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挖掘

冷言 著

8

找了一個月,終於讓我找到一台一模一樣的留聲機,不過也讓那個臭老頭又坑了我一筆。今天是星期日,一大早我就來到每個月花兩千塊租的防空洞裡讓整個人埋進復古氛團中。

為了能夠穿得下一個月前買的咖啡色polo杉和紅白格紋喇叭褲,我努力減了八公斤,雖然有部分是因為錢都被那個臭老頭拐走的關係,不過總算可以不用擔心又把褲子給撐裂。

留聲機樂聲悠揚,黑膠唱片時代的音樂因為沒有現在的先進技術,比較能夠欣賞歌手真正的歌聲,而不像現在能夠靠混音和後製矇混過關。

當然殺人也是一樣,不能矇混過關!

當時我聽到她說七點左右就已經下手殺人,我真的是捏了一把冷汗,因為當那個倒楣鬼壓壞我的留聲機時,他還是一副剛死不久的樣子。死了五個小時的屍體應該已經開始出現屍斑、身體僵硬,尤其在這種氣候下,體溫應該降得比平常更快。但是當我把他拖出我的防空洞時,我真的以為他才剛死亡不久,甚至可能還沒超過三十分鐘。所以當我知道他應該在七點就已經死亡的時候,我立刻拉著那個日本女人回到防空洞。

當我們回去的時候,本來應該在防空洞外的倒楣鬼已經不見了。一問之下,原來租我防空洞那戶人家的爺爺上山運動時發現了他,把他送到醫院去了。聽說後來那個人救活了,不過我從那天晚上之後就沒有再看過他,因為我不想把大同寶寶還給他。

而我最後見到那個日本女人是在桃園中正機場,我送她去搭飛機。雖然她曾經下手殺人,不過因為後來那男人也沒死,所以只能說是殺人未遂,況且我也很同情她的遭遇。

她說因為在日本唸大學的花費太高,所以來台灣留學,遇到了那個男人。在日本有很多類似援助交際的行為,她也學著想靠女人天生的本錢賺一點花用,只是沒想到那個男人這麼不上道。她在台灣沒什麼朋友,她說很感謝我沒有報警抓她,讓她可以回日本。即使我不報警,我想那個男人應該也會報警吧,只是後續的國際問題我就沒有再深入了解,也不知道那個日本女人最後會不會被起訴。

「謝謝你,你真是個好人。」這是她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

關於防空洞為什麼會有屍體掉下來的問題我也深入了解了一下。本來防空洞就是用來躲避空襲用的,照理說應該夠堅固才對。只是把防空洞租給我的那戶人家前一陣子本來想把防空洞給封起來,所以把防空洞的結構破壞了。後來因為我提出租用的要求,所以他們就租了一個隨時可能崩塌的防空洞給我。

今天是我最後一次在這個防空洞裡復古了,雖然擁有一個日據時代的防空洞夠酷、夠復古,不過我還不想因此而喪命。所以我把特製沙發拉到靠近洞口的地方,以便防空洞崩塌時隨時可以逃命。

今天中午我約了人要看一件七O年代開襟襯衫,聽完這首歌就應該要出發了。我忘情地跟著旋律哼唱著,懷舊的旋律、復古的情懷,正當歌曲進入最後高潮的時候,我才剛買的留聲機又再度在我眼前被砸個稀巴爛。

先不管在這心曠神怡的星期天早晨究竟會有什麼東西掉進我的防空洞裡,我已經決定下次找到新的防空洞時一定要在上面插上「私人空間,請勿挖掘」的警告標誌。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