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難雜症事務所(2)─十二字批言

李柏青 著

3

小范將那個「8」在手中把玩了好一會兒,然後將它橫放在桌上,輕輕地笑了笑。

「蕭先生,像這種超自然的問題,我看你是不是要去拜個拜,或是求個道士問一下比較好,恐怕我

「不不不,范先生,人家說你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上次那回蜈蚣鄉的鬼屋鬧得那麼大,聽說你到現場三兩下就解決了,你一定也有和我阿母一樣的那種能力,求求你救救我們家求求你」蕭守成急得都快哭了出來,抓著小范的手,拼命懇求著。

「蕭先生,你你先冷靜一點,我沒有什麼超自然的能力,我只是想像力比較豐富,邏輯又比較嚴謹而已我聽你剛剛講了這麼多事,加上我自己做的功課,我想我是能給你一個答案的

「多謝你,多謝你」蕭守成喜極而泣,彷彿真得到救贖一樣。

小范將手抽回來,清了清喉嚨,說道︰「那,蕭先生,我再問你最後一個問題,府上的貓和狗,都是誰在餵的?」

「我兒子,寶成寶成很喜歡動物,每天晚上八點都準時餵他們吃一頓,他說餵太多反而不大好。」

「是一起餵的嗎?」

「是啊,通常是用一個大鐵鍋,把我們吃剩的東西裝一裝,放在神明廳前,賓士和福特會一起吃,牠們感情很好,不會吵架

「好吧,那事情大概就是這樣了」小范雙手指尖頂著指間,放在胸前,開始陳述他的推理︰「蕭先生,你所看到的一切怪象,我相信都是同一個事件的不同面向而已;不巧的是,這些面向『剛好』符合了令堂所留下來的批言,所以讓你產生了被害的妄想,其實如果你能每件事情都冷靜下來想想,真相是非常顯而易見的。」

蕭守成聽了小范的開場白,仍然是一臉茫然。小范繼續說:「我們一個一個來吧先說『腰無肉』這段,那尾鯉魚被鎖在神明廳裡,除了你之外,一般人不可能進得去,所以我們就把人為偷吃的可能給排除了,那假設,如你所說的,『不會是老鼠吃的』這種說法正確的話,那我想,只有一種可能就是你們家養的那隻貓了。神明廳的窗戶應該都留有空隙,貓是可以輕易出入的,我應該沒說錯吧?」

「窗戶是有空隙,可是,福特牠不會

「餵飽了當然不會,但如果不巧剛好沒餵呢?貓兒一天只餵一餐剛剛好,但恰巧有一天,貓兒依習慣來到神明廳前,卻發現主人沒來餵食,當時牠餓得很,又發現供桌上擺了條魚,那牠貓總是比較奸巧的,不像狗那麼老實,於是牠就跳進神明廳,將鯉魚最好的肚肉給吃了個乾淨,不過牠還是有訓練過的貓,知道偷吃不對,所以吃飽了就走,沒再動魚的其他部分。而且因為貓和狗是養在一起的,所以貓進出神明廳,那隻狗─賓士也不會吠,這就造成了那個神不知鬼不覺的『腰無肉』了。」

「但我兒子,應該不會忘了餵貓啊,他一直都很規律」蕭守成搔搔腦袋,神色似乎放鬆不少。

「呵關於這點,我等一下再跟你解釋,現在來說說『米自走』吧;你說府上總是在農曆十五拜拜,那麼上星期五就是十五,隔天則是十六,月亮還是圓的。嗯,月圓之夜白米,我這樣提示,不知道你有沒有想到什麼?」小范善於用「啟發示推理」,將線索點明,由當事人自己想出答案,這樣會讓當事人有種解謎的滿足感,也可以吸引當事人下次再來光顧。

「米月圓我不知道不是米自己出來走嗎?」蕭守成囁嚅著說。他看起來的確不是那塊料。

小范嘆了口氣,說:「先生,米是不可能會自己走的,要走就要有人帶它走你想想,月圓之夜,有人帶著白米在屋內走,我想,除了偷米賊外,最大的可能就是有人要做『米向』了吧

「『米向』!是我阿母說過的」蕭守成一聲驚呼,看得出他依然處於五里雲霧中。

「是啊,就是『米向』那天夜裡,有人進入廚房,用手捧白米,然後跨過整個院埕,走到西廂的浴室裡,將白米倒進馬桶中,手捧白米走那麼長的距離,米會邊走邊掉是很正常的,『米向』一共要倒三捧米,先生大概是聽到後兩次的腳步聲吧,而且,三捧白米倒進馬桶裡,一定將馬桶塞住了,隔天自然會吸引蟑螂,這就是你所謂的『米自走』的真相吧。」

蕭守成摸摸下巴,又搔搔腦袋,似乎還是在半信半疑的階段,他喃喃唸道︰「那是誰誰在『做向』?是我阿母!她在顯靈?她要給我警告,對不對!?」

「你又來了,蕭先生,」小范有點不耐煩地說:「沒有顯靈這種事情,我一開始就說過,這一切的怪象其實都是同一件事情,只是以不同的面向表現出來而已,而最後的線索,就是這個,」小范指了指那個透明的「8」,輕鬆地說。

「我我不管什麼面向啦,這個『8』就莫名其妙地出現在我我家花圃裡,又剛好在那一堆怪事之後我根本就不敢去想,就直接跑來找你了。」蕭守成啞著嗓子說。

小范搖了搖頭,說︰「蕭先生,發生了那麼多怪事,你的心已經被那十二字批言給佔滿了,整天就在想著『橫豎八』的出現,所以你一看到這個『8』,就直覺認為是最後一個徵兆的出現;如果這個『8』出現在一個星期前,我想,你只要『換個角度』觀察一下,整件事情就簡單多了。」小范特別強調了「換個角度」四字,似乎別有用意。

「我我想不通啊,這個『8』平白無故的出現,就是天意啊天意

「沒什麼天不天意的,先生,我說過,要『換個角度』來看,只要將這個『8』橫過來看,其實應該是這樣的」小范說著,將那『8』給橫了過來,變成了『∞』的樣子,微笑說:「先生,你應該也知道這個符號數學上叫『無限大』,英文就叫做Infinity,或許你不知道,最近市區裡一間叫Infinitypub每個星期五都舉行拼酒大賽,優勝者就可以得到一個水晶製的Infinity獎座,這個『8』其實這就是其中一個獎座,你看,這後面還有刻著『Infinity敬贈』的小字。」

蕭守成接過那獎座,摘下眼鏡,不可思議地盯著那行小字看。

小范繼續說︰「好,那現在事情就清楚多了,這個Infinity獎座就掉在貴府西牆的外面,翻過西牆,不就是令公子的房間嗎?有沒有可能是有人翻牆進屋的時候,不小心把他好不容易贏來的獎座給掉在外面了呢?」

「你是說,寶成他他去了那家pub?」蕭守成第一次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接受了小范的啟示。

「這點我不確定,不過我這位助理」說著小范指指在一旁的卡羅特,「上星期剛好就有去拼酒大賽,他說那晚得到冠軍的就是個小伙子,還灌了兩瓶伏特加,如果你有帶令公子的照片的話

蕭守成從皮夾裡拿出一張全家福照,遞給卡羅特,卡羅特瞄了幾眼,用力點了點頭。

小范為自己和委託人都重新斟上茶,說︰「所以我說你府上發生的一切怪事其實都只是一件事而已,事情應該是這樣子的:令公子上星期五吃完晚飯後,便偷偷地溜了出去,可能是朋友慶祝或是其他原因,反正星期五晚上年輕人出來瘋一下是很正常的他本身有交通工具嗎?」

蕭守成搖了搖頭,小范又說:「嗯,既然這樣,那應該就是朋友來載他了他離開得應該滿突然的,以致於連餵貓餵狗都來不及。他去Infinity參加了拼酒大賽,破了家裡的酒誡,還贏了個獎座他平常應該也不會喝酒,一喝就喝成這樣,可見那晚他們真的玩得很瘋了;他醉醺醺地回到家,想不到翻牆進屋的時候卻把獎座給掉在外面了我想他當時一定醉得不得了,意識不清,以致於後來再怎麼找也找不到那個獎座,反而被您在打掃時發現了,他喝酒回家第二天,身體開始出問題;我想這是你們家族遺傳的酒精過敏體質,你不是也說你聞到酒味會呼吸困難嗎?那令公子一口氣喝了那麼多烈酒,全身起酒疹和哮喘就不令人意外了,這大概也是為何蕭家祖先要求子孫不得飲酒的原因吧。令公子發現自己身體過敏的時候,誤以為是他破了酒誡,引來祖先不高興,這時她想起了祖母講過的『做向』方法,他知道自己流有先生媽的血,所以決定試一試;當天夜裡,他就按著祖母所傳的儀式,捧著白米,倒進馬桶中,想為自己消災解厄;但荒謬的是,這種過敏隔個一天就痊癒了,或許他會以為真的是『做向』有用吧。他應該沒想到,就因為他忘記餵貓、捧米『做向』、還有掉了個水晶獎座,會被他的父親以為是天降災禍吧。」

蕭守成仍然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他茫然地看著小范,彷彿看到神明一樣,虔誠地說︰「那麼,這一切,都是我那個兒子搞的了?不是劫數,也不是天要滅我蕭家了?」

小范聳了聳肩,說道︰「也不盡然。畢竟,先生這件事還是讓你花了二十萬,『破財之災』啊!」

蕭守成大大地呼出一口氣,仰頭拜道:「感謝天公伯!感謝天公伯!我蕭守成願一世人吃素唸佛,感謝天公保祐我們蕭家。」說完又握緊小范的手,感激地說︰「范先生,您真是太了不起了,就因為你一句話,就為我們家改了天命,你一定是羅漢下凡,我給你拜」說著就要在辦公桌旁拜下去。

小范被這歐里桑弄得哭笑不得,趕緊將他扶起,說:「蕭先生,你不要這樣,這根本就只是一場誤會,我只是幫你把誤會解釋清楚而已,沒有什麼改不改命的,你不要想太多了。」

蕭守成還是一臉虔敬的表情,對小范說:「范先生,不瞞你說,我阿母臨走前也有跟我說,要是這十二字批言真的實現,那就會有一位『有水有草』的貴人來幫助你解開這道批言那就是在說你啊,你這個『范』字就是有水有草啊,你一定是神仙羅漢下凡,我回去一定會為你立一座生祠,每天上香,好答謝你的救命之恩。」

小范嘆了口氣,說︰「蕭先生,你實在迷信得太誇張了。不過令堂說得沒錯,我的確能為你解開那十二字批言,你想試試嗎?」

「批言?那那還要怎麼解?你剛剛不是解開了嗎」

「哈哈,」小范笑道︰「你付我二十萬已經太多了,這個服務就算免費好了。令堂是個了不起的先生媽,不過她也是個聰明理性的女人,她留下這十二字批言,希望給您一些啟示,只是這幾十前來,你都沒發現而已。」

小范拿起那張紙,說:「這十二字批言,其實不過是個字謎。『橫豎八』,一橫一豎一撇一奈,是個『不』字;『腰無肉』,把『腰』字的肉偏旁去掉,不就是個『要』字嗎?『米自走』,在『米』旁加個『走』部也就是『辶』部,那就是個『迷』字;『人皆說』,也就是『人言』了,是個『信』字這十二字批言加起來,就是『不要迷信』四字,這就是令堂要給你的啟示啊

蕭守成聽得目瞪口呆,他接過那張紙,反覆看了半天,呆呆地愣在那兒。

小范又點上一枝菸,淡淡地說︰「令堂知道你崇信她的能力,也知道你對其他超自然的事物都十分迷信,但她也清楚,一味的迷信只會害了你,害了整個家,所以留下了這十二字批言,算是個警告吧。唔一個法力高強的先生媽,卻要他的兒子不要迷信,這點還真頗耐人尋味啊!」

~全文完~
《本文曾刊載於推理雜誌第264期》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