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乖

冷言 著

5

偉程:

  即使是交情深如我們,要拜託你做這樣的事我還是懷著無限的歉意,但是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第二個人能夠讓我放心的交付這件對我來說比性命還重要的事,因為我真的是賭上了我的命!

  雖然說難得有情人,但又有誰願意放棄自己所愛。當然我也是這種人,所以如果要我和家維在一起,我只能以這種方式。雖然對她來說很不公平,但在我知道我所愛的人已不能如昔時,如果這樣做能夠同時彌補我們兩人心中的缺憾,我是絕對願意的。情是一面窗,兩邊相見卻不得見,窗外,會是什麼樣的天氣呢,我想我再也沒有機會看到了吧。

  你應該知道家維和宋達業出車禍的事吧。宋達業幾乎是當場死亡,家維雖然幸運的活了下來,不過她的大腦卻因為受到劇烈的撞擊,在深處有一塊無法開刀取出的血塊。原本我打算把她送到國外找最權威的腦外科醫生替她開刀,就算成功的機率只有百萬分之一我也要試試。但是,卻發生了一件我想也想不到的事,讓我決定寫下這封信,並且請你無論如何務必盡力協助我。

  其實當我知道宋達業死於車禍中而家維幸運活下來時,我必須承認我的心中確實是有那麼一點點的高興。然而我也知道家維對宋達業的感情究竟有多深,因此即使我心中對宋達業的死感覺不到一絲哀傷,我也不知該如何開口告訴家維這件事。車禍發生後,家維整整昏迷了三天。在這三天中,我一直不斷地思考該如何在把對家維的傷害程度降到最低的情況下讓她知道這件事。我必須聲明,我之所以會如此難以啟齒的原因完全是因為我了解這件事對家維的傷害有多大,絕對不是出自於對於宋達業的任何憐憫。

  就在第三天家維甦醒的時候,她果然一開口就問我宋達業的事。即使已經事先演練過了數十次,面對家維熱切的眼神我還是狠不下心把宋達業已經死亡的事告訴她。

  「醫生說他可能會變成植物人。」這是我這輩子對家維說的唯一一句謊話。

  對家維說完這句話後,我開始覺得我無法面對她,因為我居然對她說了謊!試問一個會對自己所愛的人說謊的騙子有什麼資格去愛人!當時我立刻離開,我只想躲開家維的視線,離得遠遠的。然而當我再度見到家維時,那一幕的景象把我的世界瞬間擊得粉碎,即使是到了死後的一百年,我依然會在記憶的深處保留著這份影像——家維對著無人的病床說:「達業,你一定會醒過來的。」

  我上一次見到瘋子是好久以前的事了吧!那是我小學五年級的時候,有一個我根本叫不出稱謂的遠房親戚因為破產而發瘋了,當時「瘋子」這兩個字對我來說是不具有任何意義的。想不到這兩個曾經對我極不具意義的字現在居然可以完整無誤地套在我最愛的人身上。牛郎織女一載得見一面,山伯英台尚可蝶翼雙飛,此刻的我對於他們的幸運是由衷地羨慕。

  此後我雖然一樣無怨無悔地照顧家維,但是每當我見到她對著空無一物的病床喃喃自語時,我便有如萬蠱蝕心般痛不欲生,我竟恨不得能代替宋達業死去,讓家維免受這心魔之苦。對了,為什麼我不能代替宋達業呢?

  其實家維的精神並沒有完全失常,除了一直以為宋達業躺在病床上之外,一切都和以前沒有兩樣。她一樣會說會笑,也認得我是誰,也記得過去的一切。也許你會覺得這樣對我來說不是和以前沒什麼兩樣嗎,為什麼我最後會做出這種決定呢?

  這一切都是因為家維腦中那塊取不出的血塊!

  醫生說即使把家維送到國外去,要把血塊取出的機率也幾乎是等於零。然而如果不把血塊取出,家維的腦中就像是放著一顆不定時炸彈,隨時會奪走她的性命。我幾乎不能想像當我面對家維死亡的那一刻,我會有什麼反應,那不是崩潰兩個字就能夠形容的。假如我能夠預知家維會在何時死亡,那麼我一定會在她之前結束自己的生命。於是我決定將一切交給命運之神決定,如果上天對我還有那麼一點點憐憫的話,就請至少讓我以這種方式和家維在一起。

  我的計劃是讓自己成為一個真正的植物人,然後讓家維將我認成宋達業。很荒謬不是嗎?最初我自己也覺得很荒謬,不過我曾經做過幾次實驗。我趁家維不在病房的時候躺到病床上,家維回來之後並不會覺得有什麼異樣,還是照常認為宋達業躺在病床上。曾經有一次,我甚至還因為這樣而得到家維的一個吻。於是這個計劃就在我心中慢慢成型了。我也曾經想過其實不必變成植物人,只要躺在病床上家維就會把我當成宋達業了。但是我實在無法忍受自己這樣欺騙家維的感情,而且這樣一來我還是必須面對家維隨時會死亡的事實,這也就是我為什麼說要把一切交給命運之神的原因了。

  接下來就是我想請你幫忙的事。

我準備製造一場車禍,一場受害者是我自己的車禍。我查到當初撞到家維的那輛砂石車,我決定在那輛車每晚必經的路和他正面衝撞。車禍的時間和地點我會寫在另外一張紙上,不過你看到這封信時車禍應該已經發生了。我會在車禍前先聯絡救護車,這是一場很大的賭注,假如我賭輸了,我的命就必須交給上天。假如我賭贏了,我就會順利成為宋達業的替身,一個不能吃不能動的植物人。雖然賭贏的機會只有一千萬分之一,不,或許只有十億分之一,不過能夠為家維賭上這條命,哈!太值得了,一想到這裡我就忍不住興奮得全身發抖。我已經能夠想像我那台白色轎車被擠壓成像是揉皺了的白報紙的樣子,而我坐在駕駛座,從我的頭上留下暗紅色的血液……

  當然還有很多事必須處理,不過我都已經安排好了,絕對不會給你添其他的麻煩。我會先把家維轉到一家私人的精神病患療養院,雖然那裡收容的全都是精神病患,不過我相信那裡有著比其他任何地方更適合家維的環境,我在成為植物人之後也會被送進那裡。然後我會把我所有的公司、不動產變賣,價值大約有十五億新台幣,這些錢全部存進我在銀行用你的名字開的一個戶頭裡。你就用這些錢來替我照顧家維,假如我順利成為植物人的話,順便替我支付醫療費用,在家維死亡後這些錢全部歸你。還有很重要的一件事,在家維面前千萬別對著成為植物人的我叫出我的名字,請千萬要記得。

  這封信已經到最後的部分了,我知道你想問什麼,這就是我接下來要說明的部分。如果我順利成為植物人,而家維在我成為植物人的期間死亡的話,我希望你能夠在第一時間把我的呼吸器拿掉,我希望能夠和家維同一個時間死去。你放心,我已經安排好了一切,絕對不會有任何人或法律上的問題困擾你。

  如果說在世界上我還有什麼遺憾的話,大概只有你吧。能夠交到你這麼一個好朋友是我這輩子最幸運的事,寫到這裡,我不禁想起曾經和你一起做過的荒唐事。你還記不記得大學時我們一起去偷窺女生浴室的事,當時因為我在櫃子裡放了一個響屁害你被發現,我一直到現在都還覺得很對不起你。在這裡,做朋友的要勸你一句,煙這種東西能戒就戒掉吧。從我認識你開始,你就是一個成天吞雲吐霧的人了,就算是聽我這個不爭氣的老朋友最後這一次,把煙戒了吧。

  我想也是該結束的時候了,把所有的事交代完了反而有一種輕鬆的感覺,只是我在想,此刻的你大概後悔交了我這個朋友吧——

                                  家邦

 

  偉程拿出打火機把信紙點燃,看著火舌往上延燒。他想起那時在急診室和醫生的對話。

  「還有的救嗎?」

  「就算救活了,也會變成植物人吧。」

  偉程那時倒是鬆了一口氣。

  信紙燒到只剩下最後一個小角,他把還燃燒著的信紙丟進垃圾桶裡,裡面還有他以前每天固定抽兩包的白色長壽煙。

  「這個傢伙都沒想過要是他真的變成植物人,但是家維卻沒有把他當成宋達業時該怎麼辦啊。」

  偉程拿出一條最近剛上市的戒菸口香糖,一次把五片全部塞進嘴裡,大口嚼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