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血的街景

陳嘉振 著

6

         「長官,我們在更衣室裡找到了這個。」一名警員將手上的東西交給劉警官––––那是一把黑色的玩具弓。這種玩具弓在各玩具店裡都可買得到,只是它最特別的地方,就是渾身上下一片醒目的黑。

         當大家看到它時,都驚訝地說不出話來。由於昨天留守的警員在隔天早上巡視演藝廳時,看見散落一地的玻璃碎片,而刺眼的陽光則大剌剌地從窗戶上不規則的缺口射入室內。因此他趕緊通報他的上司––––也就是劉警官––––這個突發的狀況,於是過不了多久,大批的警力又「再一次」地封鎖了演藝廳。

         「哼!你們昨天怎麼沒有找到呢?」劉警官略帶責備地說。

         「我也覺得奇怪,我們昨天明明才搜過更衣室的啊?」警員一臉無辜地說著。

         「那也許是在昨天警方撤離之後,才被兇手放進去的啊!這也不就是你下令搜查的原因嗎?」硯之學長替這名警員辯解。

         「這把玩具弓是在哪裡找到的?」劉警官問。

         「是在牌子上面寫著『許清邁專用』的更衣間裡找到的。」

         「什麼!」全場一片嘩然。

         「不是我,我不是兇手!我幹嘛把凶器放在我的更衣間裡,我再笨也不會這麼做!」許清邁學長激動喊著。

         「或許你就是捉住了這個盲點,心想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再加上我們昨天才對演藝廳全面搜查,你直覺認定我們不會再度搜查,所以你才會大膽做出這種看似違反常理的舉動。」劉警官自己也不甚確定地說著。

         「那他是怎麼在犯案之後隱藏凶器的呢?」硯之學長問道。

         「這……這我怎麼知道?那也得問他才對啊?」劉警官指著許清邁學長說道。

         「我也不知道啊!因為我根本就不是兇手啊!」許清邁學長氣急敗壞地吼著。

         「對了,昨天最後離開演藝廳的人是誰?曼玲,是妳嗎?」硯之學長不管情緒即將失控的許清邁學長,繼續問道。

         「不,是我!」我趕緊舉起手。

         「平常不是曼玲負責整理舞台的嗎?」

         「學姐昨天有點累,先回去休息了,而我替她整理舞台。」

         「你昨天在離開時有看到任何可疑的人事物嗎?」

         「沒有,我昨天離開的時候,一切都很正常,沒有任何異樣。只是……」我看了許清邁學長一眼,「……只是我昨天在更衣室裡,聽到有人在許清邁學長的更衣間裡找東西。」

         「大概是什麼時候?」

         「大約是在大家快離開的時候,那時應該是八點左右吧?我想。」

         「那時,我的確是在更衣間裡,」許清邁學長說,「但是我是在換衣服,不是在找東西,更不是在放凶器。」

         「伯瑞,你能確定你昨天在更衣室裡聽到的那個人是清邁嗎?」

         「我……我不能確定。」

         「好!我們假設這個大膽的兇手在大家還尚未完全離開演藝廳時,潛入更衣室裡,將凶器放在清邁專用的更衣間然後揚長而去,接著趁伯瑞學弟離開演藝廳之後,來到演藝廳外,打破演藝廳的窗戶,製造出有人入侵的假象,以至於讓警方會在隔天搜查演藝廳,來個人贓俱獲。這一連串的行為在在顯示出兇手的心思相當縝密,只可惜栽贓的動機太明顯,倒有畫蛇添足之憾。」說到這兒,硯之學長向劉警官伸手,「能否讓我看一看凶器?」

         「小心別在上面留下你的指紋!」劉警官小心翼翼地用帶著手套的雙手捧著那把黑色的玩具弓讓硯之學長仔細端詳一番。

         「我知道……這把玩具弓得用兩手操縱,這麼說來,兇手應該是……呃?這把玩具弓被上漆過,怪不得一片黑……咦?這上面灰白色的東西是什麼啊?……我只碰這一小部分……嗯?這摸起來像是橡膠,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硯之學長看似有了重大發現,愉悅的神情逐漸從他那滿是困惑的臉龐浮現出來。

         「你看夠了沒有?」劉警官有點不耐煩。硯之學長沒有說什麼,僅是滿意地點點頭而已。

         「就算這傢伙是被陷害的,那他跟兇手必定有某種程度上的關聯,所以很抱歉––––」劉警官對許清邁學長說:「––––你必須跟我們到局裡一趟。」

         「我是無辜的!你們這些糊塗警察!我……我要求請律師……」

         許清邁學長尚未說完,已被兩名警員帶出演藝廳外,而警方亦隨之撤離演藝廳。

         「對了!我們班上的那名女神探呢?今天怎麼沒瞧見她?」硯之學長這麼一提,我才發覺孟琦學姐並沒有在人群之中。

         「孟琦她昨天出車禍了!」海豹說。

         「不會吧!」大家一陣驚呼。

         「怎麼這麼不小心呢?」

         「大家放心好了,她只是左手骨折,在醫院靜養數個禮拜就沒事了。其實我正打算邀大家一同去醫院探望她呢!不知道大家下午有沒有空?」

         大家都沒有異議。我雖然跟蕭學姐不熟,但這次公演受到她不少照顧,我想去看她也是應該的。

         「伯瑞,你會去吧?」硯之學長問。

         「那當然!」

         「那我們就一起去吧!」

         下午三點的時候,硯之學長載我到醫院探視蕭學姐。她是在昨天排演結束後,騎車回她外宿地方的途中,不慎和其他車輛擦撞,才會導致這場車禍。

         「真是太謝謝你們大家了,大老遠跑來看我。」

         「妳是不是滿腦子都是命案的事啊?所以妳才會分心而出事!」硯之學長開玩笑道,蕭學姐則笑而未答。為了排遣住院時的無聊時光,硯之學長跟孟琦學姐講述這件案子的後續發展。

         「這件案子實在是太詭奇了,不是嗎?」蕭孟琦學姐感嘆道。

         「不過事情發展到現在,我大概知道兇手是誰了。」硯之學長說。

         「什麼!」我和蕭孟琦學姐異口同聲地喊著。

         「是誰?」蕭孟琦學姐好奇地問。

         「現在還不能說,因為我還沒有百分之百的確定。」他咧嘴得意地笑說。

         「快告訴我啦!」蕭孟琦學姐撒嬌似地說道。

         「好了!先別管這件事。倒是妳手上的傷不會妨礙妳上課吧?」

         「放心,我是用右手寫字的,所以我不需等到完全康復,就可以出院了。」

         「那就好!」愉悅的神情再次浮現在他的臉龐。

         「你別想扯開話題,你還沒告訴我兇手是……」

         「就先說到這裡了!妳好好靜養吧!伯瑞,我們走吧!」

         病房裡僅留下眉頭緊蹙的蕭孟琦學姐自言自語著。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