大鬧過一番的棉被,看看書桌邊緣有沒有適合我一躍而上據點。我不愧是冰雪聰明的帥兔,一下子就找到絕佳的登陸地點。不過在書桌上並沒有待多久,當我正咬著一張口感不錯的紙時,就聽到室友開門的聲音。


  於是,當我室友帶著朋友打開房門的時候,我看起來就像一隻剛睡醒,乖巧地待在兔籠子(就是我家)裡的兔子。


  我就是這時候發現碗裡沒飼料的!


  「小花的籠子怎麼翻倒了!」


  是我室友的聲音,我故意假裝沒聽到,免得她以為是我幹的。


  「飼料都灑出來了啦!」


  這是當然的,老大都還沒吃飽,小弟怎麼可以先吃。


  「討厭,我出門的時候忘了把小布的籠子關上了。」


  不只如此,妳還忘了放飼料,趕快補給我吧!


  「雯雯,飼料翻倒還算好的,妳來看這個。」


  這次說話的是我室友帶來的朋友。


  「怎麼會這樣!我的一千塊!」


  我很少聽到我室友這麼哀嚎,看來那張被我吃掉一半的紙可能是什麼重要文件。不過也多虧了她朋友的提醒,我才能解開這次的「飼料消失之謎」……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