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挖掘

冷言 著

4

我站在浴室的鏡子前看著鏡子裡那對堅挺的乳房,也許是因為生理期快到了的關係,乳房有點漲,使得紅色半透明的罩杯此時看起來顯得有點小,好像乳房快跳出來了的感覺。

我轉過身去回頭看著自己映在鏡中的背影,丁字褲的紅色線條沿著我的臀部上方由兩側向中央收攏,然後順著臀溝的曲線向下隱沒。紅色線條末端將我的神秘地帶包覆得密不透風,即使是剛沖完冷水的現在,我也覺得丁字褲下熱氣蒸騰、濕潤異常。

是殺人後所帶來的變態興奮感嗎?

其實我已經沒有時間慢慢欣賞自己的胴體,只不過一想到從今以後再也不需要為了區區幾萬塊錢忍受他的摧殘,我就忍不住再多看兩眼這原本應該充滿彈性、應該備受呵護的身體。

鏡子裡可以看到他那雙腳出現在浴室外的地板上,這提醒了我應該趕快完成接下來的事情。我穿著只能勉強托住我白皙乳房的內衣在他家裡四處走動,每走一步我都能感覺到乳房傳來的波動感。我坐在他那張皮製的椅子上,從辦公桌右邊的第一個抽屜找到左邊最後一個抽屜,把所有的光碟片一一放入電腦裡檢查。除了辦公桌之外,他家裡還有兩個大檔案櫃,如果要一一檢查,大概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

我起身走向其中一個檔案櫃,我感覺到兩側的臀部隔著丁字褲互相摩擦著,一滴不知是水或是汗的液體沿著臀部流向大腿。我很喜歡看外國的刑事鑑識影集,因此對於警方的蒐證方式多少有點了解。其實並不是我喜歡衣不蔽體地進行這些工作,而是我希望盡量避免在現場留下有可能沿線追查到我身上來的線索,我可不希望為了這種人去坐牢。因此,我今天只穿了一件皮製的長大衣和這身丁字褲的裝扮。

大衣我一進門就脫在門口,他還因此而覺得我今晚似乎特別狂野。事實上我只是不想在他家裡留下太多衣服纖維,因此把身上可能留下纖維的衣服減到最低限度,外套也選擇足以遮蔽只穿著內衣褲的身體、並且不易在現場留下纖維的皮製長大衣。如果可能的話,我也希望可以像電影裡的職業殺手那樣,穿著漆黑的夜行衣行動,只是這樣的話,我可能就沒有辦法接近他。

我關上第一個檔案櫃的最後一個抽屜時已經九點多了,那張拍攝我們做愛場面的光碟還是沒有找到。照這種速度下去,檢查完另一個檔案櫃大概已經十一點了。萬一沒有找到,我還必須將他家整個翻過來找個幾遍。

於是我決定先處理掉他的屍體,反正他已經死了,光碟片再慢慢回來找就好。根據他以前告訴我的資料,他的老婆孩子已經移民到美國去了,他大概半年回去看他們一次。他從明天開始向公司請了兩個禮拜的長假,說是要回美國探望家人,但其實是我為了殺他,假意邀他帶我回日本度假兩個星期。因此,這兩個禮拜之間沒有人會因為他失蹤而覺得奇怪,我也可以有充裕的時間找出那張光碟片。

所以說,現在還是先處理掉他的屍體要緊!

他住在一幢老舊公寓的二樓,這幢公寓每層樓只有一戶,公寓的樓梯間也沒有架設監視器,所以不用擔心在搬運他的屍體時會被發現。我來的時候要他把車停在公寓門口,為了減少搬運屍體的時間,穿上大衣後,我先從二樓窗口用遙控器開了車門的鎖。我像攙扶醉漢那樣將他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幸虧他的體重不重,否則我可能要考慮是否應該先把他切成幾塊再搬運。

我用雖然稍嫌緩慢,但已經是我在這種狀態下最快的速度將他架上車子後座,我自己也迅速到駕駛座上坐定。他家裡的燈和大門都關上了,大門和車的鑰匙現在正握在我手中,搬運的過程也沒有人看到。最後,將屍體運走就可以了,一切都很完美。

我準備將屍體運到離他家不遠的一座矮山上掩埋。

車子發動後,迅速駛出小巷。我不希望深夜的引擎聲引來過度的關注,因此將車開到大馬路上。從他家到那座山上大概只需要十分鐘左右的車程,那座山被當作是墓地使用,所以山上到處都埋了屍體,我想沒有比墓地更適合掩埋屍體的地方了。

那座山就快到了,在前面不遠的地方右轉之後馬上就可以到達山腳下。鏟子這些工具我白天的時候就已經拿到埋屍體的地點附近藏好,洞也都挖好了,現在該擔心的只剩下心理上的障礙了,畢竟在這種時間到墓地附近掩埋屍體實在是件令人毛骨悚然的事。

本來我以為計畫可以就這樣順利進行,不過沒想到竟然出了點小意外。剛才果然不應該浪費太多時間,搞到現在連警察都出來攔路臨檢了。

警察揮著手示意我將車子開到路旁,前面還有其他車輛正接受臨檢,所以只有一名警員走上前來。我將行照準備好,伸手將椅子調高,讓身體可以擋住警員的視線,然後才將車窗玻璃降下來。

警員來到車窗外時出示了證件,並且說:「麻煩妳,行照、駕照。」

我將行照交給他,並且開始思考必須強行突破的機率有多大。雖然行照交給他了,但是我卻沒有將駕照帶在身上。我假裝在身上的大衣口袋尋找駕照,口中喃喃念著:「不好意思,我找一下駕照。」

他沒說什麼,拿著行照走到另一名警員身邊交談著。我感覺到皮製大衣下的肌膚表面開始滲出汗水,心臟的跳動也開始加快。那名警員拿著行照再度走向我,我突然想到電影上曾經看過一個不錯的方法,在這種情況下只好試試看了。

我解開大衣胸前的兩顆鈕釦,當警員將行照交給我的時候,我藉著拿行照的動作讓大衣下只穿著半透明胸罩的「巨乳」在無預警的情況下蹦到他眼前。他先是嚇了一跳,然後不動聲色地開始偷瞄我的胸部。我將兩手放在方向盤上,故意藉這個動作擠了擠乳溝。我才在想這次生理期前怎麼漲奶漲得這麼嚴重,沒想到左邊的胸部就這麼從胸罩裡掉了出來。

我感覺到那名警員的眼神亮了一下,心想機不可失,一面緩緩將胸部塞回胸罩裡,同時說:「警察先生,我的駕照放在上衣口袋裡,忘了帶出門了。」我盡量讓聲音聽起來細細柔柔的,希望可以突破他的理智防線。

「這樣啊……」他這時已經肆無忌憚地盯著我的胸部猛看了,「不過我們這是例行公事,恐怕……」

這個男人實在是太貪心了!好吧,我就讓他徹底崩潰!

「還是你幫人家看看有沒有放在褲子口袋裡。」我又解開兩顆釦子,現在從他那個角度應該連我的丁字褲都看得到。我故意抬了一下臀部,讓他的視野更清楚。如果他還不肯放我走的話,我準備拉他的手來「找找」看駕照在不在我身上。

「小姐,下次出門要記得帶駕照,等一下開車要小心點。」

終於可以鬆口氣了。我對他假笑一下,關上車窗,緩緩將車子開走。

雖然有段小插曲,不過我還是順利將屍體運到山腳下了。從這裡上去還要爬一小段山路,拖著一具屍體一起,我自己也不知道有沒有辦法爬到預定的地點。

現在已經快十一點了,氣溫稍低,只穿著大衣讓我開始覺得有點冷。往山頂的方向看過去,黑暗已經吞沒了前方的道路,月光在濃密的樹蔭外形成一圈光暈。我拖著腳步,架著他往山上走。由山頂上吹下來的風不但讓我覺得冷,也讓我行動遲緩。老實說,我開始覺得害怕了起來,背脊發冷已經不足以形容我現在的感受,畢竟我現在正拖著一具屍體往到處都是墳墓的山上走去。

想要不被人發現,也只能選擇這種時間了吧,除了埋屍體之外,有誰會在晚上十一點多還留在這種被當成墓地使用的山上呢?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