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挖掘

冷言 著

3

我的右手拿著和機身分離的黃銅雕花喇叭,左手拿著對折的「望春風」,看來我的黃銅喇叭留聲機和黑膠唱片都沒救了。

如果可能的話,我真想狠狠地給眼前這個傢伙一拳。不過從那半截露出襯衫外頭的刀柄看起來,已經沒有這個必要了。我現在應該先把這傢伙搬到外面去,然後到上頭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讓這傢伙從我的天花板上掉下來。

我的名字叫做郝仁,三十歲。在兩年以前我對我的名字並沒有什麼意見,不過最近這個名字讓我有些困擾。

這個困擾來自於一名年輕美麗的女性。

我是個病入膏肓的復古狂,會和這名年輕美麗的女性邂逅是因為我透過網路向她購買一部由秦漢、林鳳嬌主演的老電影「原鄉人」。從那次以後,我開始與她有頻繁的接觸。我們的交易都是當面交錢點貨,直到有一次我在付錢的時候「順便」附上一束花,約她一起吃晚餐。

她收下了那束花,當然還有錢,然後對我說:「你是郝仁,我配不上你。」之後我就再也沒跟她買過東西了。

我當然知道她想說的其實是「你是好人」,我也知道這句話是這兩年最流行的拒愛口頭禪,只不過這麼想會讓我好過一點。於是,一直到現在,我開始有點介意我的名字。

等等,我差點忘了眼前這個傢伙。我試著把他拉起來,他大概剛死沒多久,體溫還很高,手腳也軟趴趴的。我架著他的腋下,想把他往外面拖。就在我呈現半蹲狀態,準備用力的時候,我聽到一聲「嘶――」的聲音,那是縫線撕裂的聲音。

天啊!我的紅白格紋喇叭褲!這傢伙不但毀了我的黃銅喇叭留聲機和黑膠唱片,連我的六O年代喇叭褲都一起毀了!

我強忍著心中對這條褲子的哀悼,把這傢伙拖到洞口外面。在拖行的過程中,褲子好像又裂得更開了。把他拖到洞口外面之後,一時之間我還沒想到要怎麼處置他,於是我決定先看看這傢伙為什麼會從天花板上掉下來。

這裡我需要先解釋一下。我先前說過,我是個病入膏肓的復古狂。身為一個復古狂,有什麼比擁有一座日據時代就存留到現在的防空洞更酷的事。沒錯,我的秘密基地就是這座防空洞,這可是我每個月花兩千塊向房東租來的。

雖然聽起來很怪,不過我確實租了一個防空洞。

這個防空洞位於一座矮山上,這座山是住在山腳下一戶人家的土地,主要是用來當作墓地賣給「需要」的人。墳墓大多位在山的另一邊,我在一次偶然的情況下發現了這個防空洞,和地主商量之後以每個月兩千元的代價租了下來。這裡是我用來放收藏品的地方,平常我並不住在這裡。

關於防空洞的事,有機會再談,眼前的問題還是要先解決才行。我爬到防空洞上面,目測了一下那傢伙掉到防空洞的位置。我提著我蒐集的煤油燈四處檢查,這盞燈是1943年出廠的古董,也是我在防空洞內的照明設備。在防空洞正上方一塊較平坦的地面有挖掘過的痕跡,雖然挖掘的人刻意掩飾,不過仔細看還是可以發現。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

那傢伙被掛掉之後,兇手把他帶到山上埋屍滅跡,結果正好把埋屍體的洞挖在我的防空洞正上方,就這樣那傢伙掉到我每個月花兩千塊租的防空洞裡面。

看來應該先報警才對,那傢伙怎麼看都像是被謀殺的。話雖如此,還是要先排除自殺的可能性才行。很難說這傢伙會不會自己先挖好洞,然後插自己一刀,最後利用某種定時裝置把自己埋起來。這麼說來,也許掉到我的防空洞裡也是這傢伙計算好的,目的就是為了讓我去報警,成為嫌疑犯。

以上的推論可能性趨近於零,所以自殺的可能性可以排除。

打電話報警吧!我拿出行動電話,撥了好市民報案專線110。響了幾聲,電話接通了。

「喂!喂!」我說,「是、是的,我想請問一下,有沒有人打電話找我?」

我絕對沒有搗亂的意思!

「對不起、對不起,是、是。」

電話掛斷了。

被海刮了一頓,不過我絕對不是有心要搗亂,只是在電話接通的那一剎那,我腦中出現了一個影像,那就是我那可憐的黃銅雕花喇叭和半圓型的黑膠唱片。假如我報了案,而兇手也順利抓到了,雖然是個完美的結局,但是我就找不人賠償我的損失了。我可不想節哀順變,我也是受害者啊!

但是不報案,丟著這傢伙在這裡也不是辦法,我的損失一樣得不到賠償。冤有頭、債有主,雖然這傢伙是弄壞我蒐藏品的主嫌,但是死者為大,我只好把這筆帳算在殺害他的兇手身上。

於是我決定先把兇手找出來,要兇手賠償我的損失之後再報警處理。

要是兇手不肯賠償我的損失那該怎麼辦呢?這個問題我必須先思考一下,因為說不定下一個壓壞我蒐藏品的人就是我自己……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